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生机回春术

“那个道士被x武器命中,不过应该没受伤,而x武器对他也没多大作用,最后他在逃离的时候还顺道杀死了黑人马克。”

“黑人马克?就是那个拍卖场的安保首领?”

“就是他。”

“死的好,这些事按惯例处理吧,既然兰亭集序没有落到外族手里,这好歹能让我们保留了一丝颜面,等监视画面送过来确认了那个道士身份后,如果真的是一凡道士,我知道他会去哪,到时我去和他谈谈看,如果能将兰亭集序给国家保管,美利坚那边就有乐子了。”

………………

话说廖凡一路飞遁出去数十里后,在一处果园里停下,此刻他身上的钢化之肤已经被腐蚀的千疮百孔,但是让他安心的是钢化之肤下面一层的石化之之肤完全没有受到一丝伤害,好像这绿色腐蚀粘液完全对石化之肤起不了一丁点作用。

“咦?这东西貌似对石头无用。”廖凡之前紧张的心情顷刻淡定了不少,他左右看看没人,顿时一个闪身出现在了洞府空间。

“猪豪三,收了你的钢化之肤吧。”廖凡有些不悦的说道,今天要不是里面还有一层石化之肤说不定要吃大苦头了。

“是,少爷。”猪豪三的语气有些失落,今天本来是想在少爷面前展示下新进价的能力来拍拍马屁的,可是马屁没拍好全拍在马蹄上了。

猪豪三收起钢化之肤后,廖凡将身上的绿色粘液全部收集起来,又走出洞府,在碧水潭边上找了一块石头,用赤火剑掏了个石碗,将绿色粘液放了进去,大概又大半碗的样子,直到这时廖凡才撤去石化术。

“师叔,您说这颗蛋是圣兽?”廖凡盘膝做在地上,拿起那颗楚天易拍给他的恐龙蛋问道。

“不错,这颗蛋是一只圣兽所生,我能隐隐的感觉到他的气息,虽然他的父母是圣兽,但是它一出生却只是开灵期,只不过它在修炼的时候直到圣兽那个层次都没瓶颈的,也就是说如果你那个残破的炼妖壶能提供给它足够的妖修为它可以在顷刻间突破到圣兽层次。”

“顷刻间就能突破到圣兽?”廖凡瞪大了眼睛。

“嗯,不错,不过你小子可别高兴的太早,这个世界已经是灵气枯竭,成点气候的灵兽几乎没有了,你要想猎杀灵兽获得妖修为提升它的修为到圣兽级别,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金蝉子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这样啊。”廖凡有些失落。

“师叔那这只蛋要怎么孵化?它现只是个蛋,我没办法喂它血灵丹,也没办法将他变成我的护身灵兽。”廖凡忽然抬起头说道,他已经想通了,先将这只蛋变成自己的再说,至于今后的事今后再说。

“血灵丹?呵呵,那东西对圣兽血脉后裔无效的,只对灵兽级别的血脉才有效。”金蝉子轻笑道。

“什么?对圣兽血脉后裔无效?那……那这只蛋对我来说没用了?”廖凡吃惊的问道,同时也感到疑惑,既然这只蛋对自己没什么用那金蝉子为什么示意自己要得到这只蛋?莫非……难道是金蝉子嘴馋想尝尝圣兽蛋的味道?

“如果是已经孵化了的圣兽后裔,那自然是对你无用的,说不得只能杀来吃肉,但是这是一只卵,那就另当别论了。”金蝉子略带神秘的说道。

“哦?还请师叔教我。”廖凡忽然眼睛一亮,神色恭敬的对金蝉子请教道。

“呵呵,你既然叫我师叔,也罢,老夫叫你便是,说来也是你小子运气好,这枚圣兽卵已经极度虚弱,估计要不了多久也会像他的几个兄弟一样死亡,不过这样一来到时便宜了你,这虚弱的圣兽卵已经进入假死状态,没有足够的机缘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孵化了,进入假死状态的兽卵他的精神也是极度虚弱,这样就给了你可乘之机,你首先需要用你的精血激活它的生机,并且让它吸食你的精血,老夫再在一旁以秘法干扰其精神让其忘记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记忆,就如一张白纸,第一个笔迹就是你的精血,他的体内沾染了你的气息,就连血脉里也会沾染你的精血,加之动物出生第一眼的本能,老夫有很大的把握让其以为你是它的父亲,只要你在他出生之后与其打好感情基础,将来就算它知道了一切也不会背叛你的,不管是灵兽还是圣兽亦或者是神兽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重感情、重承若。”

听了金蝉子的一席话,廖凡眉头微蹙,他本能的对欺骗感情的事有些反感,虽然他之前也忽悠过不少人,但那丝毫没带感**彩,现在要自己用感情去做欺骗的是……廖凡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如果不按金蝉子说的做,那真的没别的办法了,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这枚圣兽卵一步步迈入死亡?

“你不要对此有什么记挂,即便这只圣兽后裔将来知道了一切它也不会记恨你,它只会更加感激你,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那它就不会活下来,我们这些灵兽和人类不一样,我们懂得报恩,你就它一名,它就会守护你一辈子,甚至是你的儿子、孙子、徒弟……。”金蝉子说道最后声音变的越来越小,像是触及到了它的一些回忆。

“好,我听师叔的,只是……只是师侄的精血、寿元被师尊吸走了一半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了,至今也没补全,我是怕……万一一不小被这圣兽卵吸成人干了。”廖凡有些弱弱的说道,他确实是有点怕了,这枚圣兽卵肯定是饥渴难耐,急需精血补充,在说了它现在是在成熟状态,万一一不小心忘记多吸了两口说不定自己就挂了。

“嗯,此事老夫早有计较,老夫这有一独门秘术,名为,生机回春术,就是为人恢复亏损寿元、精血的,你且坐好,意守丹田、抱元归一,老夫先帮你恢复精血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