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老猫的第一次死亡

“你想一想,你所杀之牛有没有那么一两只特别的?”廖凡内心紧张无比,希望这胖子能被自己引导过去,没想到这胖子怎么难忽悠,失算啊。

“特别的?”桑吉有些迟疑,但还是开始一一回忆。

“有,有那么几个特别的,有一只耗牛在杀他之前居然哭了,看我磨刀居然瑟瑟发抖,还有一只在我动刀前居然给我跪下了,莫非……莫非……它们是……。”说道最后桑吉开始浑身发抖,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仙长救我……救我啊……。”噗通一声桑吉跪了下来,边磕头边向廖凡求救。

廖凡听到桑吉这么一说,自己也吓了一跳,还真有这特别的牛?不会都是开灵期的灵兽吧,这胖子一杀就杀了两个?真是太疯狂了,灵兽就这么随处可见?

“你……你先起来。”廖凡故作镇定,该演的戏还是要演的,先过好眼前的这一关再说。

桑吉哭的是稀里哗啦,就连外面的楚天易和丹巴都听的清清楚楚,虽然内心好奇,但这两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没扒着房门偷听。

“不,仙长不救我,我就不起来。”桑吉呜咽着说道。

“贫道自会救你,你先起来吧。”廖凡无奈的说道。

“好,谢谢道长,谢谢道长。”桑吉听见廖凡答应就他哭声立止。

“要说去掉这死气,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只要你从此不杀生,也不做杀生的营生,忌荤腥,多亲近自然,死气自除。”廖凡说出了解决死气的方法,这次廖凡没有骗他,这确实是解决死气的方法,是大狗告诉他的。

“啊?”桑吉神情不定,而且还有些局促不安。

“嗯?还有何疑问?”廖凡见桑吉居然这幅表情,有些不解的问道。

“仙长啊,您叫我不杀生可以,叫我吃素也行,多亲近自然也没问题,但是不做杀生的营生,那我拿什么过活呢?除了卖耗牛肉我也没做过其他营生啊,您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您给我一个既能积德行善,又能赚钱的营生吧。”说道最后巴桑满目期盼,就差冒出小星星了。

什么?绕来绕去又绕了回来了,廖凡此刻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荣华富贵身外物,过眼云烟不留宿。要问飞黄腾达时,一对贵人在身前。”廖凡没办法,他到哪去给这胖子找这么好的营生,只能推给外面的两个人了,一个是大老板,一个是做大官的,他们两官商勾结也能给这胖子弄出一个营生来了吧。

“要问飞黄腾达时,一对贵人在身前……在身前……我知道了,多谢仙长多谢仙长。”桑吉大喜,又跪下咚咚的给廖凡磕了几个响头,转身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去寻他那两个贵人了。

见桑吉走了,廖凡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想跟着离开,回到深林,可又一想要是他们在门口再问东问西的怎么办,尤其是那个胖子,而且就这样出去是不是显得自己这个大师太没水准了?遇到这种情况,通常电视里面演的消失,对是消失,廖凡环顾整个包房,最后目光落在了一扇窗户上,推开窗户发现没人,于是将大狗收了起来,又拿了一条挂在洗手间的毛巾包在头上,再将身上的道袍拖了下来揣在怀里,露出了脚上的一双旧球鞋,还有一条发黑的牛仔裤,上面还有血迹。

就这样超凡脱俗的一凡道长神奇的消失了,在大街上却多了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青年。

进入树林,大狗背着廖凡一路狂奔,已经走了两次,道路娴熟,一路飞穿,一直跑了好久廖凡内心才稍微安稳了些,之前忽悠人实在是太紧张了,小心脏到现在还扑通扑通乱跳呢,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摸了摸右臂上的符文,感觉水牛的沉睡,廖凡露出了一脸微笑,这可是自己封印的第四只灵兽了,今后在这深林里生活下去更有保障了,起码再也不怕什么野兽来袭击自己了。

就在廖凡志得意满,大肆幻想今后美好的生活时,忽然胸口一阵莫名其妙的烦躁不安。

“大狗停下,快。”廖凡眉头紧皱,目光阴晴不定。

“少爷,怎么了?”大狗听见廖凡紧急的呼喊立即停下脚步,四周凝视一番发现并无不妥,这才感觉到廖凡面色不对,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沁出。

“是老猫,老猫出事了。”话刚说完廖凡一口鲜血喷了出了,满脸痛苦,身体不断的在痉挛颤抖,痛苦不堪。噗通一声,廖凡再也坚持不住从大狗的背上摔了下来。

“少爷,你怎么了……。”大狗见廖凡突然发病,当即骇然,但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在原地急的团团转。

“我……我没事……可能是老猫……老猫出事了。”廖凡勉强说出几个字,再也坚持不住昏死过去了。

就在廖凡昏死过去没多久一道金光从远处疾射而来,瞬间没入廖凡的额头,额头那枚代表老猫的符文暗淡无光,好似随时要熄灭一般。

大狗能感觉到那金光熟悉的气息,那是老猫,他现在知道了,应该是老猫遇到危险,并且还被杀死了,它可不相信老猫是自己出现的意外,通灵期的灵兽哪能那么容易出现意外死亡,这一定是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了,不过他知道老猫是廖凡的本命灵兽,只要廖凡不死,老猫就不会死。他现在担心的是昏迷不醒的廖凡,如果是普通野兽或人类出现,大狗自己还能解决,但如果是袭击老猫的那个危机出现,那就危险了,连老猫与对方交手都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被灭杀,那自己也强不到哪去。还好,当那道金光没入廖凡眉心时,他那惨白的面庞顿时有了些红润,并且身体也不在颤抖。

大狗趴在廖凡身边,用自己的躯体和尾巴将廖凡裹住,为他取暖,并且时刻警惕四周,眼睛、耳朵、鼻子发挥出了百分之两百的功效,一旦发现有风吹草动,他将会第一时间扑杀过去,哪怕不敌对方,也要与对方拼一个鱼死网破。

廖凡和大狗的运气还不算太差,到了晚上半夜的时候,廖凡这才微微的张开眼睛,第一感觉是脸上湿漉漉的。

“好了,大狗,别再舔了。”廖凡无力的说了一句。

“少爷,你醒了,急死我了,你没事吧?老猫这么样?”大狗急切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伤了点元气,休息一会就好,老猫死了一次,不过还好他是我的本命灵兽,在我体内修养几天就好了。”廖凡心痛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这么办?还要不要回洞府?”大狗问道。

“洞府那边是不能回了,老猫还在沉睡,我们不知道那边出了什么事,不能冒冒然然的过去,不过不管是谁杀的老猫,我都会将它碎尸万段。走,我们先回镇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们恢复了,四大通灵齐出,我倒要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廖凡恨恨的说道,说完就费力的爬上了大狗的背上,向米林县城方向走去。

赶到县城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大街上没什么人,只有一些夜间营业的店铺还亮着灯,收起大狗,廖凡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还好身上还有几张身份证和几百块钱,否则今天就要露宿街头了。

吃了一盒从柜台买的饼干,廖凡冲了下澡,舒服多了,这是廖凡这么多天来第一洗澡,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洗掉并放在暖气边上烘干,自己**着身子躺在被窝里没一会就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累了。

第二日,日上三竿,廖凡伸了个懒腰起床洗漱之后,忽然感觉头顶上属于白狈的铭文一阵悸动,

它终于醒了。

一道流光闪动,一个隐隐发光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了廖凡面前,白狈的体型没有变,被老猫抓瞎的一只眼睛也复原了,一身毛发洁白柔顺,若仔细看会发现这些毛发是半透明状态的。

“主人。”白狈发出一道灵识。

“你是女的?”虽然仅仅是一道灵识,但是廖凡还能感觉到身影的柔软细腻。

“是的,主人。”白狈恭敬的回答到。

“别叫主人了,我不习惯,你和他们一样叫我少爷吧。”廖凡说道。

“是,少爷。”

“别这么拘谨,之前发生的事都一笔勾销了,虽然你降服与我,成为我的护身灵兽了,但是我将你们都当成朋友一样。”

“是,少爷。”白狈嘴里说是,但神态依然拘谨。

“唉,算了,听说你返祖一次,获得了什么能力?”廖凡期望的问道。

“回少爷,这一次返祖获得了隐身术,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法术,只要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任何生灵都可以施展。”白狈说着身体开始变的透明。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法术,虽然能隐身,但是缺陷很大,身体不是真正的消失,只是让眼睛看不见而已,可以说这是障眼法的一种。一些感觉灵敏的野兽都能凭借身边空气的流动、走路的声响来判断我的位置,而灵兽只要他们稍微用心观察都能发现我,不过如果我站着不动,被发现的几率会大大减少。”说完白狈的身体开始慢慢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