第九十七章-迷情跨年夜

回到房间的杨京辉百无聊赖,拿着摇控器转换着频道,换了一个遍了又播了一个轮回,如同他的心情一般,一想起那服务员说过的话,他的脑海就浮现起了一个画面。

苏映蓉成熟精致的妆容,手端着酒杯,风情万种的陪在一中年男子身边,他们的对面依稀还传来一个声音,“映蓉,一定要陪好xx总,xx总的项目能否落到云阳,可就看你的了……”,苏映蓉便推杯换盏,那xx总一手揽住苏映蓉的腰,装作不胜酒力,一张毛绒绒的嘴不停的向苏映蓉的腮侧贴去,腰间那只手不住的抚摸……

“不要,映蓉不可以那样”,杨京辉大叫起来,原来是个梦,他起身去洗了把脸,电视里正在上演的综艺节目,那主持人道,“还有两个小时,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我们将会迎接新的一年……”,杨京辉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是12月31日,这段时间忙得没有了时间的观念,过了今夜便是暂新的一年,杨京辉感到有些饿,便穿上衣服想下楼去寻个小吃店。

明珠的夜晚应当才刚刚开始,街道上行人很多,此刻明珠夜色怡人,夜景就如同这个城市的名字一样,街边的小叶榕、木棉树上缠绕着彩色的灯串,变幻着不同的色彩,将整个城市装扮得仿若童话世界一般,广场上的喷泉随着音乐的节奏变化着水流的高度和大小,许多年青人或是手里拿着荧光玩具、或是带着兔耳发、或是戴着半张面具,把今晚当成节日一样去度过。一些商家喊出噱头,“跨年之夜全品半价”。原来今天是跨年之夜,想到此处。杨京辉给张小梅编了条短信,“跨年之夜,我在万里之外的明珠格外想你,祝你、祝我,祝福你我永远在一起”,打完了字想了想,杨京辉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本书说过,“天天把一辈子挂在嘴边的人,可能爱情也就一阵子”。便把后面的那一大长串删除掉,只留言下了想你,然后点击发送了出去,不一会,张小梅回传了简讯,“我也想你,还有多久回来?在那边保重身体”……“我去机场接你”……。杨京辉觉得现在两个人间的言语有些老夫老妻般的感觉,收起了手机,寻找小吃店。他对明珠的当地菜还是不能够接受,可能在北方生活惯了,杨京辉还是喜欢咸鲜的口感,没有目的性的走了好久。远处一个灯牌写着“正宗桂林米粉”,杨京辉便决定去那间店尝尝,

那小店将各种口味的米粉都拍成了相片挂在墙上。每一种吃法的下面挂着价格,逐一看了个遍后。杨京辉决定吃那卤菜粉,米粉作得很快。两三分钟就端到了杨京辉的面前,洁白的米粉细细的,看起来像家里边的细粉丝,却爽滑劲道十足,米粉上配了炸酥的五花肉、卤牛肉片、香肠、叉烧、酥黄豆,老板还额外搭配了辣椒、蒜蓉、葱花、一些酸菜,单单看着就很赏心悦目。一餐饭下来,杨京辉心情格外好了起来,那店老板和服务员在聊天,说一会儿打烊后要去广场,广场会燃放焰火,人群会一起倒数十秒迎接新年钟声,还说新年就是1999年了,也是20世纪的最后一年,这个跨年夜很有意思。

他们的闲聊听得杨京辉颇为心动,其实许多节日也好,不是节日也好,之所以会被人们铭记,主要还是那一天被付予了一些意义,便从此变得与众不同了,比如对于相爱的两个人而言,可能他们会把认识的那一天看得很重要,而那一天可能就是很普通的一天,对于其他任何人都不具备什么意义,但对于这两个相爱的人而言,这一天却是人生中的一个分水岭,往前一天、一月、一年……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各自生活,没有交集。而从这一天之后,两个人注定会开始融入各自生活,喜怒哀乐、阴晴圆缺。

以前的时候对于这最后一天,一般在单位里都是搞搞联欢,第二天元旦国家规定会放假一天,没有人把这一天看得有什么特别的不同,而被叫上了跨年之夜,隐约便有刻意强调辞旧迎新的意义,让人会生出时光易逝人生苦短的感慨来。

步出米粉店的杨京辉也加入了去广场一同倒计时的跨年人群之中,随着越聚越多的人群,不必再问询哪里才是燃放焰火的广场,只是跟随着人群走就可以,走了不多时,广场到了,广场聚集了很多的人,多以年轻人为主,像来参加舞会或是举行party一般。杨京辉寻了个人不多的外围,在一颗树下的休闲椅上坐了下来,如果是在家乡,这个时节的这个时刻谁敢在外面这样浪漫?会冻伤人的,而在明珠市,不过是相当于家里的初夏或是初秋,夜里很是凉爽,大概十几度的温度。广场播放着一首首音乐,王菲时而空灵时而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杨京辉第一次听到王菲唱的这首歌,静静的品味着歌词,想起了许多过往,这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爱情都有保质期呢,曾经那么深爱过的苏映蓉都会成为过去时,什么誓言,约定哪个能长长久久?正在感慨间,不知何时身边又坐下了一位,杨京辉便向外挪了挪,以给那人腾出些空间来,杨京辉挪动身体,那人也跟着靠了过来,杨京辉刚待起身离开,侧眼看去一下子楞住了,那人竟然是苏映蓉。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叫了你几声。都没听见呢”

“没……没什么,刚才听了一首歌。想起了一些事情”

“对了,上次的事。谢谢你,后来我去找你,你己经回海城了”

“回去准备一些会议,对了你是学习接待工作的,还要学习多久?”

“过些天就会回返了”……

二人就这样客气得如同普通朋友一般问候着,杨京辉其实心里想问苏映蓉过得好不好,为何没有在宁城,怎么转去了云阳,但苏映蓉没提及。再想想目前两人的关系,便把疑惑紧压在心底,你既然不说,我也不去问。

苏映蓉的心里也想问杨京辉的近况,特别是想知道他现在的感情世界,他一定很招女孩子喜爱的,他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人?苏映蓉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与自己比对,无论相貌脾气还是性格。但一想到当初在宁城里自己那般伤害了杨京辉,再想想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比任何一部小说或是电影都复杂万分,她便无法开口相问。

聊到后来,两人无话可说,沉默着。

“明天我回返海城”。

“噢”

“在这边设立了办事处。以后也会常来这里”

“哦”

“你结婚了吗?”杨京辉还是没忍住问了苏映蓉。

“当”一声巨响,一颗焰火腾空而起,天空中绽放了一大朵金色的菊花。

“你说什么?”那炮声响起。苏映蓉没有听到杨京辉的问话,随即一颗颗礼花被陆续燃放。人们欢呼,情侣们相拥着手指着天空中的礼花。说这朵好看那朵更美,二人便没再继续说下去,随着人群看焰火去了……广场上巨大的电子钟开始了倒计时,人们都和着那数字一起倒数,十、九、八、……三、二、一。新年的钟声敲响,人们互道新年快乐,杨京辉与苏映蓉道别,苏映蓉的电话震动起来,广场的对面停车场,苏映蓉和杨京辉道别奔着一辆车而去,杨京辉目送着苏映蓉上了那车,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正待转身离去,却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顺着声音看去,苏映蓉竟然没有走,站在那里向自己挥手,苏映蓉道,“今天没有喝酒,清醒得很,好久没有一块坐坐好好聊聊了”,有些话想问问杨京辉。

二人寻了一家果汁店,苏映蓉为杨京辉点了杯橙汁,自己则叫了杯苏达水,苏映蓉问杨京辉,“你现在有女朋友了?”,杨京辉点了点头,苏映蓉又问杨京辉要手机号码,拿包时不小心包掉在了地上,杨京辉蹲下身去为她拾包,苏映蓉便将一小包白色粉沫倒进了杨京辉的杯里。心里紧张到极至,这一晚刻意出来的偶遇,从杨京辉走出接待中心时,自己就跟在了后面,杨京辉进米粉店、待到跟着人群到了广场,自己都看在眼里,今晚的偶遇就为了这一刻,她紧张到了极点,那粉沫混合着橙汁应当喝不出味道来,橙汁本身就有些甜、苦味道,应当能盖住,杨京辉不会发现。她故作自然的端起苏达水杯和杨京辉撞了一下杯,“虽然不是酒,cheers,谢谢你陪我渡过跨年之夜”,杨京辉端起橙汁喝了一口,“不行要全干掉”,苏映蓉举了举己经喝掉的苏达水杯向杨京辉示意。杨京辉只好一口喝掉了橙汁,苏映蓉开始回忆起了大学的光景,杨京辉的眼睛有些迷茫,似醉了一般。眼前的苏映蓉便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似又重叠成了一个……

“京辉,你困了?”,苏映蓉试探性的询问道,杨京辉说,我有些累了,苏映蓉便去结了账,扶起杨京辉拦了辆计程车回返住地。

杨京辉感觉就像进了桑拿间,就是热,便去解衬衫的扭扣,一只温柔的手搭在自己的胸口,想睁开眼仔细瞧瞧,却怎么也看不太清楚,那人问了一声,“很热,把衣服脱了”,杨京辉便顺从于她,衣服一件件的褪去,一个肌肤润滑的躯体贴上了杨京辉,杨京辉定睛看去,分辨不出是谁,像苏映蓉还像张小梅,杨京辉道,“小梅,是小梅吗?我们这样不好……”,却抵抗不住发热的身体,身体似要炸开了一般,浑身肌肉紧绷,力量蓄积到了一个顶点,迫切要找寻一个出口,那**便缠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