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断忽悠

第二十八章不断忽悠

廖凡和一号的话让在场的众人沉默了,不能使用核弹,那怎么办?用人命去填?

“一凡道长,可还有什么办法解决?”季先生皱着眉头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办法,只要是在中秋月圆之夜突袭祭坛封印,贫道纵是一死也不能让这四方大妖破印而出为祸人间。”廖凡一脸大义凛然,似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概。

“道长高义,还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我们必定全力办到。”季先生听完廖凡的话敬佩之色油然而生,什么是高人?这就是高人,深明大义,为人类死不足惜。在想想国内的一些所谓佛道高人,哎……。

“要求还是有的。”廖凡听到季先生这么说了,顿时大喜,他等的就是对方的这句话,不过表面上还是装的非常沉稳。

“道长请讲。”

“对付人多势众,虽然大多数只是一些普通的野生,但贫道一个人对付那么多妖兽实在有些分身乏术,所以这些外围的野兽就要交给你们出来了。”廖凡毫无心理负担的说出这番话。

“嗯,普通野兽当然没问题,如果像那只金钱豹一样的妖怪数量太多的话我们也无法解决,尤其是在边界争议地区,军队调动太多肯定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季先生略微思考后说到。

“嗯,这个你们放心,像金钱豹这般修为的妖兽最多不超过九只,数量最多还是一些普通野兽。”廖凡语气很坦然。

“还有九只妖怪?嗯,道长稍等下,我们商量下。”季先生先是一惊,随后思考片刻,便和身边的人一起出了病房。

季先生一众人出了病房后,廖凡嘴角微翘,便闭目查看自己的身体和众灵兽的情况。

廖凡的身体并无大碍,两只脚上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只是真气消耗太大,到现在才恢复了一半。至于众灵兽虽然都在沉睡状态,但他们都没生命危险,这让廖凡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们活着一切都好。

就在廖凡稍稍松一口气的时候,忽然,这是……,眉心处,炼妖壶内淡淡白气溢出,虽然这白气很淡很淡,但廖凡还是能感觉出来这是灵兽的气息,这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尤刚烈被炼化后产生的东西?哎,对了,《万器志》里应该有着东西的介绍,而且金蝉子也说过自己可以使用洞府空间了,于是廖凡闭目,心念一动,瞬间他出现在了大槐树的洞府内,还是熟悉的场景,在洞府的一角放着几个包裹,这是廖凡之前在镇上买的那些东西。

万器志,万器志,廖凡在一对玉简内翻找一凡,不一会,找到了,《万器志》我倒要看看这炼妖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打开玉简,这玉简只有十片,廖凡眉头皱了起来,这十片玉简这写的下一万种器物的介绍呢,不过管了,先打开看看,果然,打开万器志后,上面全是一些玄之又玄的符文,并没有任何文字,这……是怎么回事,廖凡顿时脑袋大了起来,本以为得到万器志就能从中了解到炼妖壶的来历和用图,没想到结果是这样子,不过从这些复杂的铭文中廖凡还是看出了这玉简的不凡,廖凡叹了一口气,现在只有等金蝉子醒来问问他了,想来也只有他或许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在廖凡病房外的一个客厅中,一群人坐在沙发上,他们一个个面色凝重。

“一号,我觉得这个一凡道长的话不可信。”一位将军说到。

“哦?怎么说?”季先生疑惑的问道。

“就是因为他不顾一切要镇压那所谓的四方大妖,而还说的那么义无反顾、大义凛然,哪怕牺牲自己也不足惜,事出反常必为妖。我怀疑这个人就是个骗子,更本没什么四方大妖,没有封印法阵,更没有什么大劫,这一切都是这个人的谎言。”这位将军说到最后越说越声音越大,像是在怒吼但更像是给自己打气。

“陈将军,请你冷静下。”季先生看见这位陈将军的情绪有些不可控制,顿时冷声说到。

“呼……。”陈将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接着道“我要说的话说完了。”

季先生对他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你们谁再说说别的看法。”季先生环视众人说道。

现场沉默了好一会,一个西装男子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

“咳咳,一号,我的看法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期无,况且张天师已经确认这位一凡道士是比他高的大能,而且之前的战斗场景我们也都看到了,一个豹子妖就让猎鹰特战队全军覆没,这只特战队的战力我想就不用我来介绍了,一个猎鹰特战队足以对抗一个整编团,但是这个一凡道长却对付了两只这样的妖怪,所以我认为这是骗子的几率极低,另外我们只要做到下面这几点,哪怕他真的是骗子他也得不到任何好处,第一,不在任何公众场合承认他的一切,第二,不给予他任何有关证明,第三,不与他签订任何合同,第四,部队可以暂时听他命令,但是必须在我们严密的监视下,部队不能对任何人类出手,不得跨越国界线,不得暴露在群众面前。只要坚持这四点,就算他是骗子也能怎么样。”

“嗯,我觉得二号说的很有道理,就按二号说的这样去做,你们觉得怎么样?”季先生点头同时也认同二号的说法。

既然一号都同意了,那在座也没什么意见,纷纷点头同意。

就在这时。

“紧急报告。”

一个卫兵紧急敲了下门,也不等里面的人出声径直走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二号眉头问道。

“报告首长,监控室说医护士里的人消失了。”卫兵敬了一个礼说道。

“什么?消失了?”顿时在做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都别慌,我们进去看看。”一号一句话顿时让众人安定了下来。

“那个人什么时候消失的?”一号对卫兵问道。

“十三点十七分二十一秒,突然消失的。”说完卫兵又看了看表“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分十一秒。”

“我知道,你通知警卫团一级戒备。”

“是。”卫兵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走了出去。

“走,我们去看看这位一凡道长到底在搞什么。”一号说完也不待众人答复直接跨步先行。

在座的众人一个个面面相窥,既然一号都去了,自己能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