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兵发精灵王国

听温蒂提到邪恶戒指的事,帕巴多瓦瞬间变得严肃:

“温蒂公主,那戒指的确会引人堕|落,如果族长真的滑向深渊,希望您能救他。”

“那个笨蛋,自作自受,我才不管!”

“公主殿下,族长对您的感情,我能看得出……”

“你看出什么了?”常乐的声音忽然从幽暗大厅深处传来。

帕巴多瓦连忙住口,恭恭敬敬行礼。

温蒂则哼了一声,把脸扭向别处。

常乐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出,脸上似笑非笑,在明灭灯火下格外诡异。

出门前与拉西娜的炽热缠绵,又让他爽得如在云端,“魔龙族第一美人”容貌虽非倾国倾城,躯体却是美妙绝伦。

若非今天有正事,他多半会忘却一切,与这柔软女人相拥整日,享受百般温柔,听她婉转娇|啼。

蓦然间拥有如此尤物,常乐此刻心情当然愉快,然而带着拉西娜来到温蒂面前,他还是有些尴尬,表情难免古怪。

无论是否受到黑暗戒指影响,常乐都已决定,从此痛痛快快做个“坏人”,不再瞻前顾后,不让自己憋屈为难。

对温蒂却是例外,无论怎样,哪怕自己变身魔王,将整个世界化为灰烬,也要保留一个阳光明媚的温暖山谷,把小丫头藏在鲜花绿草之间,呵护她的平安。

所以他来到温蒂身边,凑到她耳畔低语:

“拉西娜为什么变成我的妻子,过程你都看到了,名义夫妻,只限魔龙族之内,你别瞎吃醋。”

这话直到昨晚之前都是对的,可是一夜春宵之后,“名义夫妻”早已不限于“名义”。

常乐人生中从未这样撒谎,以往哪怕对敌人,会耍诈,会布置假象,会让敌人作出错误判断,自己还从未直接说谎欺骗。

但他此刻自有理由,说句谎话,自己少了麻烦,温蒂免了伤心,皆大欢喜,有何不可?

他完全不认为自己受了黑暗戒指影响,那戒指刚戴上时有些寒意,现在早已一切如常,自己绝不是受了邪恶控制,只是忽然想开了,不像过去那么迂腐而已。

温蒂听了这话,表情果然放松了很多,可她瞥了拉西娜一眼,见后者面带红晕,笑容含羞,怎么看都很可疑,她的小脸又绷了起来:

“我不信!昨晚你在哪睡的?”

“就算是跟她睡的,又怎么样?咱俩也睡过。”

常乐笑呵呵回应,反正他和温蒂在一起都很规矩,小丫头也根本不懂男女之事,以为男女最高亲密无非是亲个嘴。

可温蒂脸色涨红,好像被一口气憋住,半天后蹦出几个字:

“你们族人,不要脸!我昨晚看到了!你和她,是不是……是不是也那样!”

完了!温蒂不纯洁了!

常乐先是错愕,继而回身怒视早已集合的魔龙族战士。

就是这帮人,自己好意给他们分配了老婆,结果都急吼吼不知检点,到处寻找黑暗角落办事,被敏锐的温蒂发现,小丫头心灵从此受到污染!

这事没法再谈下去,他只能咳了两声,假装忽然记起别的事,快步走到精灵公主米拉娅面前:

“我刚刚想到,还不知道精灵国的方位,启程时公主可否与我同乘,为我指路?”

米拉娅微微欠身:

“愿意效劳。”

不远处温蒂哼了一声:

“花|心大萝卜!又去勾搭精灵女人!”

整个过程里,魔龙族战士们都看得嬉笑不已。

常乐来到队列前,高喊“立正”。

他们却不知什么叫“立正”,仍然站得松松垮垮。

这些战士从未受过正规军事训练,常乐也不怪他们,但这种精神状态上路肯定不行。

于是他将战士们挨个扶正扳直,高声告诉他们:

“今天,我们到精灵王国,是求和平而去,但是,精灵国前任女王死在魔龙族手里,他们能忘记仇恨吗?”

众人神情渐渐变得严肃。

“不能!”常乐自问自答吼了一声,继而退远,扫视着所有人。

“都给我打起精神,别忘了,你们是战士!今天很可能面对战斗!我们要为和平而战,为魔龙族延续而战!”

远处米拉娅忽然怯生生提醒:

“我和您在一起,女王不会下令攻击的。”

常乐却不理她,目光紧盯着手下战士,总觉得这些人听说可能要打仗,都有些不情不愿。

甚至有一个人对旁边人小声嘀咕:

“刚有了老婆,我可不想死。”

尽管很轻,但他周围人能听到,常乐以狡兔听力也清晰入耳,这话还引发了更多窃窃私语。

常乐面无表情向他看去:

“你刚才说什么?声音大一点,让我也听听!”

那人沉默片刻,好像在酝酿勇气,然后猛然抬起头:

“族长,我不舒服,能不能换个人去?”

他已有初级战师实力,在族中算是一流强者,胆量也就比较大,周围不少人随之开始窃笑,似乎等着看新族长的好戏。

常乐在击败老族长一战中显示了超强实力,可他毕竟年轻,面相也嫩,够“强”未必够“威”,大伙觉得年轻族长恐怕缺乏经验,拿这种耍赖者没办法。

人群的异常反应还有另一种因素,从部分人不断瞟向拉西娜也能猜得出。

常乐与老族长不同,并没有将全族女人据为己有,而是组织“牵手仪式”,让男女各选中意者组建家庭,本来令大家感激不尽。

可是人心难免得寸进尺,早上看到美丽妖娆的拉西娜,见她情意绵绵跟在常乐身后,又开始心理不平衡,总觉得新族长既然是外来人,根本就连一个都不该占有,何况是族中第一美人!

于是不少人醋意十足,此刻趁机起哄,幸灾乐祸,还跟着小声喊叫:

“我也不舒服。”

“哎哟哎哟,全身不舒服!”

常乐面对乱糟糟的挑战,静了片刻,脸上反而浮现起笑容,缓步走到始作俑者面前,柔声问道:

“不舒服吗?哪里不舒服?”

那人略一犹豫,回答说“头疼”。

常乐点点头,笑着在他肩上一拍:

“我刚接手魔龙族,就让你们人人娶上老婆,对你们好不好?”

“好!”那人如此回答,其余人也纷纷点头。

“我定的规矩,都是为了让你们过得更好,怕不怕我?”常乐笑得越发和善。

对方受他笑容感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怕,您是好人。”

“不怕我,所以就不服从命令?”

常乐笑容不变,可那人就算再傻,也能听出此话含义不善,连忙解释:

“族长,我真的不舒服,头疼,疼死了……”

周围人又在哄笑:

“族长,他说头疼,您又不能劈开看看,这怎么办?”

常乐微笑道:

“不用劈,我知道,他真的头疼,疼得都快死了。”

仿佛要证明他这句话,那自称头疼的家伙猛地抱住头,开始发出凄厉惨叫。

周围人又一次哄笑,都赞此人演技高超。

然而只笑几声,大家就迅速安静下去,表情也渐渐惊恐,因为那惨叫显然不是装的!

常乐依然保持笑容,可只有嘴角上翘,双眼毫无笑意,甚至露出冷森森的杀气。

而一道黑气从左手的“死亡呼唤”戒指中散发,如一团阴影将他笼罩其中,也笼罩了正在承受致命头痛的受害者。

那人的惨叫撕心裂肺,听起来已经不像人类声音,不久后就双手抱头跪倒,继而匍匐在地,开始翻滚抽搐。

“够了!”远处温蒂大喊,“常乐,住手!”

常乐微笑扭头:

“让我住什么手?没想到他头这么痛,温蒂你医术高,能不能帮忙看看?”

“看什么?还都不是你干的!”

“是吗?”常乐笑着转脸看向魔龙族战士们,“是我干的?”

众人连忙摇头,神色中充满恐惧。

最终,那人无声无息停止了挣扎,脸色惨白,几道血线自鼻腔和耳孔流出。

这时已经没有任何人敢出声。

黑气缓缓散去,常乐微笑看向全体手下:

“还有谁头疼?”

现在谁还敢自称头疼,纯属活得不耐烦了。

四阶暗系魔法,“女巫尖叫”,原本是用于摧毁意志的群体法术,常乐很辛苦地用灵魂之力构成结界,才将效果限定在“头痛者”个人。

而他目前只能施展各种三阶职业技,能放出四阶暗系魔法,全是拜托了黑暗戒指的强大力量。

特意选择这个魔法,也是为了营造恐怖,这种莫名其妙让人头痛欲死的手段,比直接挥拳击打更令人畏惧。

直到把所有人吓得魂不附体,常乐才冷笑一声:

“这人没死,过几天能醒。只因他是第一个抗命者,不懂规矩,我才给留一条命。但经过了今天的事,以后谁敢抗命,我把他钉上迷雾山顶,惨叫三天再死,让他老婆改嫁,儿子改姓!如果还有第三个,杀全家!”

他走到战士们面前,逐一打量他们的神色:

“你们这些贱骨头,对你们好,就不知好歹!以为我不会狠?”

感觉恐吓基本到位,常乐才回到祭坛高处,改成平缓口吻:

“都记住,做个忠勇战士,我不会亏待你们,让你们幸福美满,活得像个人,战死者家属也会妥善抚养!而敢于抗命和背叛的,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还要让你断子绝孙!”

下边一片沉默,几百人的呼吸似乎都暂时停止。

“回答我,听懂没有?”常乐厉声喝问。

“听懂了!”所有人齐声回答。

“出发!”

十多分钟之后,狰狞的死灵鸟从迷雾山烟霾中陆续浮现,振动巨大双翼,飞向远方碧绿的大森林。

死灵鸟总数三百五十七,魔龙族十八年来的积累,也是他们对抗精灵王国的最大本钱。

尽管总数有限,可这些身长三到四米,翼展阔达八米的巨怪腾空,几百只就已是铺天盖地之势,在森林树冠上投下几公里方圆的阴影。

而且死灵鸟鳞甲坚硬,不太惧怕精灵族利箭,至少在三百米以上高空不怕。

死灵骑兵的攻击手段,除了直接驾死灵鸟俯冲扑咬,并用自己手中长矛穿刺,另有挂在骑手两侧的十几根投矛,矛尾分叉,既便于悬挂,又可保证投下时矛尖保持向前。

魔龙族缺乏锻造技术,无论长矛还是投矛,矛尖皆由石块打磨而成,锐利程度不足,重量却很够看,一掷之下足以洞穿房顶。

精灵族虽然人口庞大,军队也强悍,可面对着飞行在空中的魔龙族,就像人类步兵遇到骑兵,打赢追不上,打输逃不掉,战机任由对方选择,始终被动挨打。

之所以能够维持均势,只因魔龙族人口太少,几百名死灵骑兵只能用于袭扰,终究无法彻底击败精灵王国。

正因如此,精灵女王若是足够精明,根本不会同意实现和平,假如允许魔龙族离开迷雾山,开荒种地繁衍人口,一旦后者发展壮大,对精灵族就是灭顶之灾。

常乐早已想到这点,所以带去几乎全族的武力,杀气腾腾气势汹汹,实际是想让女王掂量掂量,持续战争的代价,以及和平所能带来的红利。

另外,精灵族崇尚自然,对于能够运用自然之力的法师也格外崇拜,所以此刻的常乐也刻意换上华丽长袍,以魔法师的身份出现,想来更容易得到女王尊重。

与常乐同乘一只死灵鸟的米拉娅,这时显得忧心忡忡,扭头问道:

“尊敬的魔龙族长,您真的是去谈和平吗?如果您是想趁机进攻王都,我就成了带路的内奸!”

“大军已经升空……”常乐冷笑,“你后悔也晚了,不带路,我就把你扔下去!”

“你!”米拉娅大惊,立刻就要翻脸动手。

可精灵公主大约2级战师的力量,在常乐面前就像一只小雏鸡,完全无力反抗。

常乐原本虚揽米拉娅腰肢,以免她掉下去,现在猛然收紧,将她拥入怀中,随即哈哈大笑:

“吓唬你的,我明明是去求婚,怎会发动袭击?”

“什么?求婚?”

“公主殿下,两族联姻正是您本人的建议,我起初拒绝,但现在改主意了,必须联姻!只有血脉姻亲关系,才能建立信任!”

米拉娅停止了挣扎,羞涩回眸一笑:

“那……您还是坚持要娶公主吗?我有个姐姐,叫奥黛西娅,比我漂亮,一直没出嫁……”

常乐却在她侧过来的脸上顺势一亲:

“当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