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二十四万年后?

“什么……?天下灵气已经不存在了?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就算我被拘禁了,但是我还留下了二十四子,也就是二十四条龙脉,就算一条龙脉的气运所化的王朝只坚持万年,那也要二十四万年才能耗尽……难道我被困了二十四万年了?”白灵听完廖凡的话后顿时惊呼了起来。

“前……前辈,在华国的历史上确实出现了二十四个王朝,但是这些王朝的寿命最长的也就是八百年之久,最短的只持续了百十年就灭亡了。”廖凡轻声的说到。

“一个王朝只持续了百十年?不可能,这绝对可能……咳咳咳……。”白灵情绪非常激动,最后竟然咳嗽了起来“除非……除非我真的被困了二十四万年……外界确实也有过二十四个王朝,只不过不是你所知道的二十四王朝,一条龙脉对应一个万年王朝这是天地法则,无从改变,除非二十四个万年王朝循环之后……龙脉得不到我的补充从而开始了下一个循环……那样的话由于每条龙脉所剩下的气运不足只能坚持数百年,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通……。”白灵的神情开始阴沉了下来。

“那……前辈现在意欲何为?”廖凡不知道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现在姑且信他说的是真的,先看看他要怎么做。

“意欲何为?本尊当然是要出去回到昆仑了,只要本尊回到昆仑这天下灵气在千年内就能恢复如初。”此刻白灵的语气忽然变了,变得沉稳了许多,这感觉就像……就像一个智障患者忽然病好了,并且还变成了一个智者一般。

“哦,那前辈拉晚辈进来就是要救您出去是吧?”廖凡摸了摸鼻子,没想到对方的智力恢复的怎么快。

“原本是这样打算的,但是现在……本尊却不能急着出去,这外界已经毫无灵气,我一出去就会重新化作灵脉从而失去灵智,本尊需要你去昆仑山中开辟一个洞府,在其中布置一套隔绝灵气的阵法,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在阵法中生存,百年之后天地灵气有所恢复,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离开阵法潜入山腹之中了。”

“哦……这……。”廖凡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眩晕,整个人更是像被一股吸力拉扯一般往后倒退。

“何人敢坏本尊的好事……。”白灵见廖凡的突变,顿时大惊,自己等了二十几万年才终于等到了一次机会,居然有人再和自己捣乱,是可忍孰不可忍。

“吼……。”一声震天怒吼,白灵就要伸出爪子去抓廖凡,可他的爪子刚伸出一半,顿时整个动作为之一滞,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哗啦啦啦……。”

“吼……该死……困仙五魂锁……。”白灵四足乱舞,在他的四足之上赫然锁着四条锁链,与其脖子上的别无二致。、

被五条锁链死死所住了白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廖凡从自己的面前一点点的消失,却毫无办法。

困仙盒外……。

自从廖凡进去已经是半个小时了,金蝉子的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好在廖凡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不过要是其神识离体太久了,很有可能会对神识造成损伤,况且半个小时也不久了,只见金蝉子的双瞳绿光一闪,一道绿光从其口中喷出,直击中了廖凡的脑袋,绿光没入廖凡的脑袋并无半点异样,直到数息之后,只见廖凡忽然打了一个寒颤,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师叔……。”廖凡感觉身体非常虚落,说话的声音也有气无力的。

“你只是精神有些疲惫,没事休息一天就好了,怎么样?里面被封印的是什么灵兽?”金蝉见廖凡没什么大碍,心底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师叔……这次您可看走眼了……。”廖凡苦笑一声说到。

“什么?老夫看走眼了?”金蝉子顿时眉头大皱。

“师叔,这更本不是什么十方囚笼,而是困仙盒,这里面封印的东西确实是妖,但……那可是一条龙,浑身雪白,光是他的头颅就有一间房子大小,哦,对了,他还说自己是什么天下灵气之源,说自己是由灵脉化形的……。”廖凡将在里面遇到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毫无半点保留……。

“白灵……天下灵气之源……二十四万年王朝……外地入侵……佛道儒战败撤离……。”金蝉子小声的自言自语,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此刻廖凡也没心思去想了,他感觉好累、好困,不管了自己先睡一觉,就让师叔自己一个在这思考吧。

两个时辰之后……。

“大机缘啊,哈哈……大机缘……。”金蝉子忽然狂笑了起来,像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一般“师侄,快起来,老夫想通了,你还要再进去一趟……。”

“师叔……我好累啊……等我睡一觉再说……。”廖凡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睁不开。

“哦,这老夫都忘记了,你的精神消耗太多了,那你先睡吧……。”金蝉子忍住内心中的激动,反正这困仙盒在自己手里,也不急于这一时。

廖凡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猫叔,那只大鸟醒了,要不要去请少爷过来?”大狗跟在老猫身后说道。

“不要叫少爷,刚刚金蝉子前辈传音过来说少爷需要闭关,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打扰他。”老猫停住了进步,缓缓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等少爷闭完关?”大狗摇了摇尾巴说道。

“什么事都要等少爷嘛?那还要我们做什么?在少爷出关前我们就要先让这蓝鹰臣服。”老猫深吸一口气说到。

“让那大鸟臣服?我明白了,猫叔,我这就去让这大鸟臣服。”大狗恍然大悟,转身就欲离去,可刚转身就被老猫喊住。

“站住,你打算怎么做?”

“这还不简单,直接问他是不是原因臣服少爷,不愿意的话就打,一直打到他臣服为止。”

“莽夫……,他死都不怕,还怕你打?”老猫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那就直接把他打是好了。”大狗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

“胡说,少爷与我等众灵兽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活捉到他,打死了划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