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傍晚,天行与洪七公坐而论道,而郭靖则是在松林中习练掌法,只见他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到面前一棵小松树,喀喇一响,松树应手断折,郭靖顾不得红肿的手掌,脸上尽是欣喜之意,这招“亢龙有悔”终于有了几分火候。

洪七公却在一边打击着郭靖,摇摇头道:“你这傻小子,悟性忒差了些!”郭靖只憋红了脸,不敢反驳,便在此时,草丛中传来嘶嘶的声响,洪七公俯身在草丛中一捞,两根手指夹住一条两尺来长的青蛇提了起来。不过草丛里可不仅仅只有这一条,只听得草丛簌簌响动,又有几条蛇窜出,洪七公竹杖连挥,每一下,都打在蛇头七寸之中,杖到立毙。

不等几人说话,只听得嗤嗤之声不绝,眼前十余丈处万头攒动,群蛇大至,洪七公将郭靖护在身后,天行亦是站在他们身旁。

只一盏茶功夫,三人前后左右均已被毒蛇围住,洪七公使者碧玉棒子,不知打死多少毒蛇;而天行受伤没有兵器,干脆用起了参合指,凌空点在蛇头上。这参合指精妙之际,不在六脉神剑之下,但再次出世时,却被人用来杀蛇,不知慕容龙城知道后做何感想。

洪七公不曾听说过参合指,初见之下果然惊异,口中问道:“薛小子,你这是什么指法,怎么和南帝的一阳指如此相似。”天行噗噗噗的点出几指,道:“这是我偶然学来的功夫,七公可还看得过去?”洪七公白了天行一眼,心道何止是看的过去,这下欧阳锋可又碰到对手了!

不过惊奇的时,这些毒蛇悍不畏死,不断冲击天行、洪七公,却对一旁的郭靖“视而不见”(蛇的眼睛不管用,全靠热感应扑捉猎物),原来郭靖吃了梁子翁毒蛇的蛇胆,身上带了几分蛇王气息,毒蛇唯恐避之不及,哪里还能攻击他。

这青蛇成千上万,从林中蜿蜒而出,后面络绎不绝,不知尚有多少,三人眼前尽是毒蛇蠕蠕而动,十分恶心。洪七公从怀里掏出一大块黄药饼,放入口中猛嚼,又取下背上葫芦,拔开塞子喝了一大口酒,与口中嚼碎的药混和了,一张口,一道药酒如箭般射了出去。他将头自左至右一挥,那道药酒在三人面前画了一条弧线。

游在最先的青蛇闻到药酒气息,登时晕倒,木然不动,后面的青蛇再也不敢过来,互相挤作一团。但后面的蛇仍然不断从松林中涌出,前面的却转而后退,蛇阵登时大乱。

毒蛇暂时退下,三人不由送了一口气。天行知道,这般阵仗,必然是欧阳克来了,他的功夫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手养蛇驱蛇的技术,还真是不得了的本事。

果不其然,松林中传来几下怪声呼啸,三个白衣男子奔出林来,手中都拿着一根两丈来长的木杆,嘴里呼喝,用木杆在蛇阵中拨动,就如牧童放牧牛羊一般。紧随其后,松林中缓步走出一个白衣书生,手摇折扇,在万蛇之中行走自若,群蛇纷纷让道,想来是身上带了驱蛇药物,这白衣书生自然就是欧阳克了。

欧阳克见天行竟然在此,脸色便有些不自然了,不久前,天行只一声长啸,就把他骇的远遁,如今再次见面,他心中也生出几分恐惧,而天行身边的洪七公、郭靖则是被他忽略了。他向前施了一礼,说道:“三名下人无知,冒犯了薛兄弟,还请原谅则个。”

天行却没回应,而是洪七公向欧阳克正色道:“牧蛇有地界、有时候,有规矩、有门道。哪有大白天里牧蛇的道理?你们这般胡作非为,是仗了谁的势?”天行向洪七公解释道:“这是白驼山欧阳锋的侄子。”洪七公了然的点点头,心道只有这老毒物才有这手段了。

欧阳克见洪七公一副叫花子打扮,便有几分轻视,而洪七公言语不善,更是让他恼火,说道:“这些蛇儿远道而来,饿得急了,若是再依常规行事,它们岂不是要遭了殃。”洪七公怒道:“你只管这些爬虫,岂不是伤了其他的人的性命?”欧阳克道:“我们都在旷野中牧放,也没伤了几人。”

洪七公双目盯住了他的脸,哼了一声,说道:“也没伤了几人!你们叔侄在西域横行霸道,无人管你。来到中原也想如此,别做你的清秋大梦了。”欧阳克听洪七公言语,竟是认识自己的叔父,必是前辈高人,便想打探洪七公的底细,道:“前辈识得家叔么?”

洪七公道:“我有二十年没见你家的老毒物了,他还没死么?”欧阳克甚是气恼,道:“家叔常说,他朋友们还没死尽死绝,他老人家不敢先行归天呢。”洪七公仰天打个哈哈,说道:“好小子,你倒会绕弯儿骂人。瞧在你叔父面上,今日不来跟你一般见识,快给我走罢。”

欧阳克给他这般疾言厉色的训了一顿,想要回嘴动手,却不知眼前这老叫化的高深,何况边上还有一个天行,若是动手,他自然不是对手了。虽然心中不爽,但还是不敢发作,向三名白衣男子招呼一声,转身便退入松林。三名白衣男子怪声呼啸,驱赶青蛇,只是下颏疼痛,口中发出来的啸声不免夹上了些“咿咿啊啊”,模糊不清。群蛇犹似一片细浪,涌入松林中去了,片刻间退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满地亮晶晶的粘液。

欧阳克走了,洪七公却眉头不展,他知道欧阳锋豢养这些毒蛇,训练蛇阵,必然是有极大的图谋。欧阳克年轻经验浅,被天行等人直接吓走了,但要是真的攻将过来,这几千几万条毒蛇犹似潮水一般,又哪里阻挡得住?

天行自然知道洪七公想什么,说道:“七公实在担心这蛇阵么,晚辈倒是有个法子。”洪七公果然被吸引过来,道:“你有什么法子?”天行道:“只需用钢针将毒蛇钉在地上便好,不过咱们还得连连暴雨梨花针、漫天花雨什么的。”其实不仅洪七公需要练习暗器方法,便是天行也需要。他虽然有“狮子吼”这样的群攻技能,但蛇的听力不好,只等听到频率极低的声音,所以狮子吼对蛇是没有用处的。

此次见了欧阳克,天行忽然想到,原著当中的洪七公,曾经被欧阳锋下了毒,一身功夫使不出半点。虽然由于天行的参与,洪七公自然不会替郭靖求亲,也不一定会去桃花岛,但不排除他被欧阳锋毒害的可能。思量至此,天行便决定把《九阴真经》教给洪七公,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