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藏南的秘密

“还请少爷成全。”白狈也不做任何辩解,只是跪立在廖凡面前,静静的看着他。

两人的目光对视良久,最终廖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移开的目光。

“非去不可吗?”廖凡开口问道。

“非去不可。”白狈坚定的答到。

“那好吧,我们一起去。”廖凡笑道,说完这句话内心顿时敞亮了许多。

“什么?”在座的众灵兽顿时惊呼出声。

“我不光想就回黑狼,还想夺回洞府。”

良久,没有一个人说话,足足寂静了一刻钟。

“少爷要咋走就咋走。”大狗永远是廖凡的铁杆支持者。

“我听少爷的。”青牛则是没主见的回到。

“少爷,为什么?”白狈的表情有些呆滞,开口问道。

“因为我们是兄弟姐妹,我从来没把你们当仆人看,妹有事,兄当竭力支持。再说了我们不光要救黑狼,而且还要夺回洞府。”廖凡微笑的看着她。

白狈顿时泪流满面,对着廖凡深深的拜了下去。

见廖凡要回丛林,猪豪三顿时急了。

“少爷啊,俺们可千万不能再回去了,野猪王不说,就是北龟大人的另外两个手下也是和野猪王同一级别的,就算少爷能对付他们,但是后面还有北龟,那可是大恐怖的存在。”猪豪三神情激动的说道。

“什么?还有两个和野猪王同一级别的存在?我们这里就你最熟悉这片丛林?”听猪豪三这么一说不光廖凡吃惊就连其他灵兽都吓了一跳,一个野猪王就不好对付了,还有两个同一级别的存在。

“那你们先听俺说说,等俺讲完了你们也就不会再要回去了。”猪豪三叹了一口气说道。

“俺们都知道这片丛林里被分成了五个区域,东南西北各有一位大妖镇守,分别是东青蛟、西天彪、南火雀、北玄龟,虽然俺也不知道这四位大妖是啥修为,总之每一位都是修为滔天,一怒震三界的大人物,至于中央区域,俺听说那里面是禁地,镇压着一个了不得的存在,俺出生在北区,从来也没离开过北区,俺知道北区玄龟麾下有三王,猪王尤刚烈,蛇王冉再兴,豹王童梭,俺就是猪王麾下的一个手下,这三位大王都是通灵大圆满,要不是天地灵气匮乏早就突破通灵达到御灵期,他们听命北龟就是因为北龟有能力让他们突破通灵期,而他们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满足每十年一次祭献的配额,如果无法满足,北龟会直接拿他们代替血祭,所以三王会不惜一切代价捕捉任何不属于自己势力的灵兽,三王之间也会明争暗斗,如果时间到了还凑不齐足够的灵兽,三王也会选择拿自己的手下凑数,就像牛兄一样。”猪豪三说完看了一眼一旁的青牛。

“青牛是我兄弟,你们也是我的兄弟姐妹,谁敢动你们我和他们拼命,猪豪三你继续说。”廖凡义愤填膺的说到。

“所以俺们首先要明白神兽后裔白狈对他们是多大的诱惑,一个白狈足够代替十只通灵兽了,它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抓捕。所以俺们要长期住在丛林里是不可能的,在里面能躲一天两天可以,但是长时间的居住是绝对不行的,你们还想直接找尤刚烈抢他到手的灵兽?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况且你们说的那颗大槐树俺也知道,那棵树来历神秘,听说已经活了上千年了,已经开灵,如果实在凑不齐所需的灵兽,三王也会将那开灵槐树拿去祭献的。”

“什么?我那槐树洞府是开灵期?这么说他是灵兽了?”廖凡诧异的问道,当初就觉得这课树有些奇异,却这么也想不到他居然是灵兽。

“少爷,那颗槐树确实是灵兽,植物成灵很罕有的,而且这颗老槐树也很奇特,以前老狼王对我将过说这颗树几乎没有机会通灵了,至于什么原因,老狼王没事说,只是不住的叹气。”白狈接过话茬说到。

“既然是灵兽,那我的血灵丹应该有效吧?”廖凡从怀里掏出小瓶问道。

“嗯,应该有很大几率,就算不能让他通灵,那也应该能将他收服成护身灵兽封印在体内。”白狈说到。

“好,那就这样,我们先试一试能不能将他收服成护身灵兽,能收服自然是好,到时候天大地大何处不能容身,要是不能收服,那就去拿回洞府内的玉简,再离开这里,换个地方修行,只是这样就可惜了那个洞府了。至于黑狼,我们就用调虎离山之计,不和它硬碰,救出黑狼。”廖凡一口气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少爷说的对,先去洞府再救黑狼。”大狗点头同意道。

“不过此事不急,我们要等老猫清醒,还要再借助人类世俗的力量,即便弄不死那只野猪王,也够它喝一壶的,那我们就更加安全,救黑狼的成功机率也会更大。”廖凡双目渐渐犀利起来。

这两天廖凡一直在这里练习石化术、九牛之力和隐身术,虽然两天时间短了点但是基本使用都很熟练了,石化术局部石化,九牛之力集点发力,隐身术更加无气息,隐身状态动作更加隐蔽。在这其间桑吉一天三顿按时送餐,一会发现这位大仙变成了石头,一会发现人忽然不见了,一会又传来一声巨响,再一看,好家伙,栓牛的石台碎了一地,对此桑吉对眼前的仙长更加敬畏了。

第三十天,楚天易如约而至,一行十几辆汽车,下车后楚天易身后跟了一群人,丹巴也在其中,桑吉老早就在门口的迎宾大道上等着了,将一群人引进院子。

“哎?那个道士呢?怎么还不出来迎接我们?他胆子真大居然敢骗到我爷爷头上,还让我爷爷等他一个月时间,你给小爷出来,小爷保证不打死你。”

刚进院子,楚天易身后突兀的传出一个声音。

“住口。”口楚天易底喝一声。

“本来就是,爷爷我让猛子好好教顺一下那老头,保证让他原形毕露。”

“混账东西,再不住口家产你一分没有。”

“唔……”这个青年刚想再说些什么忽然被身后突然伸出的一双大手死死的捂住了嘴。

“后辈无礼让各位见笑了。”说完楚天易又对前方深深一拜。

“呵呵,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楚总这边请。”

"咦?桑吉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就在众人准备向店内走去时,丹巴指着地上石铺路面一个小洞问道。

"哦,这是我一个伙计惹了仙长,仙长留下的。"桑吉虽然话语里带着幽怨,但看他的表情和语气完全是一副骄傲的姿态。

“你那伙计胆子可真不小,这下面是什么?”丹巴斜看了一眼桑吉又问道。

“没什么,一条扁担。”

就在桑吉话语刚落,一个讥讽的声音响起。

“你就吹吧,这肯定是你自己打好的洞,然后将扁担埋下去的。”

“楚哲明,咳咳咳,你再胡言乱语立马给我滚蛋。”楚天易被这个孙子气的连续咳了好几声。

“爷爷,你没事吧,好好,我不说了,您消消气。”见楚天易被气的咳嗽,楚哲明立马紧张了起来。

楚天易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哲明,而后对桑吉说到。

“桑吉老板,我们走了吧。”

“好,各位这边请。”

当众人走进一个院子外停下,顿时吃了一惊,这院子内有二十几只野猪和一群五十几只狗(狼),这些动物都安静的趴在铺满稻草的地上十分安静,只有一群小狗崽欢快的嬉戏,忽然见来了一群人,顿时吓的躲到成年大狗的身后。

“仙长,楚总来了。”桑吉没进院子,在外面喊了一声。

过了半分钟,里面才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进来吧。”

听到了廖凡的回音,桑吉这才将众人带进去。

“咦?人呢?”

“明明听见声音从这里传出来的啊。”

“不会躲在那群畜生里面装神弄鬼吧?”

“无量天尊。”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伴随着一声道号想起,一个人影在他们的面前慢慢显露出来,这是一个盘膝而坐的披发道人,鹤发童颜,手持拂尘,闭目。

“啊?神仙啊!”顿时一群人大惊,惊为天人,便要下跪参拜。

“诸位无需多礼。”廖凡连忙制止了他们的跪拜,但是还是有很多人跪了下去。

廖凡见面前居然这么多人,顿时心生不喜,眉头微皱。

“道长,这都是董事会的董事和一些医护人员,他们怕老头我会遭遇什么不测,所以……。”楚天易表情有些尴尬。

“罢了,你让他们出去吧,我们现在就开始。”廖凡说完继续闭目。

“好好好!”楚天易明显有些激动。

“丹巴部长麻烦你在外面稍等了。”

“好的。”丹巴先向廖凡鞠躬致意,然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诸位董事,麻烦外面先稍等。”

就在楚天易将一大群人请出去的时候他那个孙子在他耳边小声的说到。

“爷爷,你过来下,和你说个事。”

“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