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落,枫叶残。千古训,也无憾。转折千百年,挥手挽珠帘。花开梵音寂,谁舞画中仙?”

“这是……。”廖凡骇然,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非常的轻柔,就在廖凡将内力注入兰亭集序的时候在他的耳畔忽然出现了这个声音,曼妙的声音让廖凡都听醉了,他忘记了现在做的事,忘记了自己忘记了……。

此刻的廖凡面露茫然,但他在这茫然之中不自觉的将体内的大量真气不计成本的全力灌输到兰亭集序当中,蓬勃的真气咕咕而出,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好好的兰亭集序的中央忽然飘出一方手帕,火红色的手帕,手帕上绣着几行诗句,诗句的下方没有落款,只有一个舞剑的女子,女子身材婀娜,英姿飒爽,唯独看不清他的面庞。

“少爷……少爷……。”老猫暗道不妙,该死的怎么又出状况了,少爷再这样不要命的输出真气,说不定就要力竭而亡,想到这里,事不宜迟,老猫赶紧的按照之前的约定,抡起猫爪,一爪子下去就将廖凡手中的兰亭集序和那方手帕打飞。他才不管什么古董、真迹,在他眼里廖凡才是最重要的。

“好美……。”兰亭集序被老猫打飞后廖凡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恢复神智,依旧目光涣散,不过倒也停止了真气的输出,此刻的廖凡双目自自的注视着前方,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少爷……少爷……。”老猫一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将廖凡叫醒。

看样子只能用这招了,老猫咬了咬牙,张开嘴对着廖凡的胳膊就是一口。

“好美……好……啊!”廖凡终于在疼痛的刺激下恢复了神智。

“少爷……你没事吧?”老猫担忧的问道。

虽然廖凡被疼痛刺激醒了,但是他的大脑依旧有些迷糊,他赶紧的使劲的晃了晃脑袋,以摆脱这种模糊的状态,随后稍微感受了下体内真气的状态,居然一下之少了十之七八,廖凡大惊,要是再这样持续个一两分钟说不定自己就要变成人干了。

“放心吧,我没事。”廖凡做了一个深呼吸,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到,他不想让老猫过于担心。

“少爷你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你说什么东西好美?”老猫见廖凡是神色虽然有些萎靡,但除此之外也无其他不妥之处,这让他顿时安心不少。

“我看见了一个女子……好美的一个女子。”廖凡说到这好似想起了什么,神色再次迷茫了起来。

“少爷……少爷。”老猫见廖凡又开始变的迷茫,感觉的出言喊道。

“放心,我没事。这兰亭集序内藏着一方手帕,手帕中封印着一个红衣女子,看样子也要等金蝉子师叔苏醒后才能一探究竟。”

老猫点点头深以为然。

廖凡将那方红色手帕捡起。

“剑花落,枫叶残。千古训,也无憾。转折千百年,挥手挽珠帘。花开梵音寂,谁舞画中仙!”廖凡不自觉的读起了手帕上的那首诗。

这就是刚才那个女子念的这首,看着诗句下面的舞剑女子,廖凡的大脑再次的开始模糊,他赶紧收敛心神,回到屋内将手帕放在了石床上,不再多看一眼。

廖凡在洞府空间休息了两天,在这两天期间他忽然发下在洞府内还有两个蛇皮口袋,这是廖凡第一次出藏南丛林的时候买的,里面有面饼、脱水蔬菜和大量的蔬菜种子,于是廖凡和众灵兽就有事情做了,他们先是将树屋外乱七八糟的杂草乱石清理了一片区域,青牛犁地,大狗和猪豪三刨坑,老猫和白狈则将一颗颗种子丢进它们刨好的坑内,廖凡负责浇水,就连青翼也跑过来帮忙。

第三日廖凡突兀的出现在一片果园内,青翼由于不是护身灵兽无法封印体内,只好将他留在洞府空间的碧波潭内,好在他蛮喜欢这地方了,为了不让它觉得孤单廖凡出来将老猫封印在体内,其他的几只灵兽都留在洞府空间陪它。

廖凡左右看看,四下无人,这才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右手一翻一个手机出现在手指,左手一翻又是一张名片,将手机开机后,接连有十几条短信,短信内容无非是问廖凡在哪里,情况怎么样,是否已经安全脱身。

“楚先生,嗯,是我,东西已经到手,嗯……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什么?卫星定位?哦,好的,我等着。”廖凡挂完电话又将手机和名片放到了洞府空间内。

一刻钟之后,在廖凡迎面行来了一辆黑色商务车。

“哎呀,一凡道长,你可是让我担心死了,你不知道,你在那边弄出的动静几乎惊动了全世界各个国家的高层,敢在德士佳拍卖会杀人抢宝,并且安然走脱的你是第一人啊,来,我们先上车。”楚天易一见到廖凡就开始了滔滔不绝,将廖凡迎上车后他又开始讲述起了廖凡走后发生的事。

“你走了之后,华**队就将这部包围了,并且派出了生化部队像是在搜寻什么,听说德士佳的安保对你使用了一种非常厉害的化学武器?”

“嗯,那确实是一个蛮厉害的武器。”廖凡神情淡然,好似完全没将楚天易口中的化学武器当一回事。

“何止蛮厉害,我听说着东西只要有一滴没有及时回收就可能酿成一场大灾难。由此可见一凡道长是道术高深啊,佩服,佩服。”楚天易见廖凡不以为然,当对他的实力再次刮目相看,佩服的五体投地。

“楚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廖凡见车开了一段时间,于是打断了楚天易的恭维。

“哦,我想一凡道长这几天一定是累了,所以想带道长我的庄园去休息两日。”在楚天易看来,廖凡这几天一定是在东躲西藏中度过的,肯定是非常疲惫了。

“休息就不用了,我们直接去古先生的府邸吧,我答应别人的事已经拖的够久了。”

================================================

ps:有人在看么?我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没有月票,没有红票没关系,我希望能看到你们的留言,让我知道,你们在,你们在看我的写的洪荒巨兽,如果没有人看了,那我写的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