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重宝现

“主上之能岂是你能揣度的?不光是我臣服了主上,就连水王绿衫也臣服的主上,现在臣服主上的通灵大圆满灵兽就有七位之多,其他各个等阶更是数不胜数。”莫山很是不客气的教训起了仇英。

“什么?七位通灵大圆满,这……这这么可能?”听莫山这么一说,仇英顿时张目结舌,原因无他,整个亚马逊丛林里加上刚刚图片的莫山才三个通灵大圆满,这七个之数……。

“你还再发什么呆,还不赶快臣服主上?难道你不想活了不成?”莫山见仇英还傻愣愣的在那发呆,顿时大喝一声。

“哎……。”廖凡刚想说等等,这只大蚯蚓未免太恶心,自己打算破例一次将他放了,却没想到就在自己这思考的片刻,莫山直接让这仇英臣服了自己,自己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仇英见过主上。”大蚯蚓在莫山的怒喝只声中顿时一个激灵,连忙向廖凡拜下臣服。

仇英整个身体都匍匐在廖凡是面前,却迟迟不起来,这难道是……让廖凡去扶他起来?想到这里廖凡顿时眼角一阵抽搐。

“嗯,那个……起来吧。”廖凡吞了下口水,无奈的伸出右手碰了下仇英的脑袋,顿时感觉手上沾满了湿漉漉的粘液,连忙将手抽回,仇英感觉到了廖凡的触碰,这才再次抬起头来。

“那什么,仇英你回去将你自己的部下集结下,只要达到通灵期的,如果愿意臣服我的就与你一同过来,你顺着亚马逊河岸走就能找到我们。”廖凡挥了挥手示意仇英可以离去,也没说要给他签血契,其实廖凡现在巴不得这大蚯蚓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

仇英对廖凡媚笑了一声,又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那红色巨石,这才恋恋不舍的钻入地下。

“少爷,快下我发现了什么?”仇英这前脚刚走,就听见了大狗的叫声,此刻大狗正在袁幻的巢穴内,两只爪子不断的在地上扒着,很快就扒出了一个小坑,在小坑内有一个石盒,看样子这袁幻的宝贝还真不少。

“大狗干的不错。”廖凡笑着走了过去,有右手不断的在大狗的背上抚摸这,而大狗听到了廖凡的夸赞再加上廖凡的抚摸顿时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这大蚯蚓可恶心死我了,在大狗身上擦了这么多下应该将那些粘液擦感觉了吧。

“咳……。”廖凡轻咳一声,这才拿起坑内的石盒,盒子没什么花样,做工粗糙,纯粹是为了放置物品而制作的,廖凡轻轻的打开盖子,映入眼帘的是……这是种子?

“主上,这是灵草的种子……,没想到袁幻存有这么多种子。”在廖凡打开石盒的那一刻,显露出里面的存放的东西时,莫山顿时惊呼了起来。

“这是灵草种子?这里少说有数百颗吧。”听莫山说这是灵草种子,廖凡也顿时欣喜若狂:“大狗,你的狗鼻子真是厉害,这都能让你找到,哈哈。”

“那当然,不是我吹,我这鼻子……。”大狗听见廖凡在夸自己,顿时得意洋洋了起来。

“好,这灵草种子我们回去种下,那可是一大片。”廖凡又打量了一会石盒内的种子,随后大手一翻就将石盒收了起来。

将灵草种收入封印空间廖凡这才回过身来打量眼前这巨大的红色石球,这……倒地是什么呢?

“莫山,你说……这重宝……,却是挺重的,但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廖凡摸着红色巨石想莫山询问道。

“这个……主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这东西可以用来培育灵草。”对于廖凡的问题,莫山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红色巨石到底是什么。

“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难道就是一块散发着微弱灵气的奇特巨石?”想到这,廖凡用手拍了拍巨石,哗啦啦……,廖凡的一拍之下顿时大块的泥土碎石从上面脱落了下来,咦?难道……。

见自己一拍之下红色巨石上居然落下了大块的碎片,廖凡脑海中顿时灵光一现,紧接着再次用力在巨石上连番拍了起来,顿时无数碎石乱飞,廖凡也不敢用太大的力气,他猜想着巨石里面可能还藏着什么东西,如果力气大了说不定一巴掌下去把里面真正的宝贝给拍碎了。

十几分钟后,原本有一间房子大小的红色巨石已经被廖凡拍的只剩下了小汽车大小,越往里面那些石头越硬,颜色也越红,而且诡异的是里面的温度也越来越高,此刻廖凡已经能感受到了石头表面已经有些温烫。

“嗡……。”廖凡又拍下一掌,他已经用了单臂的八成力道,只是这一掌下去……这声音似乎有些不对。

“少爷,里面好像是空的。”大狗侧着耳朵倾听着刚才的回声。

“主上,确实是空的。”莫山此刻也将耳朵侧了过来。

“嗯,差不多要见到这重宝的真正的面目了,待我继续拍下去。”说着廖凡继续抡起大手拍了上去,这次廖凡几乎使用了全部力道,单臂五千斤,因为此刻这石头已经非常坚硬了,而且还附带着一种琉璃光泽,不旦硬而且上面的温度还烫手,无奈廖凡只得将双手石化之后再进行拍打。

“嗡……。”

“嗡……嗡……。”

……

又是一连半个小时的拍打,地面上已经落下了厚厚一层红色的石头,在廖凡看来这些脱落的石头只是普通的石头,因为它们不含任何灵气,反到是那剩下的一人多高的物件却有着丝丝灵气从中溢出。

此刻经过廖凡两个多小时的努力,这件重宝终于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这是一个三足鼎炉,高大约一米五左右,上面小,下面大,表面铭刻着古朴的花纹,不知其意,两个耳朵上套着两个圆环,仔细一看,这两个耳朵却是两只凶残的猛兽,龇牙咧嘴死死的咬着鼎炉的炉身,整只鼎炉通体赤红,表面散发着高温,离它还有一两米都能感受到上面铺面而来的滚滚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