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与老黑一番胡言乱语,倒是促使常乐想出一个主意。

“蓝月,准备好一杯幻羽天露!”常乐在意念中叮嘱,随后转向女王,恭敬报告,“女王陛下,我可以从异界召唤一个奴仆,她擅长疗伤,能够让您很快痊愈。”

女王当然同意,而且对于“从异界召唤奴仆”一事非常好奇。

红光一闪,蓝月凭空出现,而且手捧精致水晶杯,跪倒在女王面前,恭恭敬敬双手呈献。

女王喊了一声,惊奇不已,盯着蓝月上下打量,然后接过水晶杯嗅了嗅,试探着喝了一口。

效果当然是神奇的,世间生生灭灭的亿万哥布林,有幸能品尝幻羽天露的恐怕仅此一位。

一杯水下肚,女王不但伤口迅速愈合,连她的苍白肤色都变得红润,原本就姣好的容颜随之艳丽起来。

常乐的本意并非治愈女王,而是要让蓝月出现在身边,以便获得月辉光环,继续为套装补充能量。

女王却很欣赏常乐的恭敬献宝,放下水晶杯时笑容满面:

“你已获得哥布林女王的青睐,我将免你一死,赠你黄金,送你离去。如果你愿意留下,我可以给你最好的居所和供养,在你短暂的人类生命中,将获得本女王长久庇护。”

这倒是意外收获,无需拼命厮杀就可以离去,还能获得战灵级高手的庇护。然而女王的“长久庇护”肯定有前提,就是常乐要让她受孕,做她将来成千上万孩子的父亲。

看看周围那些臭哄哄的哥布林,此事常乐断然不能接受!

他只好趁热打铁,先对女王进行一番奉承,赞扬女王的美丽天下无双,真不该久居地底,让世人无缘瞻仰如此绝代风华。

尽管眼前那个蓝月显然更美,可女王很愿意相信常乐的话,脸上笑容更盛,露出一嘴尖牙,还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脸颊,表现出几分少女般羞涩。

将女王捧得心花怒放之后,常乐才将话题转向自己,叹息说自己身为弱小的人类,纵然血脉有些奇异,也配不上如此强大而美丽的女王。

这句话却招来了女王的吼声:

“我说你血脉很好,你敢质疑?触怒女王的代价,你敢承受?”

“不不不,只是因为女王过于美丽,我……我自卑……”常乐说这话的时候很想抽自己一耳光。

女王转怒为喜:

“你能获本女王青睐,足以证明不凡,无需自卑。在我受孕之后,将仿照人类习惯,封你为哥布林亲王。”

“亲王?那我以后就是贵族了?”

常乐有点想笑,不过下一刻就笑不出了,因为随着女王几声吼叫,众多迷你哥布林蜂拥而来,几十只小手快速动作,扯下常乐的裤子,将他一把抛入女王怀中。

女王两腿一敞,张开双臂,笑盈盈地迎接了常乐的到来,将他紧紧缠住:

“幸运的人类啊,你可以开始了。”

“不不不!”常乐奋力挣扎,却丝毫无法撼动战灵级高手的拥抱,更要命的是,迷你哥布林的那些小手还在下边忙碌,帮他摆正位置,用力推他,企图促进两人尽快完成结合。

好在这种事很特殊,男方不在状态时,就很难办成。

常乐不得不提前反抗,试着凝聚君王套装,可黑气还是一闪而逝,能量依然不足。

女王大概察觉到情况很不理想,笑容猛然收敛,皱眉怒视:

“难道女王的美丽,不足以令你心动?”

常乐连忙否认,心里计算了套装能量,自己还需要三分钟左右,只能继续拖时间,于是向女王解释,人类的做法不是这样的,至少请把那堆小东西撵走,两人静静相处,做一些“前|戏”,才能进入状态。

女王吼叫一声,将迷你哥布林撵到宫殿边缘候命。

常乐只好先做些什么,将这三分钟糊弄过去,首先是在女王唇上轻轻一吻。

女王皱眉:

“这是干什么?有用吗?”

常乐只好继续解释,说人类男女都是这么做的。

女王也不知人类是否这么麻烦,无言以对,只能咬了咬牙,双眼冒出凶光:

“我的耐心有限,给你两分钟,如果还不行,我就杀了你!”

两分钟还不成就要丢掉性命,这样胆战心惊能做成就见了鬼,好在常乐只是想拖时间,所以微微一笑:

“女王陛下不要动怒,怒火会损伤您的美丽。”

被常乐再次夸美丽,女王情绪略有好转,笑容回到了脸上。

然而女王别的地方都还好,容貌漂亮,身材也不算难看,可是一旦张口,就会露出那副能咬碎钢铁的尖牙,所以她露齿而笑时其实更加恐怖。

常乐当然对这样的女王毫无兴致,在她嘴上轻轻一碰就算吻过,接下来其它的“前|戏”也不认真,只是撅起唇来在女王脸上和脖颈轻触。

奇怪的是,这些动作对女王的杀伤力相当可观,大概她百余年的生命里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

仅仅一分钟后,女王已经在哼哼唧唧地扭动身体,她的表情又似乎感到羞耻,用一只手蒙住自己眼睛,眉头紧皱。但常乐吻到哪里,她就会将哪里往上迎,鼓励常乐加大力度。

两分钟后,女王彻底抛开尊严,一把扯开裹在胸口的织物,将两团高耸举向常乐面前。

常乐对此处也稍稍认真了一些,而且那顶端触碰之后色泽转浓,挑起极高,与人类女子颇有不同,更引发常乐好奇心,将其轻咬在牙缝间,感觉那弹性很是可爱,舌尖稍一拨弄,便在口中旋转不休。

结果这一来女王更加承受不住,不断发出悠长的哼吟,表情非哭非笑,双手在常乐身上狂乱抚摸。

她早已忘了两分钟的限制,似乎希望这种体验越久越好。

然而在第三分钟,常乐停止了一切动作,而且挣脱女王双臂,直起了身体。

女王这次并未动怒,反而目光迷离地望着他:

“人类的做法果然很好,我喜欢,现在你要做什么?”

“该做点别的了。”

常乐意念一动,沸腾黑水般的物质从灵魂中迸发,自体表浮现,迅速覆盖全身,转瞬之间凝聚为狰狞黑甲。

黑气森森,绿焰熊熊,实力晋阶的常乐,穿着君王套装的气势也更加恐怖。

连他身材都变得异常高大,此刻的哥布林女王,在他面前就像一只小猫。

而女王自己更是完全惊呆,只收拢双腿蜷坐仰视,根本不是要迎战的样子。

常乐一时不知该如何行动,以女王这种赤条条的姿态,他没办法主动出手攻击。

女王则是尚未脱离意乱情迷状态,完全在发傻,说不出话也做不出动作,两人就这样静静对视。

还是旁观的蓝月比较冷静,立刻迎上来跪倒:

“兽人臣民,拜见黑暗君王!”

“他是君王?”哥布林女王失声惊呼。

显然在哥布林一族中,同样有“君王预言”。

常乐并不愿意做兽人君王,对兽人也没有好感,可眼下制服女王很需要这种身份的威慑,于是他头盔面罩中传出沉闷吼声:

“君王脚踏幽冥之火而来,顺从者生,抗拒者死!哥布林女王,想好你的抉择。”

“我不信!”

女王怒喝着纵身跃起,迎面一拳,使足了战灵级的磅礴力量,带着风声与雷鸣,夹杂元素之火,重重轰向常乐面门。

常乐不用盾牌,也不招架,攥紧了黑色手甲包裹的巨拳,直接迎向女王的白皙拳头。

“轰!”这一记撞击,又震得尘烟弥漫,洞顶石块纷纷掉落,地下宫殿摇摇欲坠,

向四周闪电般扩散的环状冲击波,将吼叫着冲来援救女王的哥布林扫飞,一个撞倒一个,全都摔回各处分岔洞口。

蓝月也惊声尖叫,不过常乐左手小盾早已扩张到数米直径,将她遮在后面。

这拳其实未分胜负,常乐身体一晃,女王则退出几步,看起来前者稍占上风。

但常乐自己通过这一拳计算,如今穿着君王套装,能与初级战灵正面交锋,但还是稍居劣势,眼下他用的是苍狼之魂,速度不如女王,若换狡兔状态,则力量又会有差距。

他心里有点虚,嘴上却要加倍地强硬:

“哥布林女王,我并未使出全力,以免拆了你的宫殿,请跟我去地面上公平一战。”

女王的脸色却有些发白:

“真的是君王?不会!君王不会这么弱!”

蓝月从黑盾之后转了出来,认真劝说女王:

“君王正在成长,早晚会踏平天下,你现在主动投靠,胜于将来被迫臣服。”

女王低下头去,口中自言自语念念有词,又吼了一声阻止手下们靠近,显然她正在犹豫。

常乐默不作声,背后绿焰熊熊,身上黑气缭绕,双眼闪烁着红光,一副魔王气派,其实心里跳得厉害。

假如女王顽抗到底,自己穿着庞大套装无法钻洞,逃都逃不掉,若最终仍然战败,恐怕还不如刚才顺从了女王,被封一个“哥布林亲王”,一样能获得女王助力,也能得到矿产资源。

坏处无非就是生一堆小哥布林出来,但女王跟谁生不是生?谁会追究小哥布林的父亲是哪位?

正在满脑子胡思乱想时,却见女王已经穿好衣物,整理了仪容,走到常乐面前单腿跪下:

“我和我的臣民,愿追随君王。”

常乐顿时大喜,心中一松,伸手按在女王肩头,要将她收入兽魂空间,完成灵魂奴役的程序,但无论如何发动意念,都无法破开空间壁障。

难道是女王心中不甘,没有真心臣服?

阿妮塔很快传来了答案,由于常乐仅仅修炼到二阶兽魂,相当于人类三阶修炼者,所以兽魂空间的容纳上限为一个战灵,或者十个战师,又或者一百个修士。

女王达到了战灵实力,本身就是兽魂空间能容纳的最高限度,可空间中已有蓝月、老黑、小白以及那群铁背狼,除非将他们全部舍弃,否则无法收入女王。

此事没的商量,常乐当机立断,既然灵魂奴役不成,便只有在现实中达成协议。

他的手在女王肩上拍了拍:

“你要起誓效忠,从此做我的仆从,事事听命于我。”

女王抬起头,目光里却透着少许桀骜不驯:

“君王传说我不信,所以在您达到四阶之前,我不做仆从!”

常乐一愣:

“你刚刚还说要追随我?”

“我想做您的女人,去人类世界看一看。”女王脸色一红,低下头去。

常乐彻底愣住,不知如何作答,身上君王铠甲缓缓褪去,恢复了本身面目。

女王从一旁捡起常乐的裤子,微笑着瞟了他腹下一眼:

“我已经是您的女人,没错吧?”

常乐无语,将裤子夺回手中,默默穿好。在他理解中,最实质那一步并未发生,女王应该不是他的女人。但两人毕竟已经袒露相对,有过亲密接触,要说她不是自己的女人,好像也不对头。

想来想去,还是暂且不去断然否认,以免女王的臣服又生枝节。

常乐含糊着点点头,“嗯”了一声。

女王大喜,拥住常乐双腿,脸贴着他小腹轻轻地蹭,说刚才体验到的一切让她忽然有所醒悟,自己在地下一百多年,每天生孩子吃东西,吃东西生孩子,这样的生活究竟有何意义?

人类生活恐怕还有更多精彩,她想跟着常乐,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至于她的地下王国,即使没有女王,也无非是人口不再增加,三五年内仍可维持正常运转。

而刚才那种愉快体验,她也还想再要,为此可以不做最后一步,因为哥布林女王一旦受孕,很快又会失去行动能力,静静待在地下变成生育机器。

蓝月则在一旁暗笑,向常乐传来意念:

“主人,您比蓝月预料得更强,都还没有睡,就已经征服了女王。”

“到底谁征服了谁?我有点不懂。”常乐郁闷地回了一句,又转向女王,“起来吧,以后我怎么称呼你?”

“我叫伊斯泰拉,姓氏当然就是哥布林。但以后按照人类习惯,我用您的姓氏。”

“我没有姓。”常乐见女王真把自己当丈夫看待,越发郁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把眼前蒙混过去再说,“走,带我看看你的王国。”

一个钟头之后,正当佣兵们焦急等待,不知副团长和常乐的冒险结果如何,连阿兰和康宁都一脸担忧地遥望远方时,那辆马车已在月色下不紧不慢地驶回,而梦娜和常乐完好无损地跳下马车,则引发众人一阵欢呼。

等看到了冒险收获,现场更加沸腾,巨汉巴德狂吼,布鲁斯兴奋地跳起,连格纳都笑容满面。

因为车上几乎装满了宝贵的“矿精”,由于女王暂时不再生育,也就无需进食这种东西,便让常乐全部带走。

马车只能装下这么多,都作为梦娜的收获归佣兵团所有。常乐自己收入兽魂空间的数量百倍于此,几乎在空间里那座小山旁堆起另一座山。

此外还有数百金币和一些宝石,这些东西对人类而言都是宝贵财富,对哥布林来说只是装饰品而已,让他们带走也没什么心疼。

常乐自己不缺金币,便留下一些宝石和一块奇异的远古水晶板,其余都分给了佣兵团。

佣兵团护送常乐一家,全程只收费三十金币,而且给养食宿自理,这一趟哥布林之巢的冒险,收获数十倍于任务所得,他们不可能不陷入狂喜。

巴德已经宣布,这次任务完成之后,他要去酒馆狂醉三天,挑最漂亮的姑娘相陪。

稍稍平静下来之后,大伙才问起冒险经过,哥布林之巢战况如何,有没有杀死哥布林女王之类,由于通常哥布林女王只是初级战师实力,没人想到实际情况之凶险。

梦娜的神色却很古怪,只瞧着常乐不说话。

一小时前,当常乐带着女王出现,命令看守她的超级哥布林退开时,梦娜完全迷糊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家伙发号施令的,好像取代了哥布林女王?

常乐也不解释,还要她对今晚之事保密。

所以整个过程她只能让常乐自己来说。

常乐当然改回了女声,对冒险经过描述得很简洁,反正就是哥布林族群实力不强,他在梦娜的法术支持下,很快就清剿了地下王国,将财富席卷而归。

哥布林女王?不知道,反正见到的目标都杀了。

然后常乐从身后拉过一个容貌颇为漂亮的女子:

“这是被哥布林囚禁的人类姑娘,叫伊斯泰拉,既然救出来了,就让她跟咱们一起走。”

超级哥布林女王抿嘴一笑,柔柔弱弱地向众人点头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