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张三丰对八岐大蛇

“天道酬勤,太极阴阳,日月轮转,万法自然。”张三丰也不再多做言语,左手负剑,口念法决,右手缓缓在空中有规律的比划了起来,随着口诀念动,右手比划的速度时而快如闪电,时而慢如飘叶,但每一个动作都在空中留下了一道虚幻的光影,当法决念完,张三丰最后一笔落下,在他面前虚空中居然形成了一个太极八卦阴阳图。阴阳太极收尾交替,轮转不息。

“去……。”张三丰右手轻轻在阴阳鱼上身一点,面前的太极图顿时化作两条黑白阴阳鱼,此阴阳二鱼如同活了一般活了过来,阴阳二鱼互相纠缠、缠绕着向八岐大蛇急射去。

“吼……,八岐大蛇也不干示弱,九只头颅发出九声震天的怒吼,每只头颅的嘴里面都喷出一道炙热的光柱,九条光柱在身前合为一体,化作一道更为巨大的流光一起扑向太极阴阳鱼。

太极阴阳鱼与那流光在空中相遇,没有想象中的剧烈爆炸声,只是发出了呲呲呲的声响,声音不大,但却能撼动人的灵魂。

黑白阴阳鱼与光柱对峙了足足有数个呼吸,最后同时消失在虚空之中,这是双方的第一次攻击,同时也是双方大战前的试探,试探的结果可算是半斤八两。

“哼!”张三丰冷哼一声,脚尖轻轻点地,整个人顿时飞掠了起来,长剑划空直逼八岐大蛇而去,八岐大蛇也是怒极反笑,九只头颅张开硕大的嘴,露出布满利齿的黑色口器,像张三丰扑面而去,顿时阵阵血腥般的恶臭在场中散发开来。

“不好,有毒……。”

不知道是谁忽然惊呼一声,原来是一群并未离去的人类,这些人都支持功力深厚就远远的躲在一边看这两位巨头的战斗,原本希望能在这场战斗中领悟什么,但不料却八岐大蛇嘴里随意散发的毒气给毒的个个面色发紫。

“快、快离开这……。”

自此在这终南山山顶上已经没有了一个活着的人类了,大德浩然宗的众人也早在张三丰出现的时候由两位仅存的麻衣老者带领离开了这里。

就在此刻,张三丰已经欺到八岐大蛇的面前,只见他的动作时而快如闪电,时而犹如信庭漫步,让人完全捉摸不透,八岐大蛇的九只头颅被戏耍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扑了一个空,却在八岐大蛇的身上留下了数道猩红的伤口,伤口不深,仅仅是破开表皮而已。

“吼……。”八岐大蛇终于动怒了,九只头颅立刻散开,形成了包围之势向张三丰袭来。

张三丰面色凝重,绕是他的动作能快如闪电,但也不能在八岐大蛇的九只头颅的包围之下全身而退。

只见张三丰此刻双目微闪,像是在做什么决定一般,最后双目中满是坚定,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并未躲避,静静的看着八岐大蛇的就只头颅将他自己包围了起来。

“哈哈……,人类就让本尊提前送你上路吧。”八岐大蛇见自己的围攻之势已成,顿时嚎嚎大叫了起来,中间那只头颅张开大嘴兜头就向张三丰迎面而来,而此刻张三丰则轻轻举起长剑,只见他伸出左手,长剑在其手腕上割开一道口子,但伤口只流出了几滴鲜红的鲜血,这几滴鲜血如果水遇到海绵一般直接浸入了长剑之中,顿时这把长剑发出隐隐的赤红之光,剑身连同张三丰的左臂都在微微颤动,好似此剑已经有了灵性,即将不受控制一般。

就在此刻,八岐大蛇的其中一个头颅已经欺到张三丰的头顶,只见张三丰单手挥剑,一剑就向八岐大蛇的脖子挥去。

八岐大蛇见张三丰挥剑而来也不做躲闪,在他的预想之中,这将如同之前的攻击一般顶多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一道伤口,而自己却得一口将眼前这个人类给吞了。

但……预料的情况并未发生,长剑划过,八岐大蛇顿时感到这只头颅的脖颈之处一道刺骨的寒意掠过,紧接着他就失去了对这只头颅的控制,等他再仔细看清楚之时,一切都已经晚了,这只头颅已经被张三丰的长剑一斩而下,鲜血顿时狂涌而出,八岐大蛇剩下的八只头颅顿时狂怒、惊恐、痛苦的吼叫起来,但作为一位神兽,哪怕只是一缕化身,他并未因此而失去理智,他先将自己的真元运转,封住奔腾而留的血液,同时依旧如之前所做的计划一般,剩余的头颅疯狂的向张三丰张牙而去,只见张三丰再次挥剑,又斩下了一只头颅,但却也因寡不敌众被八岐大蛇的另一只头颅咬掉了一条胳膊,奇怪的是张三丰并未作出痛呼之声,而胳膊断裂之处也并无半点鲜血流出。

虽然丢掉一臂,但是张三丰还是趁着一个空隙运用自己的独特步法,一闪而出,脱离了八岐大蛇剩下七只头颅的包围。

这次交锋中张三丰虽然丢了一条胳膊,但八岐大蛇更不好过,连续被张三丰斩落了两只头颅,八岐大蛇仅剩下七只头颅了。

“人类,你会为你所做出的这一切付出代价的,等你死后本尊要将这方圆万里内鸡犬不留。”八岐大蛇愤怒的狂吼道。

“孽畜,休要呈口舌之能,等你活过今天再说吧!”对于八岐大蛇的叫嚣,张三丰同样针锋相对的回复。

八岐大蛇见自己的恐吓之语并未威胁到这个人类,顿时气急败坏,发出震天的怒吼,前爪猛烈的拍打地面,顿时整个终南山剧烈的地动山摇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地震了吗?队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山脚下,一排排机甲战士肃穆而立,虽然整个空间都好似在颤抖,但这也不能影响他们强大装备带来的信心。

“我刚刚得到消息,山上那些入侵的外国势力都已经被我们秘密捕获了,从他们的嘴里听出山上发生的大事,传说中的八岐大蛇被召唤了出来,现他们都是逃命而出的,这件事已经从山上下来的那些道士口中得到证实,这已经超乎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我已经将其报告给了二号首长,二号首长给我们的回复是立即撤离这里,秘密潜行回基地,既要保证我们的存在不作出任何泄露,又要保证我们的实力不受到任何损失。”

机甲战士说完停顿了一下,见众人没有任何异议,这才接着说到“现在……打扫战场,不能留下一个活口,每具尸体都要补上一枪,然后我们撤离。”

众多机甲,齐齐敬礼,事实证明机甲队长的命令是明智的,现场之中装死的倭国特种兵不在少数,如果让其中一个活口逃走,那后果……。

“师叔,怎么地震了?已经有好几名弟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地震震下的山石砸伤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一切随缘吧。”说罢大和尚也不再做任何言语,大步而出,离开了终南山,众多剩下的武僧也是齐齐对望一眼,紧接着随着大和尚的步伐离去。

“轰!轰!轰!”

“吼……!”几声巨大的撞击声再次将整座山震的摇摇欲坠,但即便如此也只是在山顶之中砸下来一个巨大的大坑。

“人类,我们就此住手如何?我将归去,并发誓再也不回此地。”此刻的八岐大蛇,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就连头颅现在只剩下了四颗,浑身都是剑印伤痕。

“离去?哪有那么容易,既然贫道的封印以解,也定活不过今日,今日就算拼的粉身碎骨也要将你这孽畜斩于剑下。”此刻张三丰也好不到哪里去,之前断掉的一臂,现在又断了一条左腿,整个脸颊也脱下来一大片皮肉,面目显得极其凶残,再也没有之前那仙风道骨的模样。

“疯子……你这个疯子。”八岐大蛇顿时大怒,但又不知如何改好,无可奈何,眼前这个人类本就是一个将死之人,在以死亡威胁于他那毫无意义。

“好好好,既然如此也休怪本尊了,本尊既然没有活路,那本尊就是死,也要拉着这方圆千里之内所有的生灵陪葬。”说着八岐大蛇仅剩的四颗头颅仰天长吼,双目发出赤红而又残忍的凶光,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一股恐怖而又巨大的气息从他的小腹之中散发而出,并且随着时间推迟,这恐怖的气息也越来越显得强烈起来。

“不好……孽畜而敢,你竟然选择了自曝内丹。”张三丰大惊失色,绝灵期的八岐大蛇就相对于人类的金丹修士,已经拥有妖丹,如果此刻他要妖丹自曝,那威力的巨大,正如其所言,方圆千里之内将绝无生灵生还,如果仅是如此那倒也罢了,方圆千里内的人类也没多少,但关键的是……在这钟南山之中却有着一个封印,虽然那个封印仅是一个附阵罢了,但就算如此也不可以破坏,否则……,张三丰不敢想象下去,此刻他已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从容,目眦欲裂。

“不……不可以这样……不能这样。”张三丰嘶哑的声音怒吼了起来,提起长剑,整个人像疯了一般,向八岐大蛇的胸口杀去,他要在八岐大蛇的妖丹爆炸之前先将其击碎。

“吼……。”八岐大蛇仅剩下的四颗脑袋发出震天怒吼,然而在其嘴角之处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就在张三丰一路势如破竹,挥剑杀到八岐大蛇的胸口之时,忽然……原本正在微微颤抖,发出恐怖气息的八岐大蛇,突然平静了下来,那恐怖的气息一下子就显示不见,就像刚才的一切完全都是虚幻的,并没有发生过一般,张三丰当即一愣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就在他愣神的一刹那,忽然感觉腰下一痛,整个人差点晕厥过去,然后整个人就在空中急剧坠落,在下方他还能看见一只巨大的嘴正对着自己,等自己掉下去一口吞掉。

此刻张三丰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八岐大蛇的计谋,他先是佯装要自曝内丹,引的自己失去方寸,铤而走险前来要击碎其妖丹,而八岐大蛇却再出其不意之中一口将张三丰的下半身咬碎,从而将其重创。

“哈哈,愚蠢的人类,胆敢与本尊为敌,现在知道下场了吧?可惜晚了,本尊要将这方圆万里内的所有人类杀掉,本尊说到做到。”八岐大蛇眼见自己胜利在望,顿时狂喜的大叫了起来。

但……,没过一会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四只头颅的嘴也完全僵硬住了。

“人类……你是谁?”八岐大蛇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类,这个人类的手中还抱着张三丰的半具身体。

“贫道……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