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样啊,不过也蛮厉害了。”虽然白狈对着一法术不是很满意,但是廖凡却是很是喜欢,起码用来装逼是一很大的技能。

廖凡闭起双目,感受着体内的属于白狈的符文,身体开始慢慢变透明,但仅仅两三秒,身体都还没完全消失,廖凡的感觉体内的力气被抽去大半,脸色惨白。

“少爷赶紧停下。”大狗的符文连连震动。

廖凡也骇然,赶紧停下施法。

“这是怎么回事?”廖凡心有余悸,刚才体力流失的太快了,仅仅两三秒,要是再晚两秒停下,廖凡肯定又要昏死过去。

“少爷,您还是凡体,现在消耗的是体力,等您进入练气期,修炼出真气就好了。”白狈连忙解释道。

“是这样子啊。”廖凡有些失落。

“哦,对了,老猫在那片深林里被杀了,你知道是谁干的吗?”廖凡忽然想起白狈是生活在这树林里的,或许她知道一些事情。

“就是那只通灵的猫?”白狈惊诧道,忽然感觉眼睛似乎还隐隐有些发痛。

“是的,就是那只猫。”廖凡确认到。

“他是通灵者,而且非常机智,怎么会被杀?莫非……难道是它们?”说到最后白狈像是想起什么非常恐惧的事情浑身开始颤抖。

“莫非什么?”

见白狈被吓成这个样子,廖凡和大狗神情都严肃了起来。

“是血祭,十年一次的血祭,它们现在又开始抓捕灵兽了。”白狈面色惶恐。

“血祭?我不管什么血祭,我只想知道是谁杀的老猫。”廖凡面色狰狞,他可不管什么血祭不血祭的,只要敢动他的人,他就是死也要咬死对方。

“那片区域是野猪王尤刚烈负责的,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四百九十九年,通灵巅峰,仅差一半就达到五百年御灵修为,要不是现在天地元气匮乏恐怕早就是御灵期了,尤刚烈手下有两只百多年修为的通灵期,七只数十年修为的开灵期,还有一大群大约数百的战猪。他完全有实力杀死那只通灵猫。”

“这么说!凶手就是这尤刚烈了,我会去找他算账的,我知道灵兽第三阶段是御灵期,但是前面的四百年修为是什么意思?”廖凡终于知道对手是谁了,也知道那群野猪是专门负责那片区域的,想来也不会轻易离开。

“四百年是指修为,同为通灵期其修为也会不一样,五百年修为便可御灵。”白狈解释道。

“这么好?那直接等时间到就可以直接御灵了?”廖凡疑惑的问道。

“不是这样的,如果有奇遇数十年时间也可以达到数百年修为,但如果平日懒散不思进取,就是过去百年时间修为也不会丝毫增长,到最后只会垂垂老矣。”

“哦,原来是这样。”廖凡点头表示明白了。

“对了,大狗,你说短时间内可以让我练气三层?”廖凡决定开始修炼,只有自身强大才能更好的活下去,也只有自身强大才能找那野猪王报仇。

“是的少爷,我本想我们四个通灵以体内兽气助你练气,我们合力可以二十天内让你达到练气三层,但是现在猫叔陷入沉睡,就我们三个的话大概需要三十天。”大狗有点纠结,他有句话没说,以兽气助他人修炼,本身是要伤元气的。

听了大狗的解释,廖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而白狈却又言欲止,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白狈,你还能控制你那群狼吗?”廖凡问道。

“可以的,少爷,本来这群狼里有一头通灵期的老狼王,但是在十年前被它们抓住血祭了,后来就剩下我一个开灵期,于是我就成了首领。”白狈向廖凡说到,言语中带有丝丝悲伤。

“你一直说‘它们’,难道除了野猪王尤刚烈外还有其他的捕猎者进行抓捕灵兽血祭?它们又为什么要血祭?”廖凡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听老狼王说,这个整片深林里被分为了五个区域,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有四个尊者,分别是东蛟西彪,南雀北龟。而野猪王就是北龟的一个下属,我们在的位置是北龟势力的最外围。至于第五个区域,也就是中央区域,老狼王没有更多的说明,或许它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说那里有大恐怖,所有血祭的灵兽也是被带到那里进行血祭的。血祭从上古就开始了,至今没有断绝过,听说在上古就是神兽都被拿来血祭过。”白狈面露恐惧,这些事情他也是听狼王说的,但光这些内容就足够吓人了。

“东蛟西彪,南雀北龟?他们都是什么修为?”廖凡有些凝重,本以为自己拥有大通灵灵兽在这个深林里可以称霸了,没想到一个野猪王就弄的自己不敢回洞府,而且这野猪王还只是这四大巨头之一的下属。

“不清楚,没人见过他们,更别说见过他们出手了。”白狈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那就不管了,我们先修炼,难后干翻那只野猪王,接着就跑路,天大地大,量他们也找不到我们。”廖凡意气风发,而且据他估计这四尊者是在守护或者镇压这什么,更本出不了这林子,就算派出手下来追杀自己,到了人类社会不用廖凡来动手,自然会有人将他们送上餐桌。

收起白狈,廖凡退了房,身上的钱不多了,要省着点了,可惜了自己买的那两口袋食物和种子了。

在街上吃了午饭,用最后剩下的钱买了足够一个月吃的面饼,背着一大口袋面饼廖凡走到了深林的边缘。

“白狈,这附近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可以藏身吗?”廖凡骑在大狗的身上问道。

“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洞穴,那是我的巢穴,而且我还有三十几只战狼做守护。”白狈由于前腿非常短,走路不便,于是也趴在了大狗的背上。

“好,就去你的巢穴。”廖凡点头同意,并示意大狗往白狈指引的方向赶去。

“嗯?大水牛醒了。”走出一段距离后,廖凡忽然感觉到右臂的符文一阵悸动,当即就知道大水牛醒了,赶紧示意大狗停下来。

轰隆一声巨响,一头青色的大水牛出现在了眼前,廖凡震撼了,这简直是一座小山啊。

“主人!”大水牛瓮声瓮气的说到,语气憨厚而恭敬。

“你这么大?能不能缩小点?”廖凡感觉脖子有点酸,他要抬头仰视才能看到大水牛的全貌,它足有五米多高,体重估计有一两千斤,两只犄角锋利无比,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

“主人,没办法缩小,只有到了御灵期才能变换体型。”大水牛憨憨的说到。

“哦,这样啊,那算了,看你浑身青色,就叫你青牛吧。”廖凡微笑着给大水牛起了名字。

“谢主人赐名。”

“不要叫主人,叫少爷就好了,虽然你们是我的护身灵兽,但是我会把你们当朋友看待的。”廖凡很喜欢青牛,不光是看着壮实强大,最主要的是他那憨憨的表情,看起来很老实,很实诚。

“是,少爷。咦?”青牛目光飘过大狗和白狈,忽然在白狈的身上停了下来。

“你是北区野猪王那片的那只白狈?”青牛不确定的问道。

“你知道我?”白狈疑惑。

“何止知道,你很有名啊,我从西区过来的都知道你,你已经通灵了?那你有危险了。”青牛沉声说道。

“你是西区的?那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又怎么会被凡人抓住?白狈怎么危险了?”廖凡表情凝重一连问就几个问题。

“是的少爷,我本是西区猴王的坐骑,由于今年用来祭献的灵兽不够,猴王又不肯祭献同族,那就只剩下我这个外族了,我一路逃亡,力气用尽才甩脱他们的追捕,却掉进了人类的陷阱无力挣脱被擒。至于这只白狈的名声在十年前就被传开了,十年前野猪王抓住了一只通灵狼王时就发现了这只狈,惊喜的发现这只狈拥有神兽灵魂兽的血脉,只是修为太低,才刚刚开灵,于是野猪王也就没动它,而是放任他成长,等到它长到开灵期再拿来祭献,那精血足以顶上十只普通通灵期灵兽了,要是让野猪王知道它现在已经通灵,那它肯定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抓到白狈,所以少爷还是少让白狈露面为好。”青牛解释道。

“哼,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等老猫恢复了,我也修炼到练气三层,我们要去会会那只野猪。”廖凡气氛的道。

“少爷,那野猪王虽是可恶,但我们现在还不是它的对手,少爷还是把白狈收起来吧,不要过早暴露了它的修为。”大狗有些担心的说到。

“嗯,那好吧,白狈先委屈你了,哦,对了,你那洞穴安全吗?不会早就暴露了吧?”廖凡皱着眉头问道。

“少爷,您放心,我那洞穴是最近一个月才换的地方,极其隐蔽,就算有敌人寻找过来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快速的离开,而且少爷您只是暂住一个月,应该很安全的。”白狈信心满满的说道。

“那行,我们出发,大狗前面探路。”廖凡也不在犹豫,果断的发出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