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两败俱伤

僧帽水母将他那无数的触手完全铺开,虽然僧帽水母的行动速度非常缓慢,但数十米长的触手却很有效的将皇冠企鹅抗拒在外,皇冠企鹅攻击,僧帽水母防守。

当廖凡来到这片战场的时候皇冠企鹅雪白的腹部已经一片殷虹,而僧帽水母也断了数十根触手,不过这数十根触手只是众多触手中的一部分,他依旧还有数百根触手可用,断掉的数十根触手只要自己休息数月就能完全恢复。

看样子皇冠企鹅在战斗中处于了下风,不过好在他的机动性比较强,虽然攻击水母力有不逮,但以水母的速度要追上皇冠企鹅那也是痴人说梦,皇冠企鹅在两次试探性的进攻中咬断了僧帽水母的数十根触手,但自己的胸部也被数只触手刺中,僧帽水母的触手中含有剧毒,他的触手中所分泌的毒素属于神经毒素,随着时间的推移,毒素的作用逐渐加重,伤者除了遭受剧痛之外还会出现血压骤降,呼吸困难,神志逐渐丧失,全身休克,最后因肺循环衰竭而死亡。不过这要数百根以上的的触手攻击到敌人才行,皇冠企鹅只是被数十根触手攻击到了,虽然疼的他吱牙咧嘴,但还远远没到要他命的地步。

廖凡在空中皱着每天思索着,由于风暴的原因他已经下降到了海面两米的高度,暴起的海浪一**的击打在自己的身上,眼前的战斗虽然不是非常激烈,但双方都拿对手无可奈何,任他们这样打下去,也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决出胜负。廖凡抬头看了下其他两处战场都处于胶着状态,由于海象的加入海豚与大白鲨的战斗终于维持了平衡,小丑鱼与海胆的战斗也是非常激烈,不过对方谁也无法拿下对方。依照这个打法,要到什么时候自己才有机会炼化这些灵兽?看样子自己要出手来打破这种平衡了。

廖凡深吸了一口气,大手一挥,放出了数十只灵禽,都是通灵后期的,廖凡将手一指僧帽水母,数十只灵禽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一声戾啸,如同出弦的利箭急速向僧帽水母露在水面上的气泡冲去。

见有敌人胆敢从空中袭击自己,僧帽水母顿时大怒,无数的触手抬出水母肆意的挥舞,意图将这些该死的小鸟拖到水中,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这些灵禽出现只是为了骚扰对方而已,见僧帽水母竖起无数根触手顿时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绕了过去,在另一边继续摆出攻击的架势。

“讨厌的家伙……。”一声嗡鸣,水母的声音从满了愤怒,虽然愤怒但也无可奈何,自己又不会飞,触手在空中挥舞的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头顶上这些烦人的苍蝇很轻易的就躲过自己的攻击,要驱赶这些烦人的东西就只有增加触手的数量,或许被头顶那些灵禽给烦的失去了理智,僧帽水母又增加了数百根触手对付那些苍蝇,果然有效,拿下烦人的东西都吓的一个个不敢接近自己。

“嘶……。”一声痛呼,不好,僧帽水母大惊失色,自己竟然忘记水下面还有一只该死的企鹅。

皇冠企鹅也看到了空中突如其来的变故,幸好这个人类是自己一方的,见人类召唤出了数十种灵禽来牵制僧帽水母的大量的触手,自己在水下面也获得了最佳良机,毫不客气的冲了上去,黄金一样的铁喙将剩余的白来根触手绞杀的一干二净,一击得手后皇冠企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出跃出水面,泛着金属光泽锋利的铁喙破开空气直接朝着僧帽水母的气泡冲去。

“黄金之啄……破……。”皇冠企鹅的喙泛出一道惊人的金光,原本半尺来长的喙瞬间胀大了五米开外,散发着黄金的光泽,锋利的金喙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如果这一击能击中僧帽水母,铁定会被啄个对穿。

“嘶……。”僧帽水母大怒,同时心中泛起一阵阵恐慌,数百根触手也不去管那些灵禽,全部击中起来向着皇冠企鹅扎去,意图阻挡对面的雷霆一击,但廖凡岂能让他的触手就此这般轻易的撤离?当即命令众灵禽猛攻,虽然损失的数十根触手但僧帽水母已经将剩余的触手集结到了一起,在头顶交织成一张大网,此刻皇冠企鹅的雷霆一击也到了,五米长的金喙很轻易的破开了触手交织的大网,但就在皇冠企鹅破开的那一刻数百根触手也同时扎到了企鹅的体内,但……皇冠企鹅没有任何迟疑停留,一声气球的爆炸声响起,僧帽水母的气泡被狠狠的戳了个对穿。

“嘶……。”一声悲鸣,僧帽水母赖以生存的气泡被击破,剩余的触手也被众灵禽给一一绞断,如果没有救助,那他已经没有几个小时可活了。

见僧帽水母已经没了丝毫反抗之力,廖凡顿时大喜,大手一翻,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将僧帽水母罩住,仅仅一个呼吸,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的僧帽水母就被廖凡炼化了,廖凡微笑着收起炼妖壶,这才转头看向皇冠企鹅,此刻皇冠企鹅已经昏迷了过去,数百根僧帽水母的触手一同击中了他,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数百只触手里面所含的毒素足以要了他的命,但这毒素是慢性的,现在离皇冠企鹅毙命至少还需要半小时左右,此刻昏迷的皇冠企鹅漂浮在海面上,任凭海浪拍打着他的身体,廖凡在考虑是不是要将他一起炼化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数十个黑影从远处游了过来,是企鹅,皇冠企鹅的族人来了,廖凡只得悻悻然放弃了这个想法。

数十只企鹅将他们的王团团围住,然后给他喂了一颗黑色的……石头,是的,在廖凡看来那就是石头,也不理睬廖凡,更不参加身边的战斗,他们只是守护这他们的王,直到王的醒来。

廖凡眉头一挑,之后也不管这些企鹅了,他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侧的战场,小丑鱼对战海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