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鲸王深蓝

“不,救命,我不想死啊。”

“快……快将这些该死的触手砍断。”

“救生艇……快放救生艇,我要离开这里……。”

……

摇摇欲坠,剧烈晃动的捕鲸船上的捕鲸者们一个个心惊胆战,面临死亡的危险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选择,这也预示着他们无法齐心协力,原本渺茫的生机变的再无一丝希望,或许……可以祈求他们的天照大神显灵吧。

“嗡……。”就在捕鲸船被那些巨大的触手拖拽的即将沉默的时候,忽然一声长鸣,是鲸鱼的叫声,声音中透着一股来自远古苍凉的感觉,仿佛这声音来之遥远的过去。

一声长嘶之后,海面上噗的一声,冒出一道巨大的冲天水柱,这水柱的气势委实惊人,哪怕是在这风暴来临的前夕,海面上波涛汹涌之际水柱依旧可以直插云霄。

“又是一只御灵期的灵兽。”金蝉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什么?又是御灵期?怎么会?”廖凡大惊,出现一个御灵期的章鱼怪也就罢了,现在又出现一只御灵期的鲸鱼,难道这大海里有很多御灵期的存在?

章鱼怪也感知了这只与他同一境界的鲸鱼,原本剧烈拖拽晃动捕鲸船的触手也为之一顿,旋即又收回到了海底,他居然放弃了对捕鲸船的攻击。

“哦,天照大神显灵了……。”

“快,快开船,离开这里……。”

“报告船长,螺旋桨被卡住了,我们无法重新启动……。”

“什么?”大岛副船长大惊失色。

“既然这样,那我们只有弃船了,通知大家立刻弃船,放下救生汽艇,我们离开这里。”

“小川君,乘坐救生艇在这风暴里我们会更加危险。”

“大岛君,我知道,但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不快点离开,这该死的章鱼怪去而复返,我们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了,放心吧,天照大神与我们同在……。”

“天照大神与我们同在……。”

“砰……。”原本稍微平静了片刻的海面忽然再次掀起滔天巨浪,一只硕大的蓝色身影从海里鱼跃而出,巨大的体型犹如航空母舰,这是一头大到不可思议的蓝鲸,深蓝色的皮肤上有着密密麻麻的伤痕,在蓝鲸的头部正爬一只巨大的黑色章鱼,

章鱼怪的八个触手仅仅的吸附在鲸鱼的头部,他那锋利的口器不断的撕咬着蓝鲸,而蓝鲸也不示弱,他那巨大的身体跃出水面后,在空中做了一个倒立,头朝下狠狠的撞击在水面,十几万吨的体重加上下坠的冲击力,头顶着章鱼怪狠狠的撞击在水面上。

“轰隆……。”一声巨响,这一撞可不是盖的,水面被硬生生击穿了一个近千米的大坑,足足过了数息,海水才回流将这巨大的撞击坑给填满。

“吆西,这两只怪物正打的欢快,我们赶快离开里。”

“哈伊……。”

三只救生艇坐了十几个人,拉动柴油马达,突突突的向远处驶去。

海面上缓缓的露出一个黑色的小岛,哦不,这是章鱼怪的头,在他对面一道冲天水柱喷出,同样的一座深蓝色的小山缓缓的浮出水面。

章鱼怪看了看对面的宿敌,又转头看了一眼正在逃离的三艘救生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表情如同人类一般。

“吼……。”章鱼怪发出了一声带着金属破碎的嘶吼,仅仅是几个呼吸间,在远处就出现了一群黑影,黑影的速度非常快,转眼间就来到了章鱼怪的身边,这是一群剑鱼,如宝剑般的上颚居然闪烁这金属的光芒,寒意深深,最为怪异的是这群剑鱼的双眼居然是血红之色,极其妖异。

剑鱼没有在章鱼怪身边多做停留,他们的目标是那三只逃跑的救生艇。

“嗡……。”蓝鲸见一群剑鱼出现,目标是三只救生艇,居然也发出了一声长鸣。

长鸣过后,在救生艇逃跑的方向居然出现了一群黑点,黑点密密麻麻,看其数量不剑鱼还多,只是其速度却比之剑鱼慢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不过好在这些黑点离救生艇比较近,仅仅是片刻的功夫就将救生艇围了起来,然而却是围而不攻。

这条御灵期的蓝鲸不是要对救生艇发起抱负吗?怎么只是将对方给围了起来?不怪廖凡如此想,这些倭人可是杀死蓝鲸幼崽的罪魁凶手,这只御灵期的蓝鲸要报仇是符合常理的,然而围而不攻是什么意思?是在戏耍对方吗?让对方临死前体验无尽的恐惧?

“砰砰砰……。”密集的撞击声响起,原来是剑鱼群与那些黑点砰撞在了一起,此刻廖凡才看清这些黑点原来是一只只巨大的海龟,海龟的背壳上同样泛着金色的光泽,然而与剑鱼不同是,海龟的双瞳是一片清明……。

这……,难道这群海龟是在保护那些人类?廖凡看的有点傻眼了,怎么可能?这只巨大的御灵期蓝鲸是在以德报怨?

砰砰砰……,剑鱼的剑对上海龟的壳,如同矛对上盾,锋利的矛可以斩破盾,坚厚的盾也可以抵御锋利的剑,所以……这结局不是剑断就是盾破,海水顿时被染红的一大片。

“天照大神显灵了,这些神龟就是天照大神派来保护我们的……。”

“天照大神……。”

“为……为什么天照大神不派八岐大蛇来将那两个怪物全部杀掉呢?那样的话在这片海域再也没有什么怪物能威胁到他的子民了。”

“额……,或许……或许八岐大蛇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要做吧。”

海面上剑鱼与海龟的厮杀还在继续,剑鱼胜在速度够快,而海龟却是数量众多,两种生物的碰撞一时半会还无法决出胜负。

“深蓝,没想到你依旧这么愚蠢,人类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就算你的子嗣被这些人类捕杀,你还依旧维护他们?真是愚不可及。”

“盖洛斯,你这样的杀戮毫无作用,我一直看在你我同为海族的份上对你手下留情,今天你却再次袭击人类,并且还吃了我的族人,看来我不能再对你如此纵容了,我们就此一绝生死吧。”

“哈哈,蠢货,是那群人类杀死你的族人的,我只是不想让费这么美味的食材而已,为了这点小事你居然要与我一决生死?你以为你能杀的了我吗?”

“我是杀不了你,但是……加上他,那就说不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