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黑狼的下落

“白狈,红猪已经成为我的护身灵兽,这些野猪都不是威胁了,快跟我一起走,后面追来了一只大家伙,我们不是对手。”廖凡对白狈大喊到。

其实不用廖凡解释,看到了这一切聪明如他的白狈瞬间就明白了所有,低吼跟在廖凡的身后狂奔。

那只迟疑不定的开灵野猪见没人注意它刚准备溜走,忽然身后一阵恶风袭来,还没来得急做出反应,就感觉脖子上一阵撕心的疼痛。

最后这只开灵野猪被分尸成了好几块,如果你有闲心把它的尸体拼接起来,你就会发现唯独少了一条后腿。

凌晨两点的米林县城非常的安静,不像大城市一天二十四小时喧嚣不定,此时的大街上寂静无人,扫街的清洁工还没上班,做早餐的铺子还没开门,廖凡带领着一群野兽走在马路边贴着墙蹑手蹑脚的走着,深怕弄出一点动静。

廖凡一行心惊胆战的终于到了天赐耗牛肉馆,哦不,现在的牌匾上写着的是天赐玉器店。

见到这几个字廖凡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一道浅浅的微笑,将兽群藏在一个死胡同里,猪豪三和白狈留了下来,而廖凡则抖了抖道袍,整理了衣衫,浮沉拿在手中,按响了门铃。

“谁啊?还没开门呢,早上九点开门,回家睡觉去吧。”过了好久一个声音响起。

“贫道一凡。”

廖凡报出名号,不过好久里面都没动静,不会又睡着了吧。廖凡使出隐身术,打算偷偷翻墙进去看看,就在这时里面传出了声音。

“桑吉老爷,那个自称一凡的道士就在外面。”

“你怎么可以让仙长在外面等?还不快去开门?等下,你给我滚开,我自己开。”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哐啷!店铺的门开了,但是大街上静悄悄的。

“仙长?仙长?”桑吉在外面转了一圈见没人,有点迷惑的挠了挠头。

该死的扎西居然骗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桑吉一遍准备关门一遍想着如何收拾骗子扎西。

“桑吉老爷,别来无恙!”一个声音突兀的在桑吉耳边响起,这突如其来的生意吓的桑吉一跳,顿时出了一声白毛汗。

“仙长?是你吗?你在哪里?”吞了口口水,桑吉装着胆子问道。

“贫道正是一凡,贫道就在你面前。”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犹如鬼混一般渐渐的浮现在桑吉面前。

蹬蹬噔,桑吉吓的两退好几步,要不是之前见过这位仙长,而且在路灯下也有影子,要不然还真以为撞鬼了呢。

“啊,恶鬼,离桑吉老爷远一点。”一个人影忽然穿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条扁担猛的砸向廖凡。

“扎西住手。”桑吉连忙大叫,完了完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桑吉的怒吼并没有让扎西收住手,扁担到底还是砸了下去。

碰的一声,扎西的扁担狠狠的砸在了廖凡的头上,但却犹如砸在了石头上,在仔细一看,眼前的道士居然变成了一个石头人,然而更诡异的是这个石头居然还冲自己笑了笑。

廖凡伸手夺过贴在自己脸上的扁担,举起手狠狠的将其戳在地上,噗的一声扁担完全没入地面不见,这是九牛之力。

一阵白光闪动,廖凡撤掉石化术恢复正常。

“啊?”桑吉和扎西同时惊呆了,要知道他脚下的地面不是普通的地面啊,那可是大理石铺的。

“仙长恕罪,小伙计无知,还请仙长恕罪。”

老爷到底是老爷,桑吉最先醒悟过来,连忙拉着扎西跪了下来磕头请罪。虽然这伙计经常给他找麻烦,但是好歹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而且这次是为自己才出手的,于情于理自己也不能见死不救,只好硬着头皮一起跪了下来磕头请罪。

廖凡暗地里抹了一把汗,乖乖真是太险了,要不是廖凡刚得了石化术,并且反应够快,否则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大仙形象肯定要被这小子打的稀巴烂。

“两位请起,这位小哥护主忠心可嘉,贫道又怎忍心怪罪,此事就此揭过。”廖凡故作镇定微笑的将两个人扶起。

“还不谢谢仙长。”桑吉连忙用脚踢了一下扎西。

“谢谢仙长。”扎西有点恍惚又有点惊恐,被桑吉一踢顿时一个激灵连忙鞠躬道谢。

“滚吧,回你的屋睡觉去,天没亮不许出来。”桑吉深怕这小子又闯什么祸,赶紧将他撵走。

“仙长,这日子还没到呢,今天才二十八天,还有两天,您怎么现在就来了?”桑吉面带微笑的询问道。

“哎!一言难尽。”廖凡先是叹了一口气。

“贫道原本居住在南边的丛林里,只是最近那里来了一群大妖,贫道不敌只能出来避难了,想来贫道在世俗中认识的人没几个,这就找到你这里来了。”廖凡半真半假的说道。

“什么?连仙长都不敌的妖怪?那该怎么办啊?我们要不要搬家啊,搬到沪城,哦不,搬到京城去,对,搬到京城。”听到廖凡一说桑吉已经吓的满地乱转。

“呵呵,搬家那到没必要,那群妖是不敢出现在世俗世界的。”廖凡安慰道,都这么长时间了都不见那野猪王追来,看样子它的确是不敢到人类时间乱溜达了。

“真的?”桑吉听廖凡一说顿时精神大定,但还是本能的又问了一句。

“真的,这些大妖是厉害,但是人类的科技也很强大,如果它们敢在人类世界露面,那些隐士强者先不说,就是华国的军队就能将它们歼灭。”廖凡自信的忽悠道。

“好好好,仙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桑吉抹了把额头的汗。

“那,大师里面请,我给您安排房间。”桑吉献媚的说道。

“嗯,此事不急,贫道还有些随从在外面,需要桑吉老板给它们安排一个隐蔽点的地方安置些时日。”廖凡微笑的说道。

“哦?仙长的随从?没问题,多少人?”桑吉想也不想的答应道。

“它们是一些精灵,并非人类。”廖凡轻声说道,生怕吓了前面的胖子。

“什么?不是人类?”受了连番惊吓的胖子,再次汗毛倒竖起来。、

“它们只是一些开启灵智的兽类,桑吉老板无需害怕。”廖凡安慰道。

“只是野兽?不是鬼怪?”桑吉听廖凡这么一说顿时安心了不少。

“正是,开启灵智的兽类,与别的野兽相比只是聪明些,懂得人言,桑吉老板给它们找一处隐秘住所即可,它们不会惹事的。”廖凡点头道。

“好好好,后院有一大片棚子,以前是用来放耗牛的。”桑吉虽然点头同意,但表情还是有点不自然。

廖凡隐身将白狈他们引进了院子,桑吉见到一群野猪、野狼进入院子,顿时吓的躲到了角落里,直到廖凡现身才瑟瑟的躲到廖凡的身后。

廖凡跟桑吉将群兽引入后院安顿好,告诉白狈和猪豪三约束好手下,不要乱走惹事,固定一个地方拉屎撒尿。

桑吉见这群野兽很是听廖凡的话,顿时安心不少,但是还不敢离开廖凡太远。

“仙长,我给您安排了房间要不要去休息下?”桑吉殷勤的问道。

“谢过桑吉老板了,我和他们住在一起好了,免得他们惹事。”廖凡微微点头,以示谢意。

“仙长叫我桑吉好了,既然您要住在这里我给您弄床被褥过来。”

“不用了,你有空给我们弄点水和食物过来就好了。”廖凡微笑的说到。

“好,我这就去给仙长准备,哦,对了您过来要不要和楚董事长说下?”

“不用和任何人讲,机缘天定、道法自然。”讲完廖凡盘膝坐下不再开口。

桑吉见廖凡不在说话,也就自觉的退了出去。

战狼和战猪跑了这么长的一段路也确实累了,留下两个警戒,其余的都趴下休息了,尤其那群小狼崽都已经呼呼大睡了。

“我们来商量下接下来怎么办。”廖凡将护身灵兽一一放出,除了还在昏迷的老猫。

“少爷,先等下,我有事要问那只红猪。”白狈突兀的话语有些急切。

“俺叫猪豪三。”

“好,猪豪三,我问你,你怎么发现我的巢穴的?”说完白狈目光灼灼的盯着猪豪三。

“哦,是这样的,前两天俺们抓了一只开灵的黑狼,最开始这只黑狼还硬气,啥也不肯说,最后被俺们言语诈出你们的位置,到底是刚刚开灵,智商还不完整。”

“那……那只黑狼呢?”白狈声音有些颤抖。

“哦,被俺送到王那里了,就是尤刚烈。”猪豪三语气很淡定。

“什么……?”白狈大惊,随后目光暗淡了下来,最后目光变得坚毅起来。

“少爷,白狈不能再陪伴您了,黑狼被抓我不能不管,它是老狼王唯一的后裔,虽然它与我不合但我不能不去救它。哪怕是因此丧命也对得起老狼王了。”白狈的目光越来越坚定。

“你自己去无疑是白白送死,少爷是你的主人,你要听少爷的。”大狗第一个不答应,顿时跳起来用廖凡压她。

“就是就是,你自己一个人去也就不回他。尤刚烈的实力俺是知道的。”猪豪三在一旁附和,完全没意思到这是它热出来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