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十方囚笼

“好了,先将他放开吧,已经在我们的封印空间了难道还怕他翻了天不成?”廖凡看着依旧缠着蓝鹰的绿衫说到。

“是,主上。”绿衫想想也是,都已经到了主上的封印空间了难道还能兴风作浪不成?要说这蓝鹰也真够倒霉的,小心翼翼了一辈子,到最后还是因为贪图一箱灵液而中了主上的计谋,虽然蓝鹰一直敬小慎微、身性多疑,这并不代表其胆小怕死,这其实是有原因的,听说蓝鹰还是开灵期的时候曾经为了一快肉而被人类给抓住了,关在笼子里整整三年,直到有一天抓他的主人将他卖给了另外一个人类,那个人类养了蓝鹰数月,发现其一直很安静,出于好奇于是将他放在屋子内活动,要说蓝鹰也是非常聪明的,开始的时候也不准备逃跑,而是很配合的与这个人互动嬉戏,后来这个人类可能是觉得已经将蓝鹰驯服了,所以就带他到了野外,希望能让其为自己捕猎,当他看见一只野兔时就将蓝鹰放了出去,这时蓝鹰是大喜过望,非常激动,没想到自己终于又可以翱翔了,他在天空一连数个盘旋,蓝鹰在天上飞的欢快,但是下面的人类见其不去抓猎物也就不耐烦了,于是对这蓝鹰一阵呼喝,蓝鹰原本想就这样一走了之的,也活该那个人类倒霉,蓝鹰听到呼喝声顿时眼角闪出一抹凶光,这是愤怒的杀意,于是蓝鹰又一个盘旋之后就猛地冲向了那只傻傻的兔子,那个人类见自己一阵呼喝之后蓝鹰果然去抓猎物了,而且是一击得手,自然是非常高兴,见蓝鹰抓着野兔向自己飞来也不疑有他,伸出手臂打算让其落下,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蓝鹰非但没落在他的手臂上反而是丢下了野兔双爪狠狠的抓向了那个人类的双眼,虽说此刻蓝鹰也就是开灵期的修为,但是他的爪指也有足足三寸多长,再加上自己的含恨一击,力道十足,这个人类当成被抓死,脑浆都从眼窝里流了出来。一击灭杀了一个仇人之后蓝鹰的心情顿时舒爽无比,尽然发现自己的修为居然有突破的迹象,当即大喜,与是他又回到了抓他的那个人类居所,一连等待了数天才瞅准机会将这个人类也杀死了,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类居然是专门为抓飞禽贩卖为生的,在他的屋子里发现了数十只飞禽,其中居然有三只与自己一样开灵期的存在,于是蓝鹰将这些飞禽全部拯救了,而这些飞禽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的部下,数天后,蓝鹰果然与自己预想中的一样突破了开灵期进入了通灵初期。从此之后蓝鹰恨人类入骨,也管地上放着多么美味的诱惑也绝不落地,从此就成为了不落鸟,然而……历史是何其的相似,当成他是因为一块肉被人类抓住,现在是因为一箱灵液被廖凡抓住,命运……还真是会作弄人。

“幸好这灵液没出现意外,绿衫……。”廖凡转头看向旁边的金属箱子说到。

“主上……。”

“这灵液你拿去建造灵泉吧,等灵泉建造好了就让你的三个女儿居住在里面。”

“谢主上……。”主上要用这箱灵液建造灵泉是在自己预料之中的,但是让自己的三个女儿全部都居住在灵泉里这可是万万想不到的,原本自己的三个女儿居住在碧波潭的一个角落里已经是很满足了,然而主上现在开口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入驻新开辟的灵泉当真是欣喜若狂,居住在碧波潭那是屈居人下,毕竟里面的主人是廖青翼,那可是主上的干儿子,等自己的女儿入驻灵泉那这灵泉的主人就是自己的三个女儿了,这如何不叫自己幸喜的?

“好了,我们直接无需客气,你先去忙吧。”廖凡面无表情,淡淡的开口到。

“是,主上。”绿衫微微鞠躬退了下去,当然是带着那箱灵液一起下去的。

“白狈,将这蓝鹰找个地方先安置了,等他醒了再通知我。”廖凡侧过头对白狈说到。

“是,少爷。”

“其他人各自忙各自的去吧,外面的那群飞禽肯定还守在那边,我们暂时就先不出去了。”廖凡不是怕了外面的那些灵兽和飞禽,而是不想过多的杀戮,而且等蓝鹰降服了之后,那外面的那些灵兽也都是自己的部下了,他是不想自己人打自己人,那就先待着封印空间里吧。

廖凡趁着这空隙也像休息两天,比较从获得石龙子的传承之后就一直没消停过,虽然已经是练气大圆满身体强度也是大大的异于常人,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精神也有些累了。

“老猫,你也去忙自己的事吧,我回屋内休息下。”廖凡转过头对着现在还未离去的老猫说到。

“嗯,那少爷好好休息吧。”老猫微笑的看着廖凡说到。

看着老猫离去的背影,廖凡在心底里说了声……谢谢。

廖凡回到树屋后,石床是不敢睡的,因为上面放着一个石盒子,盒子里却是师尊的遗体,好在地板上也是非常的干净,廖凡是农村出身,对此也不怎么讲究,脱掉鞋子就地躺下,刚想闭上眼睛睡一觉,忽然眼角的余光瞟过一件事物,这是……魔方,魔方依旧摆放在石桌上,这魔方是廖凡当初拍卖场从倭国代表抢来的,廖凡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当时灵光一闪好像看到了一个白蒙蒙的东西被封印在里面。

“师叔……。”廖凡轻声叫道。

“嗯……?”许久之后金蝉子才悠悠的回复了一声。

“师叔,您看看这是什么?”说着廖凡将石桌上的魔方拿了起来,左右观察,但依旧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是……,十方囚笼?”金蝉子在一阵思索之后顿时惊叫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这一方世界怎么会有十方囚笼的存在?不可能,难道里面封印的是……是……。”金蝉子的声音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