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郗璇

“浊酒点灯,饮尽了风华,这一秒,这一世,还放不下,看尽了人间繁华,终与谁浪迹天涯?”

“逸少,埋在地下的是你吗?你为何不等我?红颜枯骨,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逸少,天地灵气已经枯竭,恐怕……恐怕过不了几天我的容颜就会枯萎,不过我不会等到那个时候的,我要以我最美丽的样子去见你,你……再等我几天。”红衣女子拿起酒瓶仰头灌了一大口,依靠着一块早已老朽的墓碑,两行清泪划过他那通红的脸颊,凝聚到她那精致的下巴处汇合,滴下,然而他的脸上此刻却露出了一抹微笑,好似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谁?”忽然红衣女子目光一凝,身体顿时绷紧,虽然人没站起来,但是一把长剑已经被他抓在了手上。

“咳咳,姑娘,天已经黑了,景点关门了,你早点回去吧,别让家人担心了。”一个白发老叟拿着一把大扫把从远处的阴影中缓步走了出来。

老人脸庞犹如刀削斧凿一般,穿着一身灰布衣,虽然看似已经七八十岁,但精神奕奕。

“你是……这里的守墓人?”红衣女子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老者,每天微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啊,是啊,我家世代都给王大老爷守墓,到我这已经是八十代了,你一个小姑娘别喝酒了,喝醉了这么回去啊?赶紧趁着天还没完全黑赶紧下山吧。”老者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完全没有把老者的忠告放在心上,仰头又喝了一口酒,语气当然的问道。

“哦,我叫王毅,我们家本来不信王的,主上是王大老爷捡回来的乞儿,感恩王大老爷所有主上就跟了王大老爷姓,王大老爷去世之后,我们就开始世世代代为王大老爷守墓了。”

“哦,原来是忠儿的后代,那你知道郗璇这个人吗?。”

“郗璇?那不是王大老爷的夫人吗?”

“哦?你知道?那我说我就是郗璇,你信吗?”

“呵呵,姑娘你喝多了,老头子我送你下山吧。”老者说完就走过去伸手要拉红衣女子。

“咻……。”红衣女子见老者伸手过来拉自己,他话也不多说,长剑出鞘直接就向老者刺去。

“啊?”老者见这女子居然持有管制刀具,而且还朝着自己戳来,当即大惊,但也没因此慌了手脚,连忙挥动手中的大扫把对着女子的长剑就迎了上去。

“砰砰砰……。”仅仅几个呼吸间红衣女子就与这白发老者交手了数了汇合,女子剑法轻盈,说是在战斗倒不如说是在跳一曲仙舞,老者的技法大开大合,颇有古代大将的风范,他手中的那个大扫把被舞的虎虎生风,大扫把与长剑对上居然发出了铿锵的金属撞击声,数个回事下来大扫把只是被削去了几根扫把须,再定眼一看,被削断的缺口处居然泛出了金属的光泽,原来老者手中拿着的这个毫不起眼的大扫把居然是金属做的。

“你到底是何人?”老者虚晃一招后立刻与红衣女子拉开了距离,面色凝重的道。

“我说了,我叫郗璇。”

“哼,胡说八道,我就当你与王大官人的夫人同名同姓好了,你来此与我老头子打斗是为何事?难道想杀我不曾?”老者目光犀利,死死的盯着红衣女子。

“杀你?我没想过杀你,我只是要找逸少。”红衣女子又喝了一口酒之后接着说道“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沾染逸少的气息,虽然很微弱,而且你的武功……这是逸少的独门功法,浩气决,可惜现在天地灵气枯竭,你也只能修炼到练气三层。”

老者一直当眼前的这个女子是在胡说八道,但当听见浩气决这三个字时,眼角不自觉的跳了一跳,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王大官人就躺在那里,你无需再找。”

“我本来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当我见到你之后就不这么想了,这个墓里埋的只是逸少的衣衫吧?”

“什么?……你。”老者顿时双瞳瞪的滚圆,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用惊讶,我确实是郗璇,如果逸少还活着,我希望见到他,如果……如果他死了,我希望能陪在他身边。”

“你……你从哪里来?”老者吞了一口口水,疑惑的问道。

“我?我从……画中来。”

“什么?难道你真的是……,不可能,兰亭序已经失踪了几百年了。”

“呵呵,看来你是不怎么看电视了?虽然我才出来数十天,可也知道兰亭序现在已经被保存到国家博物馆里了。”

“什么?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老者再次瞪大了眼睛。

“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逸少在哪了吗?”

“不行,还需要一件信物。”老者盯着红衣女子,满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信物?哦……,你说的是这个吧。”红衣女子说着就从怀中拿出一片方巾出来,将其递到老者的手中。

老者警惕的结果女子递过来来的方巾,打开一看,顿时精神一震,满脸不可置信的仔细端详起来。

片刻后,老者将方巾还给红衣女子,忽然单膝跪了下来“祖母。”

“起来吧,逸少他……还活着吗?”郗璇颤声的问道。

“哎……。”王毅谈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虽然早已猜到了结果,但依稀中还是有那么一点期盼,郗璇见到王毅摇头顿时感觉整个人的魂都被抽掉了一般。

“他……葬在哪里?”郗璇神情木然,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王大老爷还没有下葬,他现在虽然已经没了生机,但是也不像完全死透了一般,他的身体不会腐烂,头发和指甲也会正常的生长,瞳孔也没有扩散,这种状况不像活着也不像死了。”

“什么?这是龟息神功,逸少居然使用了龟息神功,他现在在哪?这种状况有多长时间了?快带我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