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和黄蓉出了王府,便又去方才那一场大战的地方,不过已经没了众人的踪迹。由于天行的参与,一场比武招亲,以及之后的各种事情,都发生了变化,两位女主角都转移了她们的视线,对天行颇有爱意,而两个男主角的命运,也自此不同了。

对于完颜康,天行虽说理解,但对他也没什么好感,天行也懒得打理他,就由他自生自灭好了。而对于郭靖,天行还是有些愧疚的,虽说已经教了他九阴真经,却也让他失去了黄蓉,也不知道今后的他,还能不能学到降龙十八掌,若是不能,那个为国为民的郭大侠,可就没有了吧。

“薛大哥,那两个牛鼻子都不在了,我们要怎么找他们?”黄蓉对全真道士没什么敬意,说话间也不怎么尊重,毕竟说起来,她和几个道士是同样的辈分。

天行在原地转了一阵,说道:“人过留痕,他们便是走了,也得留下什么痕迹才行。”终于,他在一处墙角上发现了笔迹,画的是一条曲线,当中有一条直线穿过,正是全真教的门派标记,曲线便是山峰了,而直线则是长剑的意思。这等抽象派的画风,若不是天行在终南山待过好几年,他是决计认不出来的。

天行叫过黄蓉,说道:“喏,这就是全真教的联系标记了,应该是马钰他们留下的。”黄蓉道:“真是怪了,他们怎么会留下记号,难道还在等咱们不成么?”黄蓉当然不想找到马钰等人了,因为穆念慈就在其中。天行道:“应该是给王处一留的吧,毕竟他也在大都,让欧阳克打伤之后,也不知到了哪里。”

既然有迹可循,过不多时,二人便到了一家客栈,里面倒是热闹,有丘处机,拄着拐杖的王处一,连江南六怪、郭靖都到了这里,但是却不见马钰、杨铁心、包惜弱以及穆念慈。

天行心叫不妙,还不等他发问,倒是王处一先和他打招呼的了:“无量天尊,薛小友我们又见面了。”天行行了一礼,也不罗嗦直接问道:“王道长,为何马道长不再此地?”王处一轻叹一声,说道:“师兄被那彭连虎暗算,中了剧毒,正在客房里面疗伤呢。”

这事情说来话长,武林中人物初会,往往互不佩服,可是碍着面子却不便公然动手,于是就伸手相拉,似乎是亲近亲近,实则便是动手较量,武功较差的被捏得手骨碎裂、手掌阏肿,或是痛得忍耐不住而大声讨饶,也是常事。

马钰初见彭连虎,二人也用此方式比试,却不想着了道。原来彭连虎在右手上套上了独门利器毒针环。这针环以精钢铸成,细如麻线,上生五枚细针,喂有剧毒,只要伤肉见血,必得送命。

彭连虎曾和天行交手,结果被他完败,之后便研究了剧毒之物,涂抹在毒针上,心想若是今后在碰到天行,便靠此物增加掌上的威力。没曾想,彭连虎压根就没和天行交手,这一毒招便用在了马钰身上。这毒药端是厉害无比,便是彭连虎自己都没有解药,若不是马钰身具正宗玄门内功,恐怕早已死翘翘了。

听了王处一的叙述,天行连忙进屋去看望马钰,只见他正端坐运功,头顶上升腾起白气,显然是尽了全力。而他露出的右臂,已经尽是青黑色,肿胀的手掌不时滴落几滴黑血。天行微微皱眉,马钰这老道士人品武功都是不错,和他关系也好,他可不想让马钰就这么死了。想了一阵,天行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布包来,打开一看,两枚暗红的圆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天行拿起其中一枚,便放进了马钰嘴里,接着对着王处一说道:“这是一条珍贵毒蛇的毒囊,且给马道长服下,以毒攻毒,或有奇效。”丘处机脸色不快,却也没有阻止,他知道马钰性命攸关,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天行有对黄蓉道:“蓉儿,能不能给我两粒九花玉露丸?”黄蓉笑道:“虽然不知道这牛鼻子是谁,不过既然薛大哥和我要,那蓉儿岂有不给之理?”因为穆念慈不在这里,黄蓉心情不错,痛快的拿了药丸出来。

别人不知九花玉露丸是什么东西,但王处一和丘处机哪里不知,当年华山论剑,五绝斗得有气没力,黄药师便拿出此物给众人服用,实在是健体疗伤的圣药。这药丸调制不易,需用九种花瓣上清展的露水作为药引,采集时凑天时季节,极费功夫,至于所用药材多属珍异,更不用说。王处一二人相视一眼,均为想到这小姑娘竟是大有来头,不知和那东邪是什么关系。

天行将一枚药丸放进马钰口中,另一枚则是捏碎了洒在马钰手掌上。也不知是那毒囊起了作用,还是九花玉露丸的神奇,不一会儿马钰手臂上的青黑色便弱了几分,从手肘处回落到了小臂,手掌上也不断涌出黑血,只要再过一阵,毒性便可解除了。

天行又把那蛇胆递给郭靖,说道:“这是蛇胆,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便给你吃了吧。”郭靖辞而不受,说道:“薛大哥,既然马道长受了伤,那这蛇胆也给他服下好了,我就不吃了。”天行笑道:“你当是吃饭呢,又不是越多越好,给你吃你便吃了吧。”郭靖这才接过来放入嘴中。

天行又问王处一,道:“王道长,不知杨大叔夫妇……”只见众人都是露出愧色,他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夫妇必定是如原著一般,双双自尽了!

不管杨铁心如何的不称职,包惜弱又是如何自欺欺人,但他们二人悲剧的一生,也算是用情至深了,由于不知道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也只能一了百了。

天行轻叹一声,又问道:“那念慈呢,她又在哪里?”

王处一脸色尴尬,说道:“穆姑娘带着杨兄弟夫妇的灵柩,回临安牛家村安葬去了。”

“呃?王道长就让她一个弱女子独自上路么?”

“不瞒薛小友,穆姑娘是偷偷离开的,只留下一封书信,让我等不必找她。”

原来杨铁心临死前,还是想让穆念慈嫁给郭靖,但她心有所属,哪里能答应下来。原著当中,郭靖因为喜欢黄蓉,便跟着黄蓉一起逃了出来,但现在郭靖一个人,没了诱犯,他自然不敢跑了,所以逃婚的人便成了穆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