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睿的眉头紧锁,他认识考博多年可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种气势,瞬间就落了下风。可是张奇却一点也不为所动,甚至还冷笑起来,那样子就像是看到了有人装13一般,他在这一瞬间忽然想起了自己那个时代经常有人说的话:你在哥面前装13,哥低下头,不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而是想要捡砖头呢。不过此时他们站在大厅里面,哪里有什么砖头呢?

考博此时却大感惊讶,本来他认为自己做了几十年安/全/局局长,面对过不知道多少大人物,他们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这两个年轻人。所以当刘子睿完全采取守势的时候他没有感到丝毫惊讶,可是看到张奇的时候却发现他一点也不在乎,脸上不但完全不被他所折服,仿佛好像还很不耐烦的样子。

“年轻人不要太急躁,钱的问题好说,咱们可以慢慢谈。”

“谈个屁!”张奇冷笑一声“钱慢慢谈什么快快谈?老子眼里只有钱,要是这个不讲明白,什么都不需要讲了。”

“看来你还是不了解猪人,他们可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我接触过的所有猪人都不会轻易的招供,史莱格和米尼虽说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他们毕竟也都是阿加山的弟子之一,自称什么十二太保,他们可不是好对付的。不要你费了半天劲什么也问不出来,到时候你连十万也没有了,不是赔了么?”

张奇朗声大笑“这一点就不需要你*心了,我敢留下他们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了。其实就算是问不出来什么也没有关系,我的娱乐活动不多,审问他们全当是娱乐活动了,正好解解闷。”

“你…”考博不禁笑了,如果一切那不认识张奇的话,现在自己说不定真的会喜欢上他的,这个年轻人还真有意思“我听说你留着他们之后已经被人袭击了两次,再留下来你就不怕麻烦?”

张奇本来一脸的笑意忽然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肃杀,他慢慢的朝着考博走了几步,考博就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他几乎想要跳起来准备战斗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张奇一字一句的阴冷问道。

“是你自己说的,刚才你们见刘星雨的时候我就在里面的屋里。”考博说完自己都觉得诧异,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被这个年轻人唬住了?

张奇忽然邪笑起来,他身上的杀气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都比笑容“我就知道屋里面一定有别人,哈哈,果然被我猜中了。你知道也没有所谓了,不过现在你也是被我怀疑的对象了,你要随时小心,如果被我知道你也是我的敌人的话,我一定会杀你全家的。”他说话的语气特别欢喜的意思,可是里面的内容却是那么红果果的威胁,让人听得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张奇转身坐了回去“是有这么回事,我们被连续两次袭击,不过来的都是小部队。第一次我们没有防备,被他们杀了五个人,破坏了一些东西。可是第二次我们有了防备,一下子干掉了他们十个人,还揪出了一个内奸,算起来还不吃亏。”

“十个人的小队?是什么人?猪人?”

“这你来说吧,打仗的是你,我没有参与不知道情况。”张奇随手推了一下刘子睿。

刘子睿马上接口说:“不是猪人,而是内洛人。我们打了一个很漂亮的伏击,一下子干掉了他们一个小队。”具体的情况也不需要再说了,不过就是一场战斗而已,刘子睿他们出动了炽天使还布置好了包围圈,敌人被全歼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内洛人?”考博点点头“原来又是这些流浪者。”

“内洛人是什么来路?”张奇忽然插嘴问了一句“我最近事多心思都在别的地方,这件事根本就没问,你应该知道的一点吧?”

考博点点头“他们是一些宇宙流浪者,在宇宙中到处游荡,走到哪里就住在哪里,然后过一段时间之后在进行旅行,没有人能说清楚他们究竟为什么会到处流浪,大家只是都知道他们都是最危险的杀手。这些人没有谋生的手段,可是他们天生身体强壮、崇拜强者、又好勇斗狠,所以全都变成了职业杀手,谁给钱就为谁卖命,因为有他们出现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死亡,所以也有人叫他们堕天使人。我们一般不给他们颁发入境证件,所以他们能进来也都是偷渡,现在应该在三环星有他们的集聚地。”

“三环星?什么地方?”

“是一个充满邪恶的地方,以前的流放之地,现在已经成了罪恶的温床,那里没有法律管束,大部分都是罪犯。”

“还有那种地方,你们活该真是干的挺漂亮的。”

考博也听出了张奇的嘲笑不过他没有在意,只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那里从来也不是我们征服之地,因为那里什么也没有。”

张奇却来了兴趣“内洛人?看样子好像挺有意思的,战斗能力怎么样?”

“这些人大都三米多高,大大无穷身体强壮的像是石头,全都不穿机甲却能干出咱们只有穿着机甲才能做出的事情来,可以说是天生的战斗种族。”

张奇点点头“这么一说还真挺有意思的,有机会我一定去见见他们是怎么回事?”

考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刘子睿毕竟和张奇混了一段时间马上就猜到张奇想要做什么了,便开口说:“哥,你要是打他们的主意还是算了,这些人只认钱,别的根本不管,一点也不可靠。再说他们压根就瞧不上人类,认为我们都是三流物种,说起来他们决不会和你合作的。”

张奇却毫不在意“事在人为,你们做不成的事我不一定就做不成,这件事到时候再说好了。”

“既然他们已经雇了内洛人,那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活口,看来他们一定是早就做好准备了。”考博皱起了眉“内洛人向来都是死脑筋,不达目的绝不罢手,你们也被它们盯上了。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帮助你们解决这个麻烦?”考博终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他相信一半人都不愿意惹上这样的麻烦,更何况是张奇这样最怕麻烦的人了。

张奇却笑起来“我还真挺怕麻烦的,不过我最害怕的是无聊,我已经过了太久无聊的生活了,现在终于到了这个地方越来越发现有太多好玩的东西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现在非常开心。内洛人找我是最好的了,我还真担心他们不来找我呢,嘿嘿…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考博连连摇头,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混蛋怎么办才好了,半晌才又说:“那么你就铁了心不和我们合作了?”

“你们连一百万都不愿意拿出来还怎么合作?”

“这样吧,人你教给我,钱我个人再给你拿三十万,怎么样?”

“哈哈,你还真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子了。考博是吧?说实话好了,军部是不是给了四十万的底线?我也不需要你回答,咱们就说真的吧,我给你打了对折,收五十万好了。”考博刚想开口,张奇便再次打断了他“我也不和你再说别的了,五十万一口价,你要就要,不要我自己留着玩了。”

考博苦笑起来,军部还真就给了四十万,没想到张奇真的猜准了“好吧,就五十万了。”

“不过我也要和你一起审他们,这就是另外五十万的代价。”

“你想知道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就是一直都想可以审讯别人,想想就觉得有意思。”张奇的回答让考博和刘子睿都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个混蛋到底想怎样?

“那好吧,但现在就要把让人给我。”

“这不好办。”

“为什么?”

“你难道还要把他们带走么?就在这审讯得了。我正在准备一个审讯室,今天应该弄好了,明天一大早还在这里,我带你一起过去。”

“你什么时候弄的审讯室?”刘子睿很奇怪,他一直都和张奇在一起,这几天张奇连门也不出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筹备这件事的?

“你以为桥本他们去哪里了?他们一直都在忙这件事,你们放心好了,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惊喜的,明天你就等着他们招供吧。”考博很想反对的,可是看到张奇那么坚定的眼神也不得不同意了他的提议。

第二天考博起了一个大早,本来还以为他们一定不会来的,可是没想到刚出门口就看到张奇和刘子睿正站在大厅已经很不耐烦的样子了,一看到他出来张奇便开口埋怨“你一个老人怎么起得这么晚?钱准备好了么?告诉你呀,这一次就这样了,下一次我绝对不等你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