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白加啤喝多了,刚回来努力码字,只有一章了。到现在累计欠下四章。)

铁木真正带领随从往王罕大营而去,虽说华筝早已禀明了他,说了札木合与桑昆等人的阴谋,但他却是不信。心想桑昆那厮素来和他不睦,但王罕义父正在靠他一边出力,札木合义弟和他又是生死之交,怎能暗中算计!

故而他还是放心的去了王罕大营,白毛大纛高举在前,随行的只有数百骑人马。待他走到半路,郭靖乘着小红马奔驰而来。郭靖一路上见了三四处埋伏军马,若不是小红马神骏,他也不能从包围中冲出来。

郭靖催马上前,奔到铁木真马旁,叫道:“大汗,快回转去,前面去不得!”铁木真愕然勒马,道:“怎么?”郭靖把前晚在桑昆营外所见所闻、以及后路已被人截断之事说了。铁木真将信将疑,斜眼瞪视郭靖。瞧他是否玩弄诡计。

郭靖见他有不信之意,忽道:“大汗,你派人向来路查探便知。”铁木真身经百战,自幼从阴谋诡计之中恶斗出来,虽觉王罕与札木合联兵害他之事绝无可能,但想:“过份小心,一千次也不打紧:莽撞送死,一次也太多了!”当下吩咐次子察合台与大将赤老温:“回头哨探!”两人放马向来路奔去。

铁木真察看四下地势,发令:“上土山戒备!”他随从虽只数百人,但个个是猛将勇士,不等大汗再加指点,各人驰上土山,搬石掘土,做好了防箭的挡蔽。过不多时,南边尘头大起,数千骑急赶而来,烟尘中察合台与赤老温奔在最前,追击之人是王罕军马。

知道此时,铁木真才相信中了人家圈套,哲别与郭靖同时策马而出,接应察合台与赤老温二人。之后铁木真知道万难突出重围,目下只有权用缓兵之计,便叫桑昆过来说话。

双方争执一番,一个只看到眼前利益,一个却是瞄准了更高更远的天空,双方理念不同,也没什么好交流的。

铁木真麾下,战士们得来的战利品,便是他们自己的财务,不用上交给部族。蒙古此时是氏族社会,牲口归每一族公有,近年来牲口日繁,财物渐多,又从中原汉人处学到使用铁制器械,多数牧民切盼财物私有。战士连年打仗,分得的俘虏财物,都是用性命去拚来的,更不愿与不能打仗的老弱族人共有。

因此铁木真这番理论,便是桑昆部下听了个个暗中点头。桑昆见铁木真煽惑自己部下军心,喝道:“你立刻抛下弓箭刀枪投降!否则我马鞭一指,万弩齐发,你休想活命!”

郭靖见情势紧急,不知如何是好,忽见山下桑昆的儿子都史耀武扬威。郭靖幼时曾和他斗过,这人当年要放豹子吃了拖雷,是个大大的坏小子。他丝毫不明白王罕、桑昆、札木合等何以要图谋铁木真,心想王罕和铁木真素来如父子一般,必是都史这坏人听信了大金国六太子的话,从中说大批谎话害人,我去将他捉来,逼他承认说谎,那么王罕、桑昆他们就可明白真相,和铁木真大汗言归于好,于是双腿一夹,胯下小红马疾冲下山。

众兵将一怔之间,那红马来得好快,已从人丛中直冲到都史身边。便是原著当中,都史便远远不是郭靖对手,更何况现在他跟随天行学了两年的九阴真经,武功比之前不知高了多少。

都史挥刀急砍,郭靖矮身伏鞍,大刀从头顶掠过,右手伸出,已扣住都史左腕脉门,这一扣是朱聪所传的分筋错骨手,都史哪里还能动弹?被他顺手一扯,提过马来。就在此时,郭靖只觉背后风声响动,左臂弯过,向两柄刺来的长矛上格去,喀的一声,双矛飞上半空。他右膝头在红马颈上轻轻一碰,小红马已知主人之意,回头奔上土山,上山之快,竟不逊于下山时的急驰如飞

桑昆见爱子被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从众军之中擒去,又气又急,只得撤下军马,命部下用大车结成圆圈,在土山四周密密层层的圈了七八重,这样一来,铁木真坐骑再快,也必无法冲出。双方一时间成了僵局。

这一夜,札木合上了土坡,与铁木真争辩一夜,却谁也不能说服谁,最后只能不欢而散。双方归还了结义时的礼物,从此便恩断义绝。

天行此刻一直远远守在大军之外,一直没有动手。他离铁木真毕竟太过遥远,若是有一把狙击枪必然能一击而中,但紧紧靠弓箭,他还需要等待时机。

很快,天色渐明,桑昆和札木合队伍中号角呜呜呜吹动。过了一阵,一面黄旗从桑昆队伍中越众而出,旗下三人连辔走到山边,左是桑昆,右是札木合,中间一人赫然是大金国的六王子赵王完颜洪烈。他金盔金甲,左手象着挡箭的金盾,叫道:“铁木真,你胆敢背叛大金吗?”

铁木真的长子术赤对准了他嗖的一箭,完颜洪烈身旁纵出一人,一伸手把箭绰在手中,身手矫捷之极。完颜洪烈喝道:“去将铁木真擒来。”四人应声扑上山来。

郭靖不觉一惊,见这四人使的都是轻身功夫,竟是武术好手,并非寻常战士。四人奔到半山,哲别与博尔术等连珠箭如雨射下,都被他们用软盾挡开。郭靖暗暗心惊:“我们这里虽都是大将勇士,但决不能与武林的好手相敌,这如何是好?”

一个黑衣中年男子纵跃上山,窝阔台挺刀拦住。那男子手一扬,一支袖箭打在他项颈之上,随即举起单刀砍下,忽觉白刃闪动,斜刺里一剑刺来,直取他的手腕,竟是又狠又准。那人吃了一惊,手腕急翻,退开三步,瞧见一个粗眉大眼的少年仗剑挡在窝阔台的身前。他料不到铁木真部属中竟也有精通剑术之人,喝道:“你是谁?留下姓名。”说的却是汉语。

这突如其来的四个人,便是沙通天门下的四个弟子了,号称黄河四鬼。当然他们几个的武功,也只是小鬼级别而已,不过最为郭靖初入江湖的对手,这几个人却是正好了。

江南七怪的功夫算不上高深,故而郭靖的拳脚功夫只是一般。但天行传授了九阴真经,郭靖此刻的内力也算不凡,一时间双方也打的难舍难分。

天行见到这四个人出场,心中也是一震,因为他知道这场埋伏战即将结束,到时候便该他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