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海上巨峰

廖凡眉头微皱,缓步上前这才发现,大白鲨只是昏迷了过去,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刚想拿出炼妖壶,忽然心里一动,稍微迟疑了片刻又将炼妖壶给收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大手一挥将昏迷的大白鲨送到封印空间内了。

“轰隆……。”就在廖凡做完手上的事情之后,一声巨响响起,当即抬头看去,海面上已经不见章鱼怪和深蓝的身影了,在他们战斗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巨大乌黑的漩涡深不见底,而且还在逐渐的扩大,边缘一些还在战斗中的低等级灵兽被漩涡吸引拖拽了进去,在巨大的吸力面前哪怕是纵横大海的海兽都无法有丝毫抵抗,见到这这一幕无数的海兽都是停止了战斗,转而疯狂的向四面八方疯狂逃窜,稍有片刻担待就会被巨大的漩涡给吸进去,即便这样还有不少速度慢的海兽被漩涡给吞没了,风暴越来越大,廖凡已经无法在空中停留了,即便站在枯叶龟的背上依旧被暴风吹的无法站立。

罢了,见好就收,再待下去不是被风暴挂跑就是被漩涡吞没,想到这里廖凡再也不迟疑,一个闪身连同脚下的枯叶龟一同消失在了这狂乱的茫茫大海之中。

“少爷。”老猫恭敬的站在廖凡面前。

“嗯,怎么样了?”廖凡淡淡的问道。

“少爷送来的一百三十二只海兽已经醒了,并且一致同意归顺少爷。”老猫面带微笑的说道。

“嗯,将他们划归绿衫的海军中吧。”

“是,少爷。”

“哦,还有我最后送回来的那个大白鲨让绿衫给我看紧点,将他给控制起来先晾着几天,磨磨他的锐气再说。”

“是,少爷,……少爷,外面的战况怎么样了?”老猫将廖凡的话一一记下,随后又问起外面的战况来。

“外面的风暴太大了,无法驻足,章鱼怪和深蓝转入海底战斗了,他们战斗引起的漩涡足有十里之巨,所以海面上我也无法待了,那些低级的海兽不逃走就是被这巨大的漩涡给吞噬了。”

“哦,是这样啊,那少爷下一步打算如何?”老猫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先在封印空间内休息两天吧,然后在出去看看,没有特殊状况的话行程不变。”

………………

狂躁的风暴持续肆虐了三天,到了第四天早上才缓缓的停了下面,不过外面依旧下着淅沥沥的小雨。

晃荡的海面上忽然一道白光闪现,一只巨大的飞鸟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海面上,在大鸟的背上还坐着一个人类。

看着空旷的海面上,什么都没有,好似几天前的那场大战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廖凡环下四顾,忽然发现在不远处漂浮这个一块木头,在木头上海趴着一个人,这个人已经完全昏迷了过了,不过他的双手依旧死死的抓着那块木板,他身上穿着的马甲背心上写着一段文字,‘小川クジラ研究社’,是倭国的文字,廖凡面露讥笑,知道这是那捕鲸船上的啊,廖凡也不去为难他,既然是他们破坏了自然的和谐,那么就让自然来处理他们好了,廖凡既不帮忙他,也不落井下石,不管是死是活,这都是天道,隐隐的廖凡心中有了些感悟,无为……。

又在附近的还有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廖凡这才调整了方向继续向西飞去,现在他的目的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山峰岛屿封印了,好解开白灵的封印。

………………

大海深处,一所巨大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

“主人。”深蓝匍匐在海底,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高台,高台之上盘坐这一个人,此人浑身漆黑如墨,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生机,这是一个死人。

“盖洛斯死了吗?”一段极其微弱的精神波动从这死尸内传出。

“回主人,盖洛斯跑了,不过属下斩下了他一条触手。”深蓝的语气中带着恭敬,虽然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早已经死了很多年,但他依旧对他恭敬,亦如当初,因为这是他的主人,从小就跟随的主人,如同父亲一般的主人。

“斩下了它的一条触手?不错了,他的能力特殊,你能有此收获着实不易。”微弱的神念再次从黑色的尸体内传出。

“不过当时的风暴太大,那条触手我还没来得及收取就已经丢失了,如果能得到的话主人这丝残念可以再保存数十年。”深蓝有些懊恼的说道。

“罢了,天意如此,老夫剩下的紧紧是一缕残念而已,难不成还有机会复活?多存在几年抑或少存在几年没什么区别。”

“主人……。”深蓝的语气中带着哭声。

“对了,主人,在我与盖洛斯战斗的时候有一个人类修仙出现,是一个练气大圆满的存在,而且他还能召唤数量众多的灵兽助其战斗,听手下们报告说盖洛斯手下的五位通灵大圆满都是折在他手下的,包括那只即将突破御灵期的大白鲨。”

“哦?修炼到练气大圆满的人类?现在天地灵气如此匮乏,他居然能修炼到如此境界也着实不易了,看来这是一个拥有大机缘的人,只是可惜……。”尸体的神念停顿了片刻之后又接着说到“深蓝,如果这个人类能突破到筑基期,你就投奔他去吧。”

“主人……。”深蓝哀呼一声,匍匐在尸体面前,眼泪顿时如同雨下。

“哎……。”一声无奈的叹息深深的在这巨大豪华的宫殿内悠悠的回荡。

………………

廖凡飞了大半天,途中遇到了好几座岛屿,但没有一座是符合要求的,就在廖凡眉头紧皱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一个黑影,廖凡当即朝着黑影飞去,随着距离的拉近,黑影越来越大,这是一座矗立在海面上的山峰,高出海面足有数百米,一直延伸到海面以下,山峰上除了一些杂草树木,有的就是一群海鸥在上面栖息,山峰陡峭,山壁如刀削斧凿一般,除了飞鸟恐怕没有任何动物能爬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