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消失!

这种感觉,让刘国重的心里一阵发毛因为这种感觉和前一天的感觉是那么相似!

刘国重这次的不再像前一天那样激动,反而是很平静的坐了起来,本能的抓起了身边装法器的兜,掏出罗盘走到帐篷外面,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但不出所料,外面一切平进如常。

刘国重皱着眉头又围着宿营地转了几圈,但仍然没有什么收获,这让刘国重感觉非常难受,因为这种琢磨不定的感觉比威胁生命还要难受。

带着疑惑刘国重再一次回到帐篷,但这一次刘国重再也没能睡着,因为刘国重这一次想真正的弄明白事情的原因。

一夜下来,再也没有了那种感觉,刘国重后半夜终于坚持不住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刘国重醒了过来,仍然愁眉不展,自从进山以来,刘国重就一直没有怎么休息,从刚进山时期的牲鼬,到后来的鬼打墙,当然每天晚上那神秘的阴气袭体应该还在鬼打墙之前。

其中最为神秘的就是连续两天的阴气袭体,而且没有任何征兆,任何线索!

刘国重一直在想,难道这个神秘的的阴气就没有来由吗?

茅山术中认为,天地是有阴阳二气生成的,所有的生命都是因为阴阳二气的协调运作,一旦阴阳二气失去平衡,生命就会出现问题。

然而阴阳二气任何一种单独存在的时候都会慢慢消散,必须有一种载体,“鬼”就是阴气一种载体,当然想茅山中的魂玉和其他的法器也是一种载体。然而无论是在好的载体,都不会逃过灵敏的罗盘,但这一次,罗盘没有任何反应。

清晨起来之后,刘国重和林道远简单地吃了一些东西,伙计们一都开始准备收拾东西,准备接着向目的地进发。

“栗先生,你们上一次没有碰到这种情况吗?”刘国重又一次凑到栗涛的身边问道。

“没有啊,我们一路上都很安静,但是进山时间长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也见过不少,我们这些老勘探队员大多都习以为常了。”栗涛吃着手里的蔬菜罐头和即食米饭说道。

“那你们走的是咱们现在走的那条路吗?”刘国重接着问道。

栗涛看了看周围的地形,放下手里的早饭,在周围转了一圈:“是这附近,但是并不是和上次一样的路,这荒山野岭的不会出现完全重合的路程的,只要是大致接近就已经不错了。”

“那这一次怎么会碰到这么奇怪的事情?”刘国重皱着眉头问道。

“深山老林的怪事儿多了去了,要不是有你们几个专业的,像鬼打墙这样的小事儿我们都能处理了。”栗涛又端起米饭吃了起来。

刘国重皱着眉头站起来,又拿着罗盘在周围转了一圈,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这两天给刘国重最为直接的感觉就是身心俱疲。

经过一帮伙计一通儿整理之后,队伍又一次开始向秦岭深处行进,然而让所有人感到恐惧的事情在一个小时以后又一次发生了!

这次和刚才一样,队伍一个小时后又一次回到了原地!

这一次队员的反应和昨天明显不一样了!甚至连一些和秦盛栗涛一样的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中年人的脸上都有些难看!

昨天转到了鬼打墙里面也许是偶然,但是这一次又一次转到了鬼打墙里面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

“这他娘的是惹了什么东西了,怎么鬼打墙也会跟着人走不成?”林道远的火气也开始上来了!

刘国重已经被这些事情给弄晕了,心说话,怎么每次都让我碰到这种事。

“自从见了邵超以来这日子就没安生过。”林道远嘴里开始嘟囔道。

刘国重走过来拍了拍林道远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走到队伍的前面,准备再一次做法,破掉鬼打墙。

这一次刘国重和昨天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刘国重直接用了三张阳符。

火球比昨天的大了不少,按照规矩,队伍里的人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见火球熄灭立即撒丫子就开始跑,猴子还是身体灵活跑头一个。

一阵疯跑之后,队伍又一次跑出了鬼打墙的范围,一阵鲸吞狂饮之后,队伍的饮用水已经见底了。

“不对!”邵超看了看骡子身上的贮水箱,脸色突然大变,在深山里水虽然不像是沙漠中那么难找,但是可以饮用的水也是需要谨慎选择的。

这种情况下,队伍根本不知道水源在哪,也就直接导致了队伍里饮用水的短缺,这样整个队伍都会危险!

“必须尽快找到水源!”说着邵超从让伙计掏出来一张遥感地图,希望从遥感地图上找到最近的水源。

通过地图的指示,很快邵超就确定了周围一条小溪的详细位置,让队伍开始向小溪的方向行进。

因为已经明确了位置,队伍行进的速度很快,但仅仅是半个多小时后,所有人都傻眼了,因为又回到了原地!

这一次终于将某些人的心理防线给突破了,有几个心理脆弱的伙计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一种崩溃的状态,当即就坐在了地上!

刘国重看到这种情况倒是有些放心了,因为这几次下来,刘国重终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黎明的曙光!

鬼打墙是因为阴气的缘故,但是鬼打墙只能存在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并不会无限的放大,尤其是刘国重和其他伙计经过这两次的事情,起码跑出去得有十多里地,但是仍然没有跑出这个所谓“鬼打墙”的范围,这倒是提醒了刘国重。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国重脑海中才将整件事情联系起来。

“这鬼打墙,邪了门了。”林道远也开始纳闷。

“不是鬼打墙,是一种奇门遁甲,也是一种阵法。”刘国重走过来说出自己的推测。

对于这种所谓的“鬼打墙”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鬼打墙,本来遇到的第一个“鬼打墙”就有些太大了,但是这一次连续两三次的样子,已经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鬼打墙”,而更像是某种阵法,或者说是某种奇门遁甲!

而眼前遇到的情况更像是正一道中的罕见的**阵法,或者可以说是一种障眼法!这种阵法通常是以某种法器为引,将周围的阴阳二气的流动方向改变,进而影响人的思维,使人不自觉得就开始在原地打转。

对于阵法来说,只要布阵的器械可以满足,理论上是可以布置的无限大的。

现在刘国重这些人遇到的情况基本上确定是一种比较罕见的阵法。

“咱进山还没几天,这已经犯了很多错误了,这一次……你有把握没?”林道远显然已经被这几次的错误给搞得有些怀疑自己了。

“没办法,如果不试一试,咱啥也不知道。”虽然刘国重也明白,因为自己经验的缺乏,几次判断失误,几乎就可以决定这一队人的生死。

刘国重下了决心,走到正在愁眉不展的邵超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但邵超好像并不是很高兴,但一阵讨论之后,刘国重一个人走了过来。

“怎么了?”林道远并没有看明白刚才那帮人的表情代表了什么。

“我先出去探探路。”刘国重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自己出去?”林道远有些惊讶。

“我先出去,先证实一下我的猜想。”刘国重还是很淡然。

“这……太危险了。”林道远有些着急。因为如果一旦真的是刘国重猜想的这是一个阵法,那么一旦贸然进入,万一迷失在大阵之中,那就很难再出来了。

“没关系,我进去之后,先找到阵眼,一旦阵眼破了,这座阵也就破了。”刘国重开始从包里掏出一个红线团,递给林道远。

林道远很明白刘国重的脾气,一旦刘国重下定决心,那么任何人也拉不回来,说白了就是“犟”!

无奈之下,林道远接过来红线团,在线头上栓了一枚铜钱,拴在了线团上,系在了刘国重的腰上。与此同时刘国重也在包里掏出一张黄符口中低声开始念起来咒语:“天玄地黄,五方司命,明灯引路,莫为迷失,灯之所到,万法勿侵!”纸符无火自燃,但这一次明显的没有刚才阳符的火焰大,仅仅是在黄符的一个角上,燃起了黄豆大小的火焰。

刘国重小心翼翼的松开了纸符,纸符悬在了半空。“去!”刘国重用手一指,纸符摇摇晃晃的向森林的一个方向飞过去。

刘国重慢慢的跟了上去,林道远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放着红绳,这根红绳是刘国重在万一迷失的情况下回来的唯一希望,所以一丁点的失误都不能有!所以林道远对这根线非常小心,生怕一不小心将这根细小的红绳给弄断了!

纸符飘飘悠悠的向前飘去,好像有什么灵智在其中控制似得。

只见刘国重跟着纸符慢慢地向前走,突然之间就消失在了树林之中,周围的伙计被这一幕给惊呆了,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