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离人类世界

今年,廖凡,十七岁。

刚过完2013年春节,他从西藏回来了,距离奶奶去世已经有三个月了,现在这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亲人。

回想三个月前,那一直是他的梦魇,那天,天还没亮,廖凡准备给久病的奶奶打水熬药,药是村里的一个杨姓老中医开的,可这四九天的寒冷连自来水都结冰了,好在村东头有口陈年老井,隐约的水井口还微微冒着白气,刚打上来的井水还带着温热,廖凡就着井水进行了洗漱,忽然轰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原来是有一间房子塌了,周围还有七八个人影在晃动,廖凡呆了一下,那是……那是自己的家?奶奶还在里面。随即回过神来的廖凡歇斯底里的狂叫着,边跑边尖叫着……。

废墟中廖凡用手翻挖着残砖,一边哭喊着“奶奶……奶奶……。”

“拆错了,拆错了,是西边那间房子。”

“好像有人被压在了下面。”

“快报警吧,等警察来处理。”

“求求你们,帮帮我,我奶奶还在下面。”廖凡双手已经血肉模糊,几个指甲盖已经翻了过来,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小伙子,别费劲了,人砸在下面肯定是不行了,还是等警察来吧。”

“对啊,我们这几个人也没带挖掘的工具不是?”

面对着这些人的冷漠,廖凡没吭声,只是把他们的面孔一一记在了心里。

忽然有一块砖头动了一下,廖凡赶紧跑过去扒开,一个黄色的身影费力的爬了出来,是老猫,一只已经老的掉牙的老猫,一只喜欢趴在奶奶膝盖上晒太阳的老猫。

“汪汪汪。”一阵急促的犬吠。

是大狗在叫,一定是它找到奶奶了。

廖凡快速的跑过去,只见大狗用爪子在乱砖堆里死命的刨,两只前爪已经血肉模糊。

“奶奶。”廖凡看见一个手臂耷拉在外面,没错那是奶奶的。

廖凡疯了,他拼命的刨着砖头,终于把奶奶刨了出来,这时警察和救护车也到了。

奶奶死了,房子没了,事故的原因也出来了,因为拆迁的包工头喝多了酒,拆错了位置。但是他堂哥是镇上的副镇长,最后廖凡获得了两万块的赔偿。

这就是底层小人物的命运,或许就该这样妥协?但廖凡不服,自从父母在他十岁那年失踪之后,奶奶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没有去投诉,没有去上访,他拿着两百块钱从隔壁林村里的一个叫林二蛋混混手里买了几张证件,拿着这证件廖凡就带着老猫和大狗去了一趟西藏,从林芝机场下机后往南到达一个叫米林县的小县城,找了一家旅馆把大狗和老猫安顿在那里,然后又自己一个人回到了老家安宜镇。

第二天,在这个古老的小镇发生了一件大事,副镇长身中三十七刀死在了家中,镇里的一个包工头也在家中被人抹了脖子,这件事沸沸扬扬的闹了很久,最后犯罪嫌疑人已经锁定,但是这个叫廖凡的犯罪嫌疑人却失踪了。

中国、西藏、藏南地区一个片树林中,一个少年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整个背包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影,就像一只瘦小而勤快的小蚂蚁,在包袱的最上方趴着一只黄色大猫,少年手里拿着一把砍刀正在开辟道路,而前面跑着一只黑色的土狗在杂乱的树枝中穿来穿去。

穿过一片树林,隐隐听见了溪水潺潺声,走出树林,那是一道有着小溪山涧,山涧不深,离地面一两米,整个小溪中铺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清澈的溪水流淌,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忽然发现在小溪的对岸,一颗大树高耸入云。

“好大的树啊!”

廖凡被震撼到了,在乡下长大的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树,但是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他第一眼认出了这颗树,这是一颗大槐树,这颗巨大的槐树足有二十层楼那么高,树干直径更是有三四米,要五六个成年人才能合围,但是奇怪的是在这颗巨大的大槐树的周围,方圆百米内居然没有任何植物,就是光秃秃的,除了泥土就是鹅软石,它就像是古代的帝王矗立在那里,俯视苍生。

廖凡深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中微带这一种淡淡的香味有点像栀子花,香味沁入脾肺,顿时整个人都神清气爽,面对着大树,缓缓的闭上双目,他的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新鲜的空气伴着溪水的潺潺声,此刻他放下了,放下了内心所有的重和痛,今天之前的已经逝去,这一刻廖凡新生了,这将是新的开始。

睁开眼,廖凡面带微笑,这几个月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脸上。

“大狗、老猫我们就在这里安家吧!”

“汪汪汪!”大狗叫了两声已做回应,欢快的摇着尾巴围着大树绕了几圈,老猫则跳下地三下两下的穿上大树的枝干继续睡觉。

“大狗,去弄点吃的来,小心点,这里可能有其他野兽,老猫注意警戒。我们要在天黑前搭好庇护所。”

廖凡在大槐树下支起帐篷后,拿起砍刀在周围的树林边缘砍起了树枝,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时廖凡才围绕着大槐树建起了一圈半人高简易的栅栏,就在这时外出捕猎的大狗也回来了,嘴里还叼着一只硕大的灰兔。

挑选了几块大的鹅卵石搭了一个灶台,支起铁锅,取了山涧里的溪水把扒好皮的兔子放在铁锅里炖,四十分钟后从铁锅里冒出阵阵香气,又放了一把在附近找到的野菜,最后加了一点盐,一锅浓香的兔子汤出锅了,由于老猫实在是太老了,老的牙齿都掉光了,廖凡只得把肉放嘴里嚼烂了再和汤混在一起喂给老猫吃,就这样一个少年、一只狗和一只猫围着这堆篝火吃了第一顿晚餐。

刚吃完晚餐,天就很快黑了,今天没有月亮,不过天气还好,没有下雨,夜晚的野外还是很冷的,帐篷外点着火堆,大狗趴在火堆边取暖,老猫则爬上了大槐树趴在那里,宝石般的眼睛时不时的扫视着周围,眼睛里那幽幽绿光仿佛洞穿了整片林子。

夜半时分,廖凡还没入睡,他在想着今后该怎么在这里生存下去,自从下定决心筹谋杀掉那个副镇长和包工头,他就打算此生如无必要是不会再出去了,远离人类,就这样一人一猫一狗,在这丛林里生活下去。

就在廖凡沉思的时候,忽然异变突起。

“呼~喵~!”一声低沉的吼叫。

廖凡一个激灵,爬了起来,这是老猫的警报。

“汪汪~汪汪。”大狗也急促不安的叫了起来。

廖凡抄起起身边的砍刀,衣服也没穿冲出了帐篷。

大狗在火堆边低吼着,身体向后倾,做好随时扑杀的动作。

只见在前方溪水对岸的树林里,一排幽幽绿光悬浮在半空中。

这是什么?萤火虫?不对,这是眼睛,野兽的眼睛,稍微数一数居然有七八对,廖凡顿时吓的一身冷汗。

“喵~。”又是一声低沉的猫吼。

抬头,只见老猫面朝着反方向全身毛都炸了起来,廖凡顺势望去,顿时又是一惊,后面也有那些绿油油的眼睛,廖凡当即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他们被一群野兽包围了,只是现在他们的身边还有一堆篝火,那些野兽对此有所忌惮,才没有立刻发起进攻,但是这种僵持的状态恐怕也不会持续太久,等那些野兽发现篝火无法对他们产生威胁,就会第一时间发起攻击。现在突围是不现实了,那只有上树,暂避其锋芒,期望那些野兽不会爬树吧,等天亮那些野兽也就会散去。

“汪汪~呼!”大狗又狂叫了起来。

廖凡定睛向前看去,只见一个黑色阴影衬托着四只绿点走出了树林,跳过了小溪。

天啊,这是什么东西?什么怪物张了四只眼睛?人类对于未知的事物都会有着莫名的恐惧,廖凡也不例外。

抬头看了看离他最近的树杈,那也得有四五米的高度,要快点了,再慢就来不及了。

从背包里抽出一条登山绳,把一端扣上一件外套的两个袖子,这样就变成了一个简易的吊篮,再把另外一端绳子甩过头上的树杈。

“大狗快进来!”廖凡低声叫到。

“呜呜~!”大狗没有第一时间进去外套搭的吊篮里,而是呜咽着在廖凡身边打转。

“快进去,我没事,你上去后我再上去。”

廖凡说完,大狗又呜咽了两声,无奈的走进了外套里。

廖凡用力拉起绳子,大狗慢慢的升了上去。

“嗷~呜!”一身长啸从身后传来。

廖凡一惊,坏了,那群野兽进攻了,他也没回去看,用力拉着绳子,终于大狗安全的跳上了树干。

“喵~呼!”

“汪汪~呼!”

就在这时大狗和老猫的警报同时响起,廖凡快速抖动绳子,让绑着外套的那一头快速落下。

好了,终于可以了,廖凡双手抓着绳子,脚蹬着树干一步一步费力的往上爬,刚爬了两步,只感觉下面一道恶风袭来,接着就是小腿一阵剧痛。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低头看去,一头硕大的黑狼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小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