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又过了半天,廖凡这次已经坚持了两个小时,漩涡终于转满了四圈,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一头倒下呼呼睡了过去。

当廖凡睁开眼天已经大亮,已经是第二天了。

廖凡吃了面饼,喝了点水,走出洞穴活动活动了身体,顿时感觉身体轻松了很多,这感觉像是一直背负重物的身体,突然卸下般轻松,而且昨天修炼了一天有酸又痛的身体经过这一夜的休息居然全部消失了,廖凡大喜,知道自己走的路是正确的,自己翻译的易筋经也是正确的,起码现在来看第一式是有效的。

大狗、白狈、青牛三个正在闭目养神,正在为运用兽气做准备。

“大狗,我们可以开始了。”廖凡满腹信心的说道。

大狗闻声点头,白狈和青牛未动。

廖凡在一株大树下摆出易筋经第一式开旋,感受着肚脐下的漩涡旋转,现在想来那漩涡所在的位置就是丹田所在了。

大狗见廖凡进入状态,也迅速的吸气凝神,腹部顺速鼓涨起来,足足凝聚了半分钟,最后才一口对准廖凡气喷下,一口兽气喷完大狗顿时萎靡不振,看见廖凡被淡白色兽气包裹起来他也放心的就低趴下闭目。他知道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就要看廖凡自己能坚持多久了。

就在大狗一口兽气喷下的时候,廖凡顿时精神一震,先是感觉体表一股暖气袭来,而后通过皮肤进入体内,最后被引入丹田,丹田内的漩涡开始慢慢加速,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二十分一圈、十分钟一圈,三分钟一圈,到达极至,丹田漩涡越也来越热。。

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廖凡体表的兽气开始慢慢变淡,丹田中的漩涡也慢慢减速。

大狗睁眼,看了一样廖凡,随后向身后低吼一声,白狈毫不迟疑,顺速走了过来,闭目聚齐凝神,又是一口兽气喷出,廖凡体外的兽气顿时比一开始的时候还浓郁三分。

又是一股热气袭来,廖凡知道,这是白狈的兽气,兽气聚集到丹田推动漩涡的旋转,原本减速的漩涡像是得到援兵的支援立刻停止颓势,并且顺速加速旋转,五分钟一圈,两分钟一圈,第二口兽气推动第一口兽气惯性的旋转,居然达到了两分钟一圈,漩涡里的真气越来越浑厚,廖凡开始感觉到丹田开始发烫,及至的旋转持续了三个小时,就在漩涡开始有变缓的迹象的时候忽然丹田漩涡一分为二,只是两个漩涡里的真气变淡了很多,两漩涡相互牵引,相互环绕着旋转,廖凡知道,进入炼气第二成了,廖凡大喜连忙变换姿势。

易筋经第二式名为重旋,在此之前廖凡早已将第二式、第三式的姿势牢牢的记在心里,现在变换姿势虽说不是很熟练,但也很顺利的摆出。

第三股热气袭来,这是青牛的,廖凡体内的漩涡没有加速,而是依旧停留在两分钟一圈,不过这是两个漩涡一起旋转。

廖凡丹田已经像是着火一般的炙热,没有疼痛,而是感觉很舒坦,整个毛孔都舒服的张了开来。

时间又过了一天,廖凡体外的兽气已经变的很淡很淡了,体内的两个真气漩涡也比之前初次分开的时候浑厚了许多,但漩涡的速度也下降到二十分钟一圈,并且还在缓慢的减速,最终回到了二十五分钟一圈的稳定速度,这比一开始的三十分钟一圈要快了五分钟,况且现在还是来那个漩涡一起旋转。

廖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呼出,睁开眼睛,双目犀利有神,隐隐有精光闪动,大狗、白狈、青牛三个萎靡不振的趴在他的周围,一群狼崽子在他们身上翻跳折腾,而白狈已经没有精力去呵斥了。

“你们怎么了?难道你们使用兽气会大伤元气?大狗你怎么不跟我讲。”廖凡着急了,腾地一声站了起来。

“少爷,没事的,我们休息几天,多吃点食物就能恢复了。”青牛连忙开口为大狗解围。

“是啊,少爷,我们休息几天就好,我开始没跟你讲那不是怕你有心理负担,那兽气的效果也会跟着减弱。”大狗弱弱的回了一句。

廖凡闭目,重重的点了下头,尽力的掩去眼角的泪水。

“我记住了,此生我廖凡绝不会对不起你们的,我们不的主仆,我们是兄弟。”廖凡感动的说道。

“少爷……。”

“少爷放心,我青牛誓死忠于少爷……。”

就连一直没说话的白狈也好奇的看向廖凡。

时间过去了二十天,在这二十天内廖凡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一直在巩固修为,开旋、重旋两式已经练的滚瓜烂熟,炼气第二层廖凡单臂一挥足有三百斤的力道,双臂即是六百斤,这已经是世界级大力士的水准了。易筋经是练体术,淬炼**,并无任何招式,这是一部非常简单的功法,它摒弃了一切攻击招式,只求快速练气淬体,以达到快速凝气练气为目的的功法。廖凡早先被狼咬伤的小腿也痊愈了,身体机能也大大提升,现在随随便便都能打上十几二十个成年人那是小菜一碟,要是再加上护身灵兽赋予的各种能力,那真就是半个在世神仙了。

大狗他们休息了二十天身体也基本恢复了,又过了一天,廖凡硬着头皮再次接受大狗了他们的兽气修炼,他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老猫昏睡,整个藏南深林里的灵兽也不安稳,里面还有更恐怖强大的存在,就说眼前就有一个野猪王要对付,如果不早点提升修为那根本不能在这日渐危机的深林里生存下去,更何况这里还有他的洞府,不提那大槐树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栖身之所,就是里面的修炼法门廖凡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取回来。

第一口兽气喷下,淡白色的兽气包裹着廖凡,紧接着第二口、第三口,这次是三口兽气全部喷下,在廖凡体外形成了一团浓浓的白色雾气,将他身体团团裹住,在外面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此刻廖凡体内的两个真气漩涡飞快旋转,十分钟一圈、五分钟一圈、三分钟一圈、一分钟一圈,在三团兽气齐头并进之下真气漩涡的速度居然达到了一分钟一圈,这是上次的两倍速度。廖凡摒弃所有杂念一心感受着丹田内的真气漩涡,此时他的丹田已是一片炙热,这感觉整个小肚子快要被融化一般,大汗淋漓,衣服全部被打湿,这种痛苦足足持续了三天才渐渐消失,体外的兽气也变的稀薄,忽然丹田两个漩涡一颤,第三个漩涡出现,练气三层以成,易筋经第三式迅速摆出,但此时廖凡体外兽气已经完全消耗殆尽。廖凡又巩固了半天才停下,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骇然。大狗、青牛已经昏迷不醒,只有白狈神情萎靡的爬在地洞里闭目养神,满脸憔悴。

怎么会这样,廖凡懊悔无比,现在想来两次的使用兽气使他们精血大衰,导致昏迷不醒,廖凡深吸了一口气,挥手将大狗和青牛收回体内,刚准备收白狈的时候,忽然跑来一群灰狼,有几头浑身是血,显然是经过一次大战。

狼群在与白狈一阵低语之后。

“白狈出了什么事情?”廖凡皱眉问道。

“少爷,我们被那群野猪发现了,来的是一个通灵野猪带领的一个野猪群,想来野猪王也知道了消息正在赶来。”白狈面色阴沉的说道。

“他们知道你通灵了?”廖凡问道。

“应该知道了。”

“怎么会!”廖凡不解的低语道。

“是黑狼。”白狈语气坚定的道。

“他把我们的位置都告诉了野猪?”

“不一定,他是老狼王的子嗣,我与他争执是狼群内部的事,他不会借敌人的手来对付自己的狼群,而他也知道那群野猪抓住他肯定要血祭的,我想他应该是灵智初开,经验不足被套了话。”白狈叹了一口说道。

“先不管这些了,他们还有多久要到?我们要快速转移了,这些狼群怎么办?”

“应该快到了,现在管不了他们了。”白狈环顾四周的狼群,再看向在地洞里嬉戏的小狼崽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不管了?那不行。”廖凡一听白狈要舍弃这狼群,立马不乐意了,好歹也是几十条性命,虽然之前对他进行过攻击。

“少爷,我们没办法带他们一起走,目标太大,而且带着这些小狼也走不快。”白狈低声的解释道。

廖凡低头不语,他在沉思。

一圈围绕着廖凡的狼群好像明白了什么,也一个个低头默不作声,而小狼崽子也被这种压抑的气氛逼的不再调皮,只是安静的看着。

“白狈,你带狼群先走,到深林的边缘,离开北区的范围,但也别进入市区,就躲在市区的边缘,尽量别让人类发现。你们现走,不就是几头野猪嘛,我来对付。”聊天抬头坚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