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明的确是完成了九阳神功,此事来的虽然突然,却也在情理之中。

要知道,心明已经隐居在少林二十年之久了,而他每日最重要的事情便是钻研武学,况且心明本就怀有精妙武功,又得少林绝技、九阴真经相辅,日积月累之下,如今他的功力当世恐怕无人能及了!

不过心明要做的并非天下第一,而是要创造出一门从未有过的内功,须知从无到有才是最难的。心明的功力已有七十余年,早已涨无可涨,距离顿悟突破也只有一步之遥,但就是这一步之遥却犹如天堑。

事物的发明创造,有时候缺的就是灵光一现,薄薄的窗户纸只要轻轻一捅就能捅破,但若是找不到方法,或许几年几十年也徒劳无功。世人皆知一枚鸡蛋不可能立在平坦的桌子上,但哥伦布只是轻轻的鸡蛋的一头在桌上轻轻一敲,鸡蛋就稳稳地直立了起来(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童鞋,请搜索“哥伦布竖鸡蛋”)。

这样的方法没有什么稀奇,但你若是想不到,便永远不能做到。斗转星移对于心明来说,就是一枚磕破皮的鸡蛋,一举将他点醒,厚积薄发之下将九阳神功完成。

心明神功既成,天行的伤势自然不在话下,只需修炼九阳神功,便可将体内两种真气尽数化为九阳真气。自此,天行在心明的指导下开始研习神功,虽不及张无忌有“武当九阳功”筑基,但有简化版的易筋经在身也相差不远。

张无忌能学到九阳神功,虽说是因为他福缘深厚,但他先后跟随张翠山、谢逊、张三丰学习武功,武学见识境界自是非凡;天行虽然只有一个师父,但心明绝对不比他们三个来的差,至少对于九阳真经,心明是最有发言权的,故而经中有任何不解繁杂之处,自有心明详细讲解,所胜张无忌不知几何。

天行每日除了练九阳神功,便是修习几样少林功夫,至于那斗转星移此刻他也不敢再练,只等日后功力有成在做打算。

这九阳神功的第一卷,与那简化的易筋经多有相似之处,天行有四年功力在身,居然进展奇速,只短短四个月时光,便已将第一卷经书上所载的功夫尽数参详领悟,依法练成。

练完第一卷经书后,天行体内再无易筋经真气,亦无慕容家真气,可谓功德圆满。待他练完第二卷经书,便已不畏寒暑。只是越练到后来,越是艰深奥妙,进展也就越慢,纵有心明在旁指导,第三卷也整整花了一年时光,最后一卷更练了三年多,方始功行圆满。

当然,这里所说功行圆满只是九阳小成罢了,日后还需勤练不辍,积蓄内力,以求打通周身穴道,进入先天之境。毕竟像张无忌那样靠一个口袋练成神功,天下间只有他一个了。

天行练这九阳神功共五年有余,从一个孩子渐渐长大,十七岁的他面容俊美却不失阳刚,略显瘦削却不文弱,端是一位美少年。

这一日天行还是在后山禅院与人切磋,不过对手已经从当年的无色,变成了他的师父心明,此刻无色只能站在一旁观战,因为他完全不是天行的对手了。

天行用的是少林第一掌法般若掌,这功夫精妙繁复,天行若不是身具九阳神功,还真不能将它学会,不过就是如此他此时也不能完全发挥这掌法的精髓。而心明的掌法也是不凡,掌力或刚或柔,或阴或阳,招式虽似简单,却有奇效。

无色只能见二人在院中上下翩飞,如同穿花蝴蝶一般,距离如此之近竟是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觉得整个院子都是他们二人身形残影。

天行虽说少年有成,但无论招式内力都远远不是心明的对手。只见心明招式一变,一掌打在天行的肩头,内力轻轻一吐将天行远远的推开来,这场比试到此结束。

天行揉了揉肩膀,心明这一掌将他推出丈外,使用的是九阳神功的柔劲,虽不至于受伤但也觉得疼痛。场外的无色有些兴奋对天行说道:“小师叔,您的般若掌怕是不在天鸣师叔之下了吧!”

天行却没有得意而是谦虚道:“师兄他研习这般若掌已经十几年了,怎么是我能比得了呢。”他转而又问心明:“师父,您用的是什么功夫,好像不是少林的绝技吧。”

“不错,这功夫是为师出家前所用的。”心明微微一笑,对天行的武功进境很是满意。

无色听了有些震惊,他在寺中五六年了,对于心明也有些了解,也知道他是“半路出家的和尚”,而且武功不低,却没想到他的武功竟能与七十二绝技相媲美。

“那师父,您教我好不好?”天行对心明的武功可是垂涎已久了,那毕竟是和王重阳大成平手的功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绝对不输给降龙十八掌、一阳指吧!

“这功夫日后为师自然会教你,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心明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无色有些不解,难道心明师叔祖不愿倾囊相授么,忍不住心中疑问说道:“师叔祖,我听说若是内力不够火候,强练一些精妙武功便会走火入魔,难道说是因为小师叔内力尚浅么?”

“他的功力虽然够了,但我却另有考虑,你们就不必多问了。”

无色虽有疑问,但也不再问了,只是恶意揣测道,您老人家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吧!

天行也是失望,不由问道:“那师父,您觉得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学啊!”

心明略微思索道:“等你达到五绝的程度,为师就会教你了。”

“什么!”看着心明一副认真的表情,天行无色二人都是一阵无语,若是都有五绝的程度了,那还学什么武功招式啊!

“师父,您就不要开玩笑了,徒儿今年才十七岁,想要达到五绝的程度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心明却道:“你从未下山过,也不知道自己武功有多高,只有等你还俗下山才明白了。”

“还俗下山?师父,您是说徒儿要还俗下山么?”天行一阵激动,他虽然在少林生活了十七年,对这里也颇有感情,但他心里最期待的还是山下的精彩世界。只是想到自己十七岁,郭靖也不过十三岁,黄蓉小妹妹更是只有十岁,下山的心思也就淡了下来。

“你难道不想下山么,想要在寺里当一辈子和尚不成?”心明微笑道,他见徒弟成就了得,心中高兴难得的调笑起天行来了。

“不不不,徒儿当然想要下山,只是有些舍不得师父罢了。”

“不必用这些话来诓我,为师还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么?也不知道你从小长在这寺里,怎么有那么多花花心思!”

天行嘻嘻一笑,总不能告诉你,都是前世带过来的吧!

(我写这本小说,原本是作为一个小爱好来进行的,前几天有编辑联系我,说了一下签约的事情,我想了想也就同意了,于是现在小说分类从同人改成了武侠。既然签约了,那以后我会更加用心的去构思,去敲字,也希望各位能够多多支持。最后感谢书友“企鹅卫队”的大赏。)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