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妙心

当廖凡一路疾行赶到终南山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廖凡从青烟的身上跳下,灵识感应发到正有一群人往这边赶来,连忙将青烟收到封印空间中。

“沙沙沙。”

突然有好几道身影从灌木丛中越出,形象极为狼狈,他们从廖凡旁边一穿而过,廖凡早已发现,这些都是穿着道袍的道士,而且衣料还是非常的考究的,但他们对廖凡却是视而不见,惊慌失措的向山下狂奔,像是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正在追赶他们一般。

“哎呀。”忽然惊呼一声,廖凡被这清澈如同泉水般的声音所吸引,转头看去,原来是一个小道姑,她不知怎么的摔了一跤,正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额头上香汗淋漓,看这样子可能是扭到脚踝了。

廖凡只见他身后的那些同门师兄弟们径直从她身边一掠而过,看也不多看他一眼,完全当她不存在一般,廖凡见到这一幕不由得眉头挑了挑,也不多想,快走了几步赶了过去,扶起那名道姑,此刻再仔细看去,才发现这位小道姑大概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和廖凡差不多大,但其脸上满是汗水夹杂着凌乱的发丝,一看就知道是慌不择路,逃命而来,这里是终南山,是道教的祖庭,是什么让这群道士在自己的地盘上都吓成了这个样子?廖凡背上不得其解,忽然一声震天的咆哮响起,整个终南山都在颤抖,山石不断的被震的滚落下来,顿时就有几名慌不择路的道士被山石砸中,生死不知。

“啊!”就在这时,那名道姑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原来是一块一人多高的巨石滚落了下来,正对着廖凡和小道姑的位置而来,此刻廖凡眼见躲避是来不及了,于是急忙转身用后背挡着,小道姑吓的花容失色,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碰!”一声沉闷的巨响,巨石撞击在廖凡的后背上犹如海浪撞击礁石一般,没能撼动廖凡分毫。

“咔嚓。”巨石分成了两半,从廖凡身侧滚落了下去。

此刻,小道姑的尖叫还没停止,他双目紧闭,尖叫声源源不断从他喉咙发出,如此大的肺活量廖凡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了……,停……你可以停下来了。”廖凡连忙制止住这位小道姑的尖叫。

“啊?我还活着?你……你怎么没死?不是,我是说……你怎么……石头呢?”小道姑被廖凡晃动的回过神来,这才惊讶的结结巴巴的失神出口,连声音都变味了。

廖凡握住小道姑的胳膊,感觉手中传来的阵阵绵柔,刚才还没仔细感觉,但现在危险过去,这种感觉不由得让他心跳加速了起来,脸蛋也微微泛起了一抹红晕,不过……还好这位小道姑还在刚才的震惊中没完全恢复过了,并没有察觉到廖凡的异样。

“前辈……您是修真者?看您这么气度不凡,一定是练气高阶的存在吧?练气八成?”

“啊?什么?哦,贫……贫道是修真者,这个修为嘛……比……比练气八成高那么一点。”回过神来的廖凡连忙回到。

“哇塞,好厉害,您还没我祖爷爷大吧,我祖爷爷都一百二十岁了,他是练气大圆满的存在哦,只是……。”小道姑说到最后没有说下去,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练气大圆满的人类?”廖凡在心中喃喃自语。

“这位道友,这山顶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们都像是逃命一般?还有……你那个祖爷爷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廖凡连忙问出了他现在最关心的话。

“前辈抬爱了,叫我妙心就好,这件事说来话长,今天本是我道教一统的大日子,大德浩然宗开宗终南山,这本是一个盛大的日子,但那些坏人,就是倭国的神道宗联合那些歪门邪派共十八派,攻打终南山,但最后还是被我们的六位祖师给狠狠压制住了,但……,那神道宗的人却贼心不死,最后召唤了他们的神兽八岐大蛇,但我们道教数千年基业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最后请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出来,我们这才更随仅剩的两名祖师逃了出来,我的祖爷爷就是其中一名祖师,但是……刚才情况混乱,我和祖爷爷、本门的师兄弟们都失散了。”

“神道教?八岐大蛇?”廖凡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没想那些大能在现在的世间并没消失,只是隐藏了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又是一个个开始跳了出来?看样子自己这次一定要上去摸个究竟了,不为了看看那八岐大蛇长的什么样,就是因为自己是大德浩然宗的宗主,自己也要出手。

廖凡左右看了看,没发现还有其他人,又看了看自己怀中的那个小道姑秒心,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位……妙心道友,你现在能自己走吗?”

“不能。”

“……。”

“好吧,我要上山去看看,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可好?”

“不好,我也要和前辈一起上山。”

“你刚逃下来,怎么又要跟我一起去?那太危险了。”

“留下来才是最危险的,跟这前辈,起码……起码不会死的那么不明不白。”

“……,那好吧。”

廖凡想想也是,不能将她一个人丢下,于是在小道姑妙心惊愕的目光中召唤了青烟,将她丢了上去,而他自己却是祭起了一把赤红色的飞剑。

“御剑术……起。”

御剑术,其实是由控物术和漂浮术这两种术法组合而来,当然这是最简单的御剑术,高级的御剑术要配合心法修炼,最好的御剑术不光心法独到,飞剑更是要拥有剑灵,人剑合一,这是剑修的最高境界,但是廖凡现在却只能修习最简单的御剑术,他没有心法,也没有通灵的飞剑,不过这最简单的御剑术那也是很厉害的,不光载人如行舟,就是驱使起来也能做到百步之外斩人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