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道教来人

车是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至于什么牌子、什么型号的廖凡这个土鳖就不认识了。

廖凡做在后座,张局长在前面开车,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廖凡只是随便应付两句。

“咦?一凡道长,后面有一辆车一直在跟着我们。”忽然张局长惊异的喊道。

“嗯?”听到张局长的话,廖凡也是一震,有人跟踪?貌似自己没什么仇家啊?难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想到这廖凡当即回头看去,果然,一辆白色的轿车一直跟在廖凡的背后,而且还不断在闪着登,时不时的还响起喇叭,看着意思好像是要廖凡停下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廖凡运起通灵之眼这么一看,顿时满脸的古怪,原来开车的是一个道士,车上做的几个人也都是道士打扮,只是他们的道袍不打一样,看他们的气息修为都在练气三四层的样子,前面开车的那个修为气息隐隐的有突破五层的迹象。

“张局长,靠边停下,看看他们要做什么。”廖凡吩咐到,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来意是什么,但是能看出他们没有恶意,即便这几个道士真想对廖凡不利,就凭廖凡现在的修为,嘿嘿……。

车子终于停下来了,廖凡下车,后面的车上也下来五人,五个道士服饰各不相同,但是年岁却差不多,都是四十来岁的样子。

“贫道正一派张天阙。”那个开车的道士,也是这五人领头之人,见到廖凡第一面手掐太极阴阳子午决开口道。

“全真派马华。”

“茅山派余男。”

“崂山派秦雨。”

“武当派刘一祯。”

“闾山派方俊。”

“见过廖凡道长。”

见这五个道士行的礼节,廖凡顿时呆了,这是什么礼节?自己不会啊,难道自己现在就要被暴露是假道士?实在不行廖凡硬着头皮对五人拱了拱手,说道“贫道一凡,无门无派,自师祖起便一直居住在深山之中,很少有出世的,不知几位道友找贫道有何事?”听到廖凡这么一说,五人的目光顿时一亮,也没在意廖凡行的礼节到底对不对。

“哦,这样啊,一凡道长这是要到哪里去?”张天阙迟疑一下后问道。

“是去见一个人。”廖凡说道。

“那我们与道长一同前去,我们到车上详谈。”

“啊?可是这车做不了这么多人啊。”廖凡又是一惊,这是什么情况?

“不碍事,只有在下与道长同行,其余四位道友在后面一辆车里,来,走走走。”张天阙说完也不等廖凡言语,自顾自的钻进车里了。

廖凡无奈,既然人家已经进去了,自己总不能再把对方丢出了不是?

“张局长,我们走吧。”说完,廖凡也跟着进去车内了。

汽车缓缓的再次行驶。

“张道友,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廖凡深吸一口气说到。

“嗯,敢问一凡道长,何为道?”张天阙正色说道。

“自然。”廖凡张口就说到,别以为这里面有什么高深的意思,廖凡也没真正做过道士,也没那么高深的体悟,但是‘道法自然’这句话还是耳熟能详的,当张天阙问廖凡什么是道,他就脱口而出‘自然’。

“自然,不错,看来一凡道长果真是传承道始。”张天阙一脸恭敬。

“道始?”廖凡有些疑惑,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传承道始?。

“什么是道始?”廖凡好奇的问道。

“哦,这我倒是忘了,一凡道长一直未出世,当然不知道道始,这道始之称,其实是我们这些外世之人的称呼,据奠基记载和前辈的口口相传,修道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出现了,远在三皇五帝时期就有了,直至东汉张道陵,也就是小道的先祖,才开始分为门派。这先秦之前的道法传承我们都称之为道始,道之起始,是最早最纯正的道,然汉代之后随后整个道教划分各门各派,虽然道教在这其中也有辉煌过,有落寞过,但至直到现在,道教势微,连续数百年,华国现在的第一大教居然是外来的佛教,眼看我道教没落,小道和其他几派道友虽有心整合道教,让道教一统,再创辉煌,奈何道教分裂已久,要整合谈何容易,虽然现在教内有几位前辈高人,但是他们都早已打上了各自门派的烙印,不适合做这教主一职位。”张天阙说道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哦,那与贫道有何干系?”廖凡隐隐猜到了什么。

“其实小道见过道长的神通,尤其那一手袖里乾坤当的是出神入化!”

“袖里乾坤?等等,张道友在哪见过贫道?”廖凡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张天阙,确信自己真的没见过,有些吃惊的问道。

“是这样的,小道忝为华国内阁顾问,有幸在那处基地视频中见过道长,只是一直无缘相见。”

“哦,原来如此。”廖凡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在那处地下基地监视器中做的事情对方都见过。

“廖凡道长既然是我道教一员,又是道始传承,道术更是斐然,而且道长一直守护藏南封印,可见道长乃正义之士,这复兴道教,统一道教的道教之主非廖凡道长无人可为。”张天阙说完,一脸期盼的看着廖凡。

听了张天阙的话,廖凡满脑子的黑线,让自己这个刚当个把月道士的人去统一道教?做道教教主?廖凡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虽然自己一直忽悠人,而且忽悠的基本没露什么马脚,但是让他去忽悠一群老道士,那是万万不能,人家随随便便说两句专业用语自己就不一定能听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故自己真的能统一道教,做这道教的教主,哪怕只是挂名,这其中的利益无需多言,自己也拥护一份不俗的力量,只是这……。

张天阙说完话后就一直盯着廖凡,见廖凡低头沉思,也不言语,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知道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没有大魄力、大意志、大神通,是无法统一道教的,此刻他的内心无比忐忑,眼前这个鹤发童颜的一凡道长无论身份、资格、神通、能力,都是最合适的人选,这也许就是迎来道教蓬勃生机的一个契机,最后一个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