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老道确实不如他,就凭借刚才他施展的袖里乾坤老道就不会,而修真界中比老道修为高的比比皆是,只是这些老前辈一个个不肯入世,只有将我这小辈推了出来,而且我龙虎山第一代天师在羽化之时留下一道仙令,令所有修真者皆不可踏入藏南半步,想来就是这个原因了。”

说完,这位张天师便不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大屏幕。

在坐的各位当然知道这道人说的原因是什么原因了,四大封印,四大妖王,修为通天,封印守护者,一个个陌生而诡异的词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脑海。

那个被称为一号的中年男子,表情阴晴不定,沉默良久,最终过了好一会才最终下定决心。

“命令西藏军区全体一级战斗准备,全国各大军区二级战斗准备。”

然而这里发生的一切,廖凡丝毫不清楚。

看着眼前猎鹰特战队的全员呆立在那里,廖凡会心一笑。

“贫道先行一步,猎鹰跟随贫道身后,轻易不要进入近战,以远程辅助为主。”说完廖凡也不理会猎鹰,将拂尘插入腰间,手拿赤火剑,径直的跨上大狗向老猫离开的方向追去。

看着廖凡离去,猎鹰没想到今天见识到了这么多的神奇,这不是魔术,这是魔法,又或者叫做道术?仙术?他们可都是军部的精锐,骄傲的猎鹰特战队,可在这神秘人道士眼里居然成为了可有可无的累赘,这叫他们情何以堪?

猎鹰看了一眼十九名战友,战友刚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紧了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挺起了骄傲的胸膛。

“为了华国万存,为了猎鹰的荣耀……。”猎鹰右拳击胸,这不是军礼,也不是国礼,这是勇士之礼,只存在勇士与勇士之间,或者勇士与他的追随者之间。

十九名战士的目光逐渐锐利起来,同样右拳击胸,口中高喊“为了华国万存,为了猎鹰的荣耀……。”

从滚烫胸腔中喷出的话语震荡了整片树林,惊走了大片飞鸟,还好,此刻他们还在森林的边缘。

“出发。”随着猎鹰的一声命令,整个猎鹰特战队迅速消失在丛林。

此刻,在那间秘密的指挥室。

“为了华国万存。”

一号首先对着屏幕行了一个军礼,随后在座的所有人都肃然起立,对着屏幕行礼,就连那个张天师也行了一个道家的礼节。

“为了华国万存。”

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二十名勇士能回来的机率很小很小,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他们完不成任务的话,那华国危矣。

呼呼的烈风从廖凡的头顶掠过,他趴伏在大狗的背上,任由大狗带着他狂奔,他们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但还是尽量不引起太大的动静,一是为了给后面的人类引路,再一个就是完全没必要,应为老猫和白狈在前面探路,廖凡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信任。

一路狂奔,直到快到那条小溪的时候大狗才放缓脚步,因为很快他们就在前面发现了两只野猪的尸体,每只都是一抓致命,很明显这是老猫的杰作,这两只野猪应该就是尤刚烈的斥候。

大狗背着廖凡在这两具尸体旁转了一圈,确信没什么异样,才继续缓步向前出发,再次出发大狗的速度明显放缓了不少,神情也警惕起来,而且还时不时停下对着空气嗅了嗅鼻子,然后才继续出发。

大狗缓步行走了足足了半个小时才停下,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七只斥候野猪的尸体,而此刻他们的位置也到了小溪边,远远的能看见那颗大槐树了。

“少爷,这边的斥候都处理完了,全部都是一些战猪,一只开灵的都没有。”老猫和白狈的身影缓缓的从空气中出现。

“对面是什么情况?”廖凡远眺着大槐树问道。

“八百战猪,五只开灵,一只通灵,目前为止没看见那个尤刚烈,他们认定我们会出现似的,已经在大槐树下面安家了,搞得那边是臭气熏天。”白狈皱着眉头回到。

“这么大的阵势?”廖凡有些吃惊,此刻他有种不详的感觉。

“少爷,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大狗低声问道。

廖凡闭目沉吟半响说到“老猫和白狈隐身袭杀那只通灵者,等击毙那只通灵者我就乘乱进入猪群之中,我会把其他人一起放出,青牛、大狗、负责优先击杀开灵者。”说到这里廖凡停顿了下,接着说道“猪豪三,你能收服那些群龙无首的战猪吗?能少杀生就少杀生吧。”

“少爷,他们都不是俺的部属,那些战猪在群龙无首之际俺还能凭借血脉之力暂时镇压,但是时间一久,或者尤刚烈出现就会立即反叛,到时候更加麻烦。”猪豪三的声音在廖凡的脑海中响起。

“好吧,那青牛、大狗、猪豪三你们优先击杀开灵者,然后就保护我,我会试着和大槐树进行沟通,在与大槐树签订契约之前不能让任何事打扰我,老猫和白狈在击杀通灵者的时候先留他一口气,问出黑狼的下落,再击杀了通灵者之后,你们就去寻找黑狼,至于那些战猪,就把它们留给那些人类吧。如果……如果尤刚烈出现,放弃一切任务,你们四个优先缠住尤刚烈,期间见机行事,拖延半小时后按我们商定的计划撤退,老猫断后,我们在桑吉家集合。大家都明白了吗?”

“明白。”众灵兽同声达到。

“那群人类离我们还有多远?”廖凡这话是对大狗说的。

大狗鼻子在空中嗅了嗅达到“还有十分钟就能到达这里。”

“那行,我们出发,十分钟后动手。”廖凡说完将大狗收入体内,自己也进入了隐身状态。

老猫和白狈同时点头,也进入了隐身状态。此刻他们之间出现了一种叫做默契的东西。

猪二尾,不知道是天生异种还是怪胎,天生就长有两条尾巴,就是因为这两条尾巴,就在那个寒冬,他被父母抛弃了,就在他瑟瑟发抖落入狼口就要被当作食物的时候,王出现了,他没有伟岸的身体,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是他,野猪的王将自己从狼口中救了下来,至此猪二尾就一直跟随王的左右,算算时间也快两百年了,从此王就是猪二尾最尊敬的王,而狼族则是猪豪三最憎恨的。

在大槐树下打盹的猪二尾抬了抬惺忪的眼帘,已经中午了,自己带着所有手下守在这里已经是第五天了,这是王的意思,王说这是守株待兔。

猪二尾打算再眯一会就去活动活动筋骨,还去昨天的那个泥塘滚两圈……,就在猪二尾准备闭眼的时候一道寒冷的杀意直袭他的脖子,那是从空中突然出现的诡异杀意,猪二尾顿时汗毛倒立,不敢大意,一个懒驴打滚滚到一侧,勉勉强强躲过一击,这道杀意仅仅只出现了一次,就再次陷入宁静,直到此刻猪二尾还惊魂未定,他可不敢大意,仅仅刚才从虚无中出现的那一道凌厉的杀意就让他差点殒命,难道这就是王说的那只兔子?既然这样……。

猪二尾双目中露出杀气,然后憋着气,脸憋的通红,“噗……。”好大一个屁,没错,猪二尾放了一个屁,一股浓烈的黑烟夹杂着恶臭从他的身后冒出,接着两条大尾巴在那团黑烟中来回搅动起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黑烟就像猪二尾的身体一部份一样迅速的运动了起来,他最先将自己的身躯全部包裹在黑烟内,接着黑烟急剧的扩散,直到扩散了一百米开外才停下……,现在被包裹的可不仅仅是猪二尾,黑烟中还包裹了老猫和白狈。此刻猪二尾认为两方都在同一起点上了,猪二尾找不到对手的踪影,但同时他也将自己隐藏在了黑烟中……。

就在猪二尾释放出大股黑烟将自己和对手包裹其中的同时,在整个野猪群里凭空突然出现了一只黑色的獒犬,一只巨大的青牛,还有一只红色的野猪,三只通灵灵兽同时对野猪群发起了猛烈的突袭,对象就是那五只开灵灵兽,在完整通灵期的面前开灵期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瞬间就有三只开灵野猪殒命,还剩下两只开灵,但灵兽就是灵兽,已经拥有了极大的智慧,两只没有受到攻击的开灵野猪发现自己的三个同伴与对方仅仅一个照面就被杀死,当即明白敌我实力悬殊极大,当即混入茫茫野猪群中,同时还命令战猪不断向三大通灵敌人发起自杀式攻击,企图阻扰对方的攻势。

虽然大狗他们第一时间解决了各自的对手,但能开灵的灵兽也都不是傻子,面对一**不要命冲向自己的战猪,虽然对大狗他们造不成任何威胁,但还将他们的步伐死死的拖住了,而那两只开灵已经消失在茫茫猪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