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胜利

廖凡化身的凶猛巨兽,暴虐气焰滔天,怒吼着一拳轰向了八岐大蛇,而那八岐大蛇则四目凶光连连闪动,双爪抬起与廖凡的双拳对轰在了一起。

轰隆轰,两声震天巨响,伴随着巨响之声的还有一道无形的震荡波扩散开来,凡是被这股震荡波扫到的树木、山石纷纷犹如被飓风吹过一般,两只凶兽就这样角力了起来。

“不……这不可能,这小子……这该死的蝼蚁怎么会有与我抗衡的力量?这绝对不可能。”八岐大蛇连连怒吼,四目愤怒的要喷出火来。

就在这两只巨兽角力的不分上下的时候。

“呼……。”八岐大蛇身后那条粗状的尾巴忽然如同钢鞭一般向廖凡抽去。

“不好……。”看到这一幕的王羲之顿时惊呼了出来,刚想祭出自己手上的那只判官笔,但恐怕也是来不急了。

“轰隆。”一声巨响,八岐大蛇的巨大尾巴狠狠的砸了下来,伴随着碎尸泥块翻飞。

见到这一幕王羲之与郗璇顿时浑身一颤,二人立刻双双祭起手中的武器,就要朝八岐大蛇杀将过去,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黄色的影子一闪而过,这让王羲之和郗璇二人又双双驻足。

“这是……风遁?”郗璇喃喃说到。

“嗯,不错,这确实是失传已久的风遁之术,不过……。”王羲之说着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夫君,不过什么?”

“不过我看这风遁之术并不是他自身的本领。”

“不是这小子自身的本领?你是说……。”郗璇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转头看向了又和八岐大蛇对战到一起的廖凡,只见廖凡化身的巨兽攻击犀利无比,有猫的灵巧,又有牛的力量,八岐大蛇很难攻击到廖凡,而廖凡此刻却在其身上留下了数道伤口,虽不致命却也是鲜血淋漓,反观廖凡身上却是毫发无损,即便是八岐大蛇攻击偶有打中,却也被廖凡身上的忽然出现的石化术给抵挡住。

“不错,郗璇你看这小子手腕上带的那个发着淡淡金光的手镯,那个风遁术应该就是这个东西附带的技能,虽然隐隐约约的,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这东西不简单,刚才他在使用风遁之后,我发现那个手镯的光芒也跟着暗淡了一分,由此基本可以断定,风遁是这只手镯带来的技能,而且还有严格的次数限制。”王羲之双目微咪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斗在一起,不断发出碰撞的两只巨兽。

“呵呵,看样子这小子还有很多秘密我们是不知道的,夫君,你说他的风遁之术还能用几次?”郗璇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到。

“嗯……,看这手镯现在所散发的光泽,最多只能再使用一次风遁。”王羲之略做思索便说了出口。

“什么?只能一次了?那用完之后这手镯就报废了?那……那也太暴遣天物了吧。”郗璇有些惊讶的说道。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只手镯很神秘,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好像是活的一般,我敢肯定这手镯再使用一次后光泽消失,但之后也是可以再次重新恢复光泽的,但具体需要多少时间,那我目前还看不透。”

“嗯……,如果是这样,那这手镯就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宝贝了,起码是高阶灵器了。”

就在王羲之和郗璇这对夫妇交谈的时候,廖凡一抓狠狠的抓向八岐大蛇的一个脑袋,八岐大蛇立刻用前爪格挡,尾巴也顺势横扫而来,廖凡见此状,嘴角不直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风遁……。”八岐大蛇的尾巴再次狠狠的击打在地面上。

“吼……,该死的人类蝼蚁,有本事不要逃跑。”八岐大蛇见廖凡再次躲过自己的致命一击,顿时咆哮了起来。

“逃跑?不,贫道可没逃跑。”就在八岐大蛇暴怒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从其身后传来,不好,背袭,想到这八岐大蛇顿时冷汗直冒,原本威力巨大用来守护背部的尾巴此刻却还在正前方,此刻八岐大蛇想到了四个字‘调虎离山。’果不其然,就在八岐大蛇想到调虎离山的时候,廖凡的双抓狠狠的插进了八岐大蛇的一颗脑袋上,他那巨大的布满獠牙的兽嘴顿时一口咬向了那只受伤的脖颈,三下两下就将八岐大蛇的一个头颅连同脖子给咬了下来。

“吼……,不……。”八岐大蛇痛苦的怒吼,此刻巨大的尾巴也得机扫荡了回来,廖凡一击得手之后不再贪功,连忙准备撤退,却迎面撞上正回援的巨大尾巴,廖凡暗呼一声不好,连忙将双臂挡在面前,同时身体急速的后撤,但即便如此八岐大蛇那条含恨而袭的尾巴还是撞上了廖凡是双臂,好像听到了两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廖凡被大力的抽飞了出去,巨大的身体凌空倒飞,装到了一路的树木,最后撞在了一块巨大的山石之上才停了下来。

“不好,小子被击中了,手臂断了一只,夫君我们要不要出手?”郗璇手握长剑跃跃欲试。

“不,不需要我们出手,我倒是想看看这小子还有什么底牌。”王羲之摇了摇头说到。

“夫君……那会不会?”郗璇有些担心。

“不会的,这八岐大蛇仅仅是一具分身,而且九头被斩其八,现在已经是入瓮中之鳖掀不起什么大浪来了。”王羲之微笑着摇头,语气显得非常笃定。

见王羲之这么说,郗璇也不多做言语,只是依旧持剑盯着战场。

“人类,本尊怒了,你今天一定要死,一定要死,吼……。”八岐大蛇暴怒的张大大嘴,一颗绿色的珠子被他吐了出来,小珠子只有拳头大小,飘在其头顶滴溜溜的旋转。

“妖丹……。”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廖凡脑海中响起。

“师叔?”

“小子,快躲开。”金蝉子也不管是否会暴露自己,连忙提醒廖凡。

廖凡被金蝉子这么一声吓,也不做多想,连忙一个纵跃跳了出去。

“轰隆……。”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再回头看去,廖凡原本依靠的那块巨石已经蹦碎,金蝉子口中说的那个妖丹正滴溜溜的停在碎石的半空中。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都快赶上自己的风遁了,廖凡此刻也不自觉的留下了冷汗,廖凡转头看向王羲之夫妇二人,见此二人居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顿时有一股莫名的怨气油然而生,但最后还是被廖凡深深的压制住了。

“师叔,这八岐大蛇肆无忌惮的祭出自己的妖丹攻击我,就不怕我把他那妖丹给击碎?”廖凡深吸一口气问道,同时将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枚绿色的妖丹。

“击碎?小子,你可知道妖丹的坚硬程度有多高?别说击碎妖丹,就是抵挡它的攻击那也起码要高阶灵器才行啊,嗯……,那个东西或许可以,小子快把你的炼妖壶祭出。”说到这里金蝉子顿时想到了什么,立刻惊呼出来。

“啊?什么?不好。”就在廖凡一愣神的功夫那悬停在半空的妖丹突然再次朝着廖凡砸了过来,那速度当真快如闪电,廖凡一日三次的风遁已经用完,此刻见逃脱无望,也顾不得许多,按金蝉子的话将炼妖壶祭出挡在了身前。

“铛……。”一声如果钟鸣的声响。

“挡……挡住了?”廖凡满头惊汗,缓缓朝着八岐大蛇望去,之间此刻的八岐大蛇整个巨大的身体都在颤抖,仅剩下的一颗头颅双目露出死灰之色。

“怎……怎么会这样?这东西怎么会太他手里?不……这不可能。”蝼蚁快还本尊金丹,八岐大蛇像是一个输光了的赌徒,怒吼着向廖凡冲去,然并卵,轰隆一声,八岐大蛇居然摔了一个跟头,挣扎了几下居然没有站起来。

“搞……搞什么?这家伙怎么虚弱成这个样子?”廖凡有些莫名其妙。

“小子,这场战斗你赢了,这家伙的妖丹被你收到炼妖壶里了,他现在连自杀都做不到了。”

“哦?”听金蝉子这么一说,廖凡立刻将挡在胸前的炼妖壶拿起一看,果然,壶口是朝着前方的,那金丹真好巧不巧的一头撞了进来。

“哈哈,天作孽又可原,自作孽不可活。”得知自己胜利了廖凡顿时眉开眼笑“好,既然你这么喜欢往这里,那就进来吧。”说着廖凡就对瘫软在地上八岐大蛇祭起了炼妖壶,他要进快结束这场战斗,因为合体的时间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