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中计

“你就是那个人类?练气大圆满的修为,看样子还真有两下子。”一个尖锐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廖凡太起头看了看在空中盘旋的蓝鹰,距离地面起码有五六十米,而且看他意思明显就不打算下落,而是就这样一直在空中盘旋……。

“你这样不累吗?我可是抬的脖子都算了,何不下来休息休息?”廖凡手搭凉棚抬头对天空中盘旋的蓝鹰说到。

“哼,少废话,本王和你们人类没什么好谈的,灵液呢?”蓝鹰冷哼一声说到。

“呵呵。”廖凡摸了摸鼻子,他本来就没奢望两句话就将蓝鹰骗到地上,于是他又回问了一句“灵鸟呢?”

蓝鹰见廖凡要先看灵鸟,双眼顿时一眯,一道寒芒在其眼中闪过,只是一闪而逝,稍微沉吟了片刻后,对身后的鸟群发出一身长啸……。

“啾……。”

啸声刚落,从灵兽群内飞出了三只小鸟,都只有巴掌大,一直火红色,一只翠绿色,还有一只是黄色的,这三只灵鸟都是开灵期的灵兽,长得煞是好看,不过廖凡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这三只鸟是自己飞出来的,虽然是自愿的,但是在他们的眼神和动作中廖凡看出了些许的无奈,但即便自己百般不愿那又如何?形势逼人,自己也只有强颜欢笑,委曲求全,谁让自己们本事呢。

廖凡看着这三只漂亮的小鸟,欠了欠嘴角。

“来,哼两句来听了听。”

听了廖凡的话,三只小鸟先是一愣,随后与同伴互相对视了一眼,明显有点不情愿,不过最后还是开口唱了几句。

“啦啦……啦啦……。”

三只小鸟的歌声确实很美妙动听,但总感觉有些有气无力,而且还透着一丝悲凉的气息。

“嗯,还不错……。”廖凡点了点头,对歌声中的凄凉熟视无睹,不以为意。

“人类,你说的灵液呢?”见廖凡对自己送来的灵鸟满意,蓝鹰也适时的开口询问灵气。

“灵液?哦,你说这个啊,你等等啊,绿衫,你先将三只灵鸟带走。”廖凡转头对绿衫开说到。

“是,主上。”绿衫会意的点了点头,将三只灵鸟领走。

“人类,你想耍什么花招?赶紧教出灵液,否则……。”蓝鹰的话戛然而止,后面话的意思不言而喻。

“一滴灵液而已,我需要赖账吗?”廖凡轻笑一声,大手一挥将一个金属箱子拿了出来。

“这是……。”蓝鹰看的有些糊涂了,不是说一滴灵液吗?他拿出这么大的箱子做什么?莫非里面有诈?想到此处蓝鹰暗自警惕了起来,虽然他此刻身处七八十米的高空,但依旧这般小心。

“嘿嘿,灵液在这里,你自己来取吧。”廖凡一把将箱子的盖子掀开,嘴角露出一丝狐笑,顿时浓郁的灵气从箱子内狂溢而出,雪白的灵气如同实质,浓郁的灵气从箱子里倾泻而下,顿时铺满了一地的白雾,犹如到达了仙界,周围空间的灵气也在瞬间迅速变的浓厚起来。

“这是……。”蓝鹰瞪大了眼睛,贪恋毫不掩饰的从他眼中流露出来,灵液……一大箱灵液……他的身体顿时兴奋的颤抖了,这么一大箱的灵液如果……如果全部自己所拥有,那自己绝对有五层把握在百年内突破到御灵期。他本来以为对方只有一滴灵液,却没想到是整整的一箱,这个人类也是白痴,得到如此重宝不好好的藏好,居然拿出来显摆,白白的浪费了这么多灵气,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你不懂的珍惜那么本王就替你保管好了,他原本让自己手下去拿那一滴灵液的,不过现在嘛……也只有自己拿的起这么一个大箱子,尽管自己十分排斥低空,但为了这一箱灵液也就拼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自己最为忌惮的绿衫已经离去,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人类和一个……通灵初期的小家伙,真是天赐良机……。

“人类,你答应本王的一滴灵液本王自己就来取了,放心本王绝对不会多拿的……。”蓝鹰的声音很温柔,这是他尽量装出和蔼的声音,他怕自己一不小心让眼前这个人类看出端疑那就大大不妙了,之间他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盘旋,蓝鹰不愧为空中的王者,就凭借这身手廖凡相信就算人类的战斗机也不是他的对手。

见蓝鹰盘旋而下,廖凡依旧傻傻的站在原地,那表情恰到好处,就像真的背蓝鹰绚丽的动作给迷住了,但他心里则紧张的要命,既要把握好时机抓住蓝鹰,又要保护好灵液不在其中出现什么差错,不要到时候搞得鹰飞灵液翻,那可真是哭笑不得。

六十米……五十米……四十米……廖凡默默的测算着距离,同时也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一遍的鸟群有无异动。

三十五米……三十米……已经进入青翼的禁风空间的范围了,但是为了委托起见廖凡没有立刻下达命令,依旧傻傻的站在那里。

二十五米……二十三米……二十米……。已经进入二十米范围了,这个距离已经很理想了,再低的话说不定还没将灵液收起来就进入战斗状态了。

“青翼,就是现在,禁风空间,开启……。”廖凡忽然大吼一声,这声大吼可着实将蓝鹰吓了一跳。

原本为了降低廖凡警惕而徐徐下降的蓝鹰忽然一个激灵,顿时感觉到大事不妙,难道自己中计了?作为空中的霸主做事倒也不含糊,只见他一声清鸣,然后整个身体使出浑身解数开始攀升,但是……为时已完,虽然他攀升的数度够快,几乎瞬间就攀升到了二十五米,紧接着就感觉到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地面坠落,尽管他的双翼不断的拍打,但是依旧无济于事,这感觉就像天地间忽然没有了风,这就是禁风空间?蓝鹰骇然,整个人顿时亡魂大冒,完了……难道自己就要折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