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两箱灵液

猪豪三沉睡了,连金蝉子师叔都休息了,廖凡也打算打坐修炼,可就在这时,发现猪豪三留下的那堆屎尿严重影响了他的心情,于是他抬头看了看床前对面的摄像头,用手指了指那堆污秽之物,意思不明而喻……。

………………

监控室内。

“二号……。”

原本寂静的房间内,被这一声突兀的“二号”给打乱了。

“啊?什么事?”原本还沉浸在屏幕里那个人来带的种种震惊之中的二号,似乎还没回过神来,这突兀的一声将他拉回到了现实。

“目标人物要我们去打扫卫生。”监视器前的工作人员说到。

“哦,那就派人去吧。”二号淡淡的回了一声。

“是。”

“周教授,对于刚才发生的事,你怎么看?”

相对于二号而言,今天刚刚调过来的周教授完全惊呆了,这是什么?空间技术?一头红毛野猪?这野猪少说上千斤,那个人是怎么做到的?他刚才又喂那只野猪吃了什么东西?一系列无数的问题在他脑海中产生。

“周教授……。”二号见周教授没有回应,于是又叫了一声。

“什……什……什么?”回过神来的周教授说话都有点结巴。

“我说,对于刚才发生的事,你怎么看?”二号还是很耐心的重复了刚才的问题。

“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不是魔术,也不是幻术,刚才那只野猪留下的粪便我需要进行化验,另外,将这一切所有的资料和视频我都要一份,包括他第一次的出现,还有那次的战斗的资料,就连他说过什么话,这一切我都要。另外我还听说你们在那次战斗中缴获了无数的动物尸体,尤其是一只三十米长的青色巨蛇和一只三米高的金钱豹,我需要他们的尸体……至少也要他们的血液样本。”回过神来的周教授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这些都没问题。”二号没有任何犹豫,点头答应了周教授的要求。

“那好,我先回我的实验室,尽快将那些粪便送过来。”周教授临走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监视器,内心暗道:我一定会挖出你全部的秘密。

时间又过了三天,在这三天里,监视器里的那个人安静了很多,再也没做出那些神奇的事情,每天除了在那打坐,就是吃饭,而且只吃素食。

在这三天里,大狗、白狈相继醒来,就连青牛也在第三天下午醒了过来,廖凡把金蝉子、妖修为、修为丹、灵气、灵液等事情都一一讲了一遍,大家听的既兴奋又紧张,尤其听到猪豪三吸食妖修为、吞噬修为丹的时候,更是一个个羡慕无比,当听到猪豪三屎尿其流昏死过去的时候,又想笑又有些纠结,纠结要是将来自己有机会吸食妖修为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和猪豪三一样屎尿其流呢?那自己是吸还是不吸呢?哎!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金蝉子师叔这几日一直没有动静,既然他不肯开口说话,或许……是在做自己的事,廖凡也就没打扰他。

廖凡住进这房间的第四日,上午,廖凡刚吃完早饭,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体内的真气也全部充盈起来。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按理说以华国的底蕴,弄些玉石融化,再压缩气体,应该是很容易的事,三天时间完全足够了,廖凡打算再等一天,如果今天晚上再没有消息,廖凡就决定闪人了,到时候如果人类让自己走也就罢了,大不了自己去找人帮忙买玉石炼灵液,如果他们不让自己走……说不定要大打出手,虽然这不是廖凡所想看见的事,毕竟还指望借助他们的力量再入藏南森林,但是相比华国的帮助而言,自己的自由才是最重要的。他可不想自己被当小白鼠养,说不定哪天就被切片了。

就在廖凡胡思乱想,左右为难的时候,咚咚咚,门响了,廖凡当即精神一震。

“进来吧。”廖凡的声音很淡定。

“一凡道长,东西准备好了。”丹巴依旧是穿着那一身西服,非常恭敬的站在门口。

“哦,一共有多少?”廖凡淡淡的随口问了一句。

“嗯,我们一共用了两百吨的玉石,大部分是加工后的边角料,我们将这些玉石先在真空中加热融化,然后将得到的气体再加以压缩,最终获得了两千斤这种液体,不过这种液体的密度很高,相比水银的密度还高出很多,一立方米的液体重一千斤,一共两立方米液体,这些液体在空气中只能保持六个小时左右,不过在真空环境中却可以一直保存,我们已经这两立方米的液体装在了两个真空金属的容器中。”丹巴说完,对着身后招了招手,两个金属大箱子被两个士兵推了进来。

“咚~!”“咚~!”两声巨响。

廖凡看着眼前两个大箱子,顿时心血来潮起来。

“师叔,快醒来,灵液送来了。”廖凡激动的向金蝉子传音道。

“老夫早就醒来了,快,你打开一个箱子,老夫来看看。”金蝉子的声音带着一些激动。

廖凡听了金蝉子的话,也不多问,直接下床,走到一个大箱子面前,箱子上方有个把手,应该就是门把手。

廖凡也不啰嗦,直接走上去拉着把手要把它先开,可这一用力……嗯?这么重?拉不动?

“一凡道长,这里面是真空的,需要先放气进去,之后才能打开。”说着丹巴手上拿着一个空心金属小棒,缓步走了过来。丹巴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心想这回总算看到你吃瘪的样子了,不过想归想,面部表情还是强烈的抑制住了。

廖凡听丹巴这么一说,顿时满脸通红,这次糗大了,不过幸好廖凡是背对着丹巴的,但是这也不能这样干耗着,任由丹巴在自己面前把箱子打开啊,那自己面就真的丢大了,摄像头背后肯定有一大帮人看着呢。

廖凡的手还放在箱子的把手上,他动作完全僵硬了,这松手不好,不松手也是不好,最后,廖凡一狠心,咬了咬呀,拼了。

“不必了,这个小东西还是拦不住贫道的。”廖凡淡淡的对丹巴回了一句,随后深吸一口气,单臂运气,顿时整个胳膊胀大了一倍,整个手臂上面青筋暴起。

“九牛之力”廖凡大喝一声。

“啵”的一声就像开酒瓶的声音。

这个真空金属箱就这样被廖凡用蛮力掀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