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在一座独立三层小楼停了下来。

“古月生虽然已经从华国一号首领退了下来,也不再过问国家的事务,但是在他的住宅的周边还是属于军管范围,虽然我们看不见,但是这周边的肯定埋伏着狙击手。”楚天易下车前跟廖凡交代了一句,他怕廖凡不小心惹出什么麻烦。

“看不见吗?”廖凡不经意间将目光往右侧的一颗树上扫了扫。

楚天易和廖凡下车,走到了小洋楼大门口,门自动打开。

小楼的门自动打开后迎面走来了一个三十几岁的壮汉,壮汉体型壮硕,壮的就像一头熊,穿着一件白色汗衫,。

“楚总你终于来了,首长已经在等你们了,想必这位就是一凡道长了?一凡道长最近弄出的动静可不小啊,着实在那些人的脸色狠狠的抽了一巴掌,痛快,哈哈。”大声爽朗道,行动举止很是随意。

“呵呵,古团长别来无恙啊。”楚天易一见对面来人顿时笑了起来,赶紧走过去与对方握手。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古震天,古先生的侄子。这位就是一凡道长,想必我就不多加介绍了,你们知道的东西应该比我多。”楚天易将廖凡和古震天互相介绍。

廖凡对古震天微微稽首,顺便悄悄的使用了通灵之眼,赫然发现这个古震天的身体精血充沛,体魄雄壮,如果廖凡所料不差,这古震天定是一位武道高手。

“一凡道长的大名这两天可是如雷灌耳啊。”说着古震天就伸出手要和廖凡握手。

“古团长说笑了。”廖凡轻轻一笑,同样也伸出手与古震天的那双蒲扇大的手握在了一起。

“咯吱咯吱……。”

仅仅是十几秒古震天就是满头大汗,整张脸也涨得通红。

“古……古某服了。”古震天咬着牙说出几个字,他本来是想试探一下这个一凡道长是浪得虚名,还是货真价实,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不想自己的叔叔收到欺骗,被耽误了病情,如今这么一试探,发现这一发道长的手就像石头一样,哦不,就像老虎钳一样,钳的自己整个手臂都麻木了,要是自己再晚认输的十几秒说不定自己的整个手掌都废了。

“一凡道长果真是非凡,里面请,首长在客厅等着你们。”古震天甩了甩发麻的手臂,将廖凡和楚天易请了进去。

廖凡和楚天易跟随着古震天穿过了一个小花园进入到了小楼内部。

“报告首长,人到了。”古震天站在门口喊道。

“震天啊,跟你讲了多少次了,在家里不要这样子,要叫叔叔,再说不也不是什么首长了,要是让有心人听到就不好了。”一个六十几岁的小老头,带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运动服,样子很是和蔼。

“呵呵,习惯了,习惯了,叔叔,人到了。”古震天抓了抓脑袋憨笑道。

“那就赶紧请人家进来吧,一天到晚做事都不动脑子的?”古月生有点生气的教训道。

“是,首长。”古震天立刻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哎,罢了,罢了,你这一生就是做军人的命了。”古月生连连摇头叹气道。

廖凡和楚天易走进了小楼的客厅,整个客厅布置的古意盎然,太师椅、木案几、清油灯、墙上挂着几幅字画,看落款赫然就是古月生。在这间客厅内几乎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的东西。

整间客厅都充满了浓重的墨水味,不过……初了墨水味廖凡似乎还闻道了其他的味道,于是他运用了万里追踪鼻,只是这么轻轻一嗅,他的顿时眉头就邹了起来。

“古老先生别来无恙啊。”楚天易见到古月生立刻就上前伸出手。

“楚天易,哈哈,你小子也老了。”古月生哈哈一笑,与楚天易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没想到,古老先生还记得我啊。”楚天易诧异的说到。

“你小子当年在那次全国大会上提出的意见可是有点超前了。”古月生一口道出了原委,证明自己是真的记得对方。

“哎呀,古老先生的记忆力当真的惊人啊,来,我来介绍下,这位就是一凡道长。”楚天易夸赞了一番后,也不忘记正事,旋即引荐了廖凡。

廖凡见了古月生后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只见他的目光的金光连连闪动,将古月生从头到脚前前后后看了个遍。

古震天站在他身后,楚天易则站他他的右侧,所以这两人都没发觉异样,不过古月生可是站在他的正对门,见楚天易介绍了廖凡,当即就看向了他,可当他的目光与廖凡的目光一对视,顿时就是一惊,不过多年上位者的经历,并没有让他的惊讶表现出来。

“一凡道长……一凡道长?”楚天易见廖凡没反应,感觉用手轻轻拍了拍廖凡的后背。

“啊?哦,古先生。”廖凡被楚天易这么轻轻一拍当即回过神来,当即收敛了眼中的精光,对古月生行稽首礼。

“呵呵,一凡道长。”古月生也向廖凡拱了拱手。

“来两位请座,震天……算了,你笨手笨脚的,阿花,来帮客人沏茶。”古月生先是对古震天喊了一句,但是看见他那体格,旋即就放弃了,转而对门口喊了一句。

“听说古先生身体略有不适?不知道有何症状?”廖凡做下,当即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哦,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最近一两年腰酸腿疼,可能是人老了,身体也生锈了。”古月生说完谈了一口气。

“腰酸腿疼,不是什么大毛病,什么时候开始的?”

“嗯……,自从退休后搬到这里就开始了,当时我还以为是一下子闲下来了,不适应,没想到,这一疼就没停过,白天还到,到了晚上不吃安眠药,那疼的几乎睡不着觉。”

“嗯,那自从搬到这里后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廖凡眉头微蹙的问道。

“特别的事?道士是指……?”

“搬家到这栋小楼发生的特别的事,可以是发生别人身上,或者听见奇怪的声音,奇怪的影子,更或者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声音?影子?这倒是没有……不过……不过搬到这里后我忽然发现我喜欢上了吃鸡,一见到鸡就流口水,开始还觉得奇怪,然后大夫来做了检查发现没什么异常,不过大夫建议我年纪大了少吃点肉食,最好吃素,但是两天不吃鸡我就馋的受不了,没办法只好隔着两三天吃一顿鸡。”

“忽然喜欢吃鸡?不吃还受不了……。”廖凡低头沉思了起来,忽然廖凡眼睛一亮。

“古先生,不建议的话我可以看一看你这屋子?”

===============================================================

ps:看到了你们的留言,感谢你们的支持,只要有一个人看,只要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孤独的写作,我都会坚持下去的。(虽然更新慢了一点,不过下个月可能要换工作,时间会充裕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