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大德浩然宗

“金蝉子师叔,对于此事您怎么看?”廖凡一时拿不定主意,于是暗自寻找金蝉子。

“嘿嘿,这么好的事,还需要考虑?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能集众人的力量与资源助你修炼,那可比一人独自修炼速度快的多,如果你做了道教的教主,那修炼资源还需要你自己去操心吗?一个命令下去,下面的人给你弄的妥妥当当,你只需要安心修炼便是了。”

听金蝉子这么一说,廖凡当即内心一动,是啊,如果真是这样子自己可以节省不少时间,而且遇到什么事自己也不需要一个人扛着,想到这里,廖凡便有了主张,抬起头看着张天阙,淡淡一笑。

“贫道一向闲云野鹤散漫惯了,实在不适合去管理一教事务。”

听廖凡这么一说,张天阙当即神色一暗,旋即想要开口劝说,却被廖凡摆了摆手打断了。

“虽然贫道不适合管理教务,但是作为道教门徒,道教兴衰我等教徒都当竭力维护,这教主一职贫道可以应承下来了,但教务琐事贫道就不去理会,除非出现大事,或者有强敌来袭,否则贫道不会出手的。”

“啊?好好好。”张天阙见廖凡居然答应了下来,一口连续道出了三个好字,然后有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又继续到。

“我教现有三杰,分别是龙虎山的张敏、茅山派的马淑全、全真派的钱一,这三人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虽然道术平平,但是在世俗界还是混的不错的,既然一凡道长不愿打理教内琐事,可以委派他三人为外门长老,负责处理教外的世俗事物,另外我教还有二老,分别是龙虎山的张举、武当的周正,二老都年过六旬,道法非凡,本来这二人是教主的候选,现在这二人可为副教主,平时协助一凡道长打理教内琐事。”

听张天阙这么一说,廖凡觉得此事可行,但隐隐的觉得他是在做某种利益的分配,龙虎山、茅山、全真、武当,嗯,廖凡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也不当即点破,反正他现在要是资源,至于他们的那些利益的划分,只要不影响到他,那就随他去吧。

“嗯,此事大善,可以为之。”廖凡微笑答应道。

听到廖凡同意了,张天阙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是新立的教派,那可想好名称?”。廖凡忽然想起旋即开口问道。

“哦,就以道教为名。”

“道教?”廖凡眉头微皱。

“可有不妥?”

“嗯,太局限了,众所周知,我华国有三大教,佛、道与儒,三教之中儒教以亡,道教势微,唯独佛教大兴,但却是外来教会,佛家讲究的是克己戒律,不婚不育,这与我华国的道教万法自然、儒教的百善孝为先,无后为大,格格不入,甚至冲突,现在既然儒教已亡,我们道教就要扛起华国本教的大旗,老子与孔子不光都是圣贤,而且都是有大智慧的华国人,道不可以末,儒也当兴,所以贫道认为这新教派的名称就叫做‘大德浩然宗’。”

“大德……浩然……。”张天阙细细咀嚼着廖凡说出的名字,忽然眼前一亮。

“好名字、好气魄,请容我回去与二老及诸位道友商量一番,道长留个电话,我们这边商量好一切细节之后再联系道长。”

“电话?这个……贫道还未有。”廖凡神色略显尴尬。

“那个张道长,您留下我的电话,一会我给一凡道长买一个手机,到时我再把号码告诉您,呵呵。”就在这时在前面一直开车默默听着廖凡他们谈话的张局长忽然开口到。

“不必这样,我这边有名片。”说着张天阙从袖中掏出一张金色的名片递给廖凡。

见张天阙递给了廖凡名片,没给自己,张局长讪讪的笑了笑。

“龙虎山正一派,掌门张天阙,电话137......”

廖凡接过名片大概的瞄了一眼,旋即将它收入洞府空间。

“好一手袖里乾坤,佩服佩服。既然事情已经谈妥,那我就在这里下车吧。”

一个小时后……。

“一凡道长,到了。”

廖凡下车,抬头看了看,这是一座孤立的大厦,约莫有五十层左右,大厦的周边没什么建筑,有的只是一片片树木、果园,这应该是郊区。而这座大厦也不像其它地方人来人往,门口连个人影也没有,但是地上、墙上很干净,廖凡跟着张局长走向大厦门口,可玻璃门依旧是关着的,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当张局长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卡片对着门口的摄像头晃了晃,玻璃门这才打开。

廖凡随着张局长进去后一直做电梯到了40层,这才停了下来。

“一凡道长,楚总的房间是4015,我就不进去了,道长您自己敲门就行。”张局长站在电梯门口停下脚步,开口说道。

“哦?那好吧,贫道这边谢谢张局长了。”廖凡微微稽首说道。

“不敢当,应该的,应该的,这是我的名片,您有事直接打电话找我。”张局长向廖凡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那就有劳张局长了。”

张局长乘电梯离开后,廖凡这才不急不慢的找到了4015房间,略一呻吟后叩响了门。

“咚咚咚。”

过了几秒门被打开,开门的那个廖凡还眼熟,就是那个被拗断胳膊的壮汉,看样子他的胳膊已经好了。

“一凡道长,请进。”壮汉显然是知道廖凡要过来,开门之后见到廖凡也不觉得惊奇,自行的将廖凡引领进屋。

“一凡道长来啦,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楚天易爽朗的声音迎面而来,中气十足,听声音就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非常健康。

“楚先生说笑了。”廖凡微笑稽首。

“不是说笑,是真的应该亲自去接你的,但是……这场拍卖会无不得不参加。”说到这里楚天易神色一暗。

“哦?此话怎讲?”廖凡也被吊起了兴趣。

“来,我们这边做,尝尝我这雨前龙井。”

廖凡顺着楚天易走进内屋,在一张黑色沙发上坐下,沙发的对面是一面占据了整个墙壁的红色窗帘,窗帘的关着的。

“这次拍卖会是由国际上四个最大黑帮组织的,所有的拍卖品都见不得光,但碍于某些原因国家不适合现在就对他们出手,而这次的拍品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国宝、奇珍异品,其中就有我华国的隗宝,书法第一帖,兰亭序。”

“什么兰亭序?”廖凡骇然。

“兰亭序不是说早已遗失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哎,这说来话就长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兰亭序绝对是真品。”楚天易肯定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