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睡得昏天地暗,杨京辉醒来时,时间己是中午时分,头还有些昏沉沉的,记得昨天没有喝酒,杨京辉还记得在那个广场偶遇到了苏映蓉,后来广场上燃放起了焰火,人们一齐倒数十秒迎接新年的到来,再后来时送走了苏映蓉,可她却回返了,再后来有些记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头还是有些痛,杨京辉拿过床头的矿泉水扬脖暴饮,后来发生了什么自己有些想不起来,怎么回到了住地己经记不清了,便不再去想,去卫生间冲澡,冷水打湿了身体,杨京辉有些清醒起来,昨夜依稀做了场春梦,梦里好似和张小梅做起了“好事”,想到此杨京辉自己也觉得好笑,伸手取来了淋浴露抹在身体上,当淋浴露清洗到下体时,竟然有些蜇痛,仔细看那分身竟然有些发亮和红肿,杨京辉顿时有若雷击,原来那不是梦,不是梦境。擦了擦身体杨京辉返回床上查看蛛丝马迹,床上枕旁散落了几根长长的曲发,杨京辉深感愤怒,昨夜竟然被苏映蓉**了。一瞬间昨夜发生的种种慢慢回想起来,渐渐连成一片,轮廓越发清晰起来,是那杯橙汁,一定是那杯橙汁,苏映蓉和自己的cheers的那杯橙汁,喝到后来难怪会觉得有些苦的厉害,当时也没过多去想,再到后来就开始觉得自己身体发热,一些事情从那开始便就记不清了。

“**”,气急败坏的杨京辉暴了句粗口,拿起手机。手机里有在果汁店时苏映蓉问询自己手机号码时播过来的号,杨京辉回播了过去。传来提示音,“您播的电话己关机”。杨京辉穿好衣服寻到苏映蓉房间。那房间门开着的,却人去楼空,问那楼层服务员,那服务员告诉他,那位女学员己经学习结束走了,杨京辉哭笑不得,苏映蓉如此行径令他感到无比恶心。以前脑海中存留那些美好的记忆,那些点点滴滴荡然无存。

自己在明珠的事情己经办理完毕,收拾了行李。杨京辉便赶赴机场回返海城,一路上杨京辉不住的发楞,内心无比纠结,甚至觉得自己己经不再纯洁,此次明珠之行给他与张小梅的爱情蒙了尘,虽然自己并非主动,是被药物所控,但内心还是充满了对张小梅的愧疚,他很珍惜和张小梅之间的感情。自己当时身处困境,张小梅能带着复习资料去村小看他,和他一起去倾倒炉灰,鼓励他参加公务员大考。帮助他走出困境,这么一个好女孩,这样用心对待自己的女孩。自己却沾染上了污点。明知道张小梅受父母爱情的影响,一直缺乏安全感。对婚姻不十分自信,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却……杨京辉鄙视苏映蓉的同时,内心更加痛恨自己,面对感情总是拖泥带水,早己经结束了,但那时心中终还是旧情难忘,如果只当成陌生人,怎会……。

飞机缓缓降落到了江川机场,刚走出通道杨京辉就看见了张小梅,昨天给张小梅发短信时,张小梅说过要来接自己的,只是经过了昨夜的离奇荒诞之事……,杨京辉不敢去看张小梅的眼睛,有些躲躲闪闪。张小梅以为他乘机坐得疲惫,但接过他的行李拖杆,挽起他的臂弯。“一切事情办的都还顺利,成立了办事处,这样以后你们再招商可就方便很多了,你也不用闭门造车了”。……

二人打车去了张小梅的家里,张可因为大学还没有放假,张小梅便不要杨京辉去住旅店,而是要他住张可的房间,到了家后,张爸爸还没有睡觉,张爸爸便与杨京辉聊起了工作,而张小梅则去了厨房为杨京辉煮方便面。张爸爸和小梅己把自己当成了家庭一员,这越发让杨京辉心生愧疚,吃过了面后,张爸爸去房间睡觉,张小梅让杨京辉也赶快洗漱休息。

躺在张可的床上,杨京辉脑子里乱乱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房间门被轻轻推开,张小梅发梢还滴着水走了进来,问道,“是认床还是你不累啊?”。杨京道“也不是,就是在想一些事情”,“想的什么,说给我听听”张小梅擦着头发,顺势坐了下来。

“我在想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该带你去我家里给爸妈见见了”。张小梅没想到杨京辉会说的是这个,有些羞涩道,“你想要什么时间去”?

杨京辉说“过些天就去,就在年前”,张小梅道,“你爸爸妈妈都喜欢什么?有没有什么爱吃的东西或是很喜欢什么”。杨京辉道,“能把你带去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喜欢的礼物了”,张小梅道,就你会说,顺势躺在杨京辉的身侧,顺手把擦完头的毛巾搭在了脸上不再理会杨京辉,张小梅在幻想着去杨京辉家里后的场景,他的爸爸妈妈会不会喜欢自己,他们好不好相处?未曾想自己如此身姿躺在那里反倒成了**裸的诱惑,丝质的睡裙贴身包裹着张小梅的成熟的躯体,玲珑曲线凸凹毕现,杨京辉不敢去直视,顿觉血脉贲张,呼吸急促。

“哎,你爸爸妈妈看不惯什么样的穿戴?能不能接受女孩子散披着头发?”,张小梅还在幻想着去杨京辉家时的场景,殊不知杨京辉此刻好似走火入魔一般难受。

没听到杨京辉的回答,张小梅忍不住扯开了毛巾去看杨京辉,扯开毛巾后看到杨京辉竟然背对着自己躺着,张小梅追问道,“你睡了吗?”,杨京辉急促的呼吸告诉张小梅不可能睡着了,张小梅想要扳过杨京辉的身子,问道“你干什么不理人家”?,杨京辉挣扎了几次没抗住张小梅的执着,只好转过了身子,那薄薄的被子正中央支起了一个帐篷,张小梅才晃然醒悟,脸色羞红捶了杨京辉一拳,骂道,“色狼”,急匆匆的逃离了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