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崩溃的空王

“前辈放心,最多半个月,晚辈一定能将封印空间扩大到方圆千里,山川也不会少,晚辈到时候就恭候前辈大驾了。”廖凡表情却是古井不波,但内心却以窃喜不已,这可是一条灵脉化龙啊,虽然现在自己只是精神体进入这困仙盒,无法感觉到什么,但是已经能看到这个空间内白雾蒙蒙,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廖凡却是肯定这就是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产生的物化,就像……打开装灵液的金属箱子会从中冒出白气一样。

“那好吧,本尊就等你的好消息了。”白灵微微颔首,此刻他的内心也是很激动的,终于要从这该死的空间出去了,不过即便再如何激动其神态也没再露出半分的欣喜的表情,作为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存在,这点臣服还是有的,虽然之前也表现出夸张的表情。

“不过……前辈,还有一件事,就是晚辈如何才能将您从这困仙盒放出来呢?”廖凡最后问出了关键的问题,困仙盒困仙盒,这东西就是用来困仙的,自己这个刚踏入修仙门槛的炼气期又有什么能力将这困仙盒解开呢?如果解不开那前面说的那些一切都是空谈,不过对此廖凡倒是不怎么担心,既然白灵能将自己的精神拉进来,又一眼看破了自己的那点微末的修为,一定就会有办法,否则也不会吃饱了撑的让自己空欢喜一场。

“整个很简单,只要本尊将密码告诉你,你在外面按本尊所说的密码打开即可,这密码就是盒子上的图案,只要按顺序排列即可,这些图案排列一共有九千九百九十八万零一种变化,你在排列的时候切记不要排列错误,错过三次困仙盒就会自动锁死,别说打开盒子,就是本尊要将你的精神再拉进来也是做不到的,那么就要等上一万年这困仙盒才可以重新解锁。”白灵的语气严肃的说到,不是他信不过廖凡,而是怕万一这小子一时失手忘记了密码,接连错上三次,那么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再等上万年,也不知道这颗星球还存不存,如果这颗星空毁灭了,那么作为星球上法则一部分的白灵也别想活了。

“这个前辈方便,晚辈一定牢记密码,绝对不会出现半分差错。”廖凡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这困仙盒的密码就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昆仑。’必须按照本尊说的来排列,万万不能有所差错。”白灵说出密码后再次叮嘱道。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昆仑,晚辈记住了,还请前辈再忍耐半月。”廖凡拱了拱手说到,要说这密码也好记,前面道教的九字真言再加上昆仑二字。

“数十万年本尊都等待了,再等区区半月又何妨?上次也是本尊疏忽了,你的精神不能在此停留太久,你且去吧。”白灵点点头,张开嘴对着廖凡就喷出了一口白气,哦不,应该是灵气化作的雾气,廖凡顿时感觉精神一震舒适,有点凉凉的感觉,随即就眼前一黑。

困仙盒外……。

金蝉子一直守护在廖凡身边,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时辰,这已经超出了精神离体时间的范畴,不过好在廖凡的身躯没有任何的异样,也没露出痛苦的表情,不过再拖下去也是不行的,精神离体时间太久将会造成精神不可恢复的创伤,就在金蝉子准备施展秘术将廖凡的精神拉回体内的时候,忽然廖凡打了一个冷颤,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见廖凡的精神回到体内金蝉子也将准备的秘术停了下来,仔细观察了廖凡一凡,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面色发白,气血有些不足,休息一两天就好了。

“师叔,你看着我干嘛?”廖凡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身体只是虚弱了点,但还没到要立刻就要昏睡的地步,难道说……是白灵喷出的那口灵气起的作用?

“没什么,老夫见你气色比上次好了很多,看样子这次收货不错哦。”金蝉子略带深意的说到。

“呵呵,师叔慧眼如炬,师侄这次与白灵交谈确实收货颇丰。”廖凡也不隐瞒,将与白灵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全部讲给了金蝉子。

“嗯,确实是大机缘啊,没想到白灵愿意给你罐体十万年的气运,而且还愿意居住到这封印空间内,这不光对你和众灵兽,就是老夫也能从中获得莫大的好处,哈哈,不错不错。”金蝉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封印空间本就是他创造出来的,如果作为灵脉化龙的白灵居住在里面,这里面一定会充满不可思议的灵气,而且起码要持续上千年之久,那自己从中获得的好处不可想象。

“好了,你精神刚刚回体,虽然没什么大碍,但也要休息两日,以免留下什么隐患。”

“嗯,多谢师叔关系。”廖凡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

“蓝鹰,今天是第三天了,你还不臣服?”大狗站在一个铁笼子面前,神色阴沉的说到。

蓝鹰被关在了铁笼内,铁笼狭小,连转身他都做不到,听着身后传来一声声的惨叫,蓝鹰快疯了,这是第三天了,三天三夜不曾间断。

“王上,救我,我不想死,王……。”惨叫声嘎然而止。

“第四千八百七十一个……。”蓝鹰默默的计算着,这是自己第四千八百七十一个手下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无力,屈辱、憎恨、无助、茫然。

“王,您是我们伟大的王,您怎么能屈服一个人类?属下死不足惜,王不能臣服人类,哪怕整个空族亡尽,我们伟大而又骄傲的王也不能屈服,属下无能,只求下辈子再做您的属下。”声音慷慨激昂,没有畏惧和胆怯,有的只是不屈的决绝。

“紫枭,你怎么也……。”蓝鹰原本混沌的双瞳忽然一亮,但随即又暗淡了下来,而且比之前更加的暗淡,难道紫枭……也要死在自己的面前?

“王,紫枭先走一步了。”

紫枭的话刚一说完,就听见噗嗤一声,蓝鹰浑身一颤,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溅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明白,这是紫枭的鲜血。

“不……停下,停下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臣服……只要你们能回来……回来……。”紫枭的死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蓝鹰几乎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