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活死人 筑基丹

忘却了生,迷茫了死,当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么飘逸脱尘,完全没有沾染半点凡间烟火,可惜……他在里面,我……在外面。

郗璇泪如雨下,颤抖着双手,颤巍巍的抚摸着眼前的这口水晶棺,感受着那丝熟悉的气息。

“祖母,王大老爷当时将您封印在兰亭序里是有苦衷的,他当时已经知道了天地灵气即将逐步枯竭,他不想您因为天地灵气的枯竭而容颜老去,他知道您是最爱美的,他将您封印起来是希望……希望在未来或许会有转机出现,只可惜到现在……哎!”王毅说到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都知道……。”郗璇将脸颊轻轻的贴在水晶棺上。

“祖母,到现在为止天地灵气依旧没有复苏的迹象,王大老爷这种情形恐怕……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多则十数年,少则三五年,灵气必将全部耗尽,与其那样,倒不如……不如现在就将他唤醒,你们也好见上一面。”王毅面色不忍的说道。

“不行,那样逸少必死无疑。”郗璇语气坚定的拒绝了王毅的提议。

“可是……祖母,那也没办法了啊,难道就这样将灵气一点点全部耗尽,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

“不,虽然天地灵气依旧没有恢复,但要找到灵气却也不是不可能,起码我知道哪里会有灵气。”郗璇抬起头目光坚定。

“祖母,您……您知道哪里有灵气?”王毅张大了嘴巴,简直不可置信,如今世间还有灵气存在?这……这是多么震撼的消息啊。

“对,那灵气一定会去……秦……始……皇……陵。”说完郗璇衣袖一挥将水晶棺收入了袖中,旋即一阵香风略过,消失在了原地。

………………

乌云遮月,唯一的亮光是地面上那星星点点的灯火之光,天空中一大团黑影不断的从乌云中略过。

廖凡面色凝重,深吸一口气,将手掌摊开,这是两颗花生米大小的药丸,一颗乳白色,一颗淡蓝色。乳白色的那颗是筑基丹,淡蓝色那颗却是一颗驻颜丹。至于廖凡是如何得到这两颗丹药的,那话要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廖凡经过数天的赶路,终于抵达了骊山,秦始皇陵,然而让廖凡惊讶的是在这里他遇见了一个熟人,那个从兰亭序解封出来的红衣女子,女子名字叫做郗璇,郗璇说秦始皇陵内机关重重,危险遍地,哪怕是筑基期的强者进去也无法活着出来,也就是结丹期的大能可以全身而退,但是结丹期的大能哪还能看的上这区区的筑基丹?修为低的的能力不够,修为高的却又看不上,所以秦始皇陵内的那颗筑基丹在这数千年内才能得以保存下来,虽然数千年过去了,秦始皇陵内的机关险境早已损毁大半,但那也不是现在廖凡能对付的,就在廖凡皱眉分析郗璇的话是真是假,他说这番话又有何用意的时候……。

“奴家可以助你取出里面的筑基丹,而且还能指导你筑基,为你护法,提高你筑基的成功率。”郗璇的声音略带嬉笑的说到,她知道自己的这个提议眼前的少年根本无法拒绝,他也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嗯?”廖凡猛然抬头,直视郗璇,不过他并没有从对方的脸上看出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廖凡可不会认为是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对方,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问到:“你有什么要求?”

“奴家要居住在你的须弥空间内,放心奴家也不会白住,你在修仙一道上如果遇到什么难题可以随时来请教我,当你遇到致命危险的时候,只要奴家力所能及也会助你一臂之力。此事对你百利而无一害哦。”郗璇含笑蛊惑到。

“当真如此简单?”廖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不是送上门来的护身符嘛!

就在廖凡准备一口答应的时候,忽然金蝉子的声音想起:“小子,小心里面有漏洞,你且问问她有几人要与他一起进入?都是什么修为,这些活了上千年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到时候别被对方反客为主了。”

听了金蝉子的话,廖凡顿时一惊,自己还是太幼稚了,被对方几句话就蛊惑的不知东南西北了,当即收凝心神,入出一个浅浅的微笑问道“不知仙子一共要进去几个人?他们都是什么修为呢?如果……人数太多,而且修为也高的话,那小子就恕难从命了。”

“嗯?”郗璇面色以冷,顿时一股杀气从他身上弥漫而出,紧接着却又急速的收敛了起来。

“呵呵,没想到你小子还是满机灵的,是那个树灵提醒你的吧,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奴家告诉你也无法,本来这件事也容不得你不答应,你要是不答应那奴家只能杀了你。”郗璇恢复了之前那微笑的表情,但此刻这微笑在廖凡看来却是恐怖无比,他能看的出来眼前这个女子确实是认真说的,只要自己不答应对方的要求,对方一定会对自己痛下杀手,绝不留情,说到底这世界依旧是弱肉强食的,靠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铁定不是对手,哪怕加上自己所有的灵兽也不能,眼前这女子起码是结丹期以上的修为,因为他说他能进入秦始皇陵帮自己取出筑基丹,那么自己唯一能指望的也就只有金蝉子了,但是……自从认识金蝉子到现在却没有见他用过一次攻击类的法术,他展示的能力全部都是辅助性的,这不由得让廖凡不自信起来,那现在也只能强颜欢笑,努力做出自己胸有成竹的架势,希望能迷惑住对方。

“现在不妨想说说吧。”廖凡微笑说了一句。

“哼,其实事情也不复杂,就是奴家的夫君因天地灵气消散不等不自我封印,几日前奴家才将其找回,但要让其回复必须要灵气,大量的灵气。”最后五个字郗璇加重了语气。

“哦?那您夫君是什么修为?”廖凡仿佛没听见需要大量灵气这几个字,在他想来一个人需要的灵气能有多少?就算对方是结丹期的大能,自己可是有一条灵脉化形。

“关于修为你无需担心,哪怕有大量的灵气提供,奴家的夫君解开封印也只能堪堪保住性命,至于修为却无法保留一丝,只能从练气重新修炼。”郗璇神奇略有暗淡。

“哦,是这样啊。”是修为尽废啊,廖凡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虽然眼前这个叫郗璇的女子对自己依旧有很大威胁,但被一只老虎盯着总好过被两只老虎盯着吧?

“这样说就是只有你们夫妇二人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