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龙虎山

刘国重轻轻地把被子拉过来侧了侧身,闭上了眼睛。

“这次……”林道远一扭头看到刘国重不愿意提这件事,也识趣的不再问,躺在自己床上,也开始补觉。

听着林道远的鼾声,刘国重慢慢的睁开眼睛,面色阴沉的咬着牙……

时间慢慢的到了下午五点钟,刘国重叫起林道远来说:“走吧,我带你去逛逛这里的古城,顺便找点吃的。”

“吃东西可是个好事。”林道远把外套穿上说。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师兄,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长生?”刘国重突然问道。

“长生嘛……”林道远若有所思的拖了个长音儿。

“这次去江西本来是要去龙虎山参加他们的的罗天大醮的仪式,可这次在龙虎山看到的事让我对长生有了一丝好奇。”刘国重看着四周的环境。

“长生嘛,自古以来都有记载,最有名的就是徐福东渡,后来汉武帝也是极度追求长生的皇帝,之后历代皇帝都把追求长生作为重要的目标,咱们茅山的很多前辈都对长生有所追求,也在这么长的历史中有了对长生独特的理解。”林道远慢慢的讲起了自己熟知的历史。

“独特的理解?”刘国重有些疑问。

“对,之所以师父一直不向咱们说所谓的得道成仙就是因为咱们茅山对长生的独特理解!”林道远缓缓地说道。“茅山之所以在天下正一道的所有教派中一直长盛不衰,不仅仅是对驱妖捉鬼的擅长,还有就是对道术执着的追求。”

“这跟长生有什么关系?”刘国重接着问。

“茅山术的理解中,长生就是道术的一种。但这种道术在茅山术中不知被什么原因被人为地规避了,也正因为如此慢慢的茅山也就没了长生之术,正一道中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长生之术慢慢的就失传了。”林道远慢慢的解释了自己的看法。

“我在江西好像见到了长生之术!”刘国重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林道远几乎有些差音的说。

“是一种怪物,也幸亏是碰到了龙虎天师教的张天师,否则这次我也就回不来了。”刘国重苦笑的说道。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林道远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

“这件事让我现在提起来还有些后怕……”两人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开始说了起来。

刘国重一个月前接到自己师父的电话,让刘国重回茅山一趟,刘国重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从自己家里出发前往自己的师门——茅山。

等到了茅山的师门,见到自己的师父——天玄道长。天玄道长一见到自己这个小徒弟就是一顿胖揍。

“好你个不肖子,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

“好你个小子,这段时间就知道赚钱了吧。”

“好你个臭小子,自己的日子过得不错,忘了我这个师父了吧。”

……

一个个的爆栗在刘国重师父的‘赏赐’之下刘国重直接被打蒙圈了。

“师父,您能不一见了面就打我吧。”刘国重捂着自己的头委屈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看你还敢不敢一走一年也不知道来看我。”天玄道长捋着自己的胡子坐在凳子上气呼呼的说。

“师父,您身为掌教也不能这么没有正行啊。再者您都八十了,手劲怎么还这么大。”刘国重从地上坐起来说道。

“嗯?”天玄道长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捋着自己的白胡子正襟危坐的白了一眼刘国重。

刘国重一和天玄道长对视,不住的缩了缩脖子,自从拜了这个师父以后自己就没少挨揍。

“小子,知道这次我叫你回来是干什么吗?”天玄的声音顿时严肃了起来。

“呃……不知道。”刘国重挠了挠头说道。

“这次是件好事儿,龙虎山过几天要办罗天大醮,你去见识见识吧。”天玄道长眼睛微微闭起来说道。

“哦,那行,啥时候去?”刘国重偷偷地从身旁的桌子上拿了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说。

“现在就走吧。”天玄道长一摆手说道。

“咳咳……”差点呛着刘国重。“现在就走?我刚到。”

“赶紧走,我看见你就烦。”天玄道长站起来扭身就进了里屋。

“走就走,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没正行。”刘国重低声埋怨了一句。

“臭小子,说什么呢?!”里屋传出来天玄道长的喊声。

刘国重一缩脖儿,快步走出屋子。

从江苏到江西对于现在的交通工具来说并不是很远,第二天下午刘国重就出现在江西龙虎山山脚下。

刘国重刚一到山脚下就开始下起了大雨,刘国重一看这雨势的情况,果断决定,等雨停了再进山。

龙虎山经过这几年的旅游开发,周围的旅馆已经很多了,刘国重随便找了一个旅馆住下,大雨一直下到第二天的中午。刘国重这才简单吃了些东西进山。

龙虎山的山势并不是很陡,刘国重身体素质也还不错,上山的速度也还算很快。

不过天刚下完大雨,虽然山势不陡但是却很滑。

刘国重刚到半山腰,就听说前面的路上出现了滑坡,没法上山了。

刘国重本来走的是旅游线路,一听见前面滑坡心说:“得,这下只能走小道上山了。”

刘国重一个人从旁边的小道上开始往山上走。

虽然说刚才路上也是比较滑,但毕竟是旅游线路,经过多年的旅游开发,道路还不算很滑。但是刘国重这次自己走的小路可就不一样了,小道蜿蜒曲折而且还泥泞。刘国重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小路上往山上走。

“真不该今天上山。”刘国重开始一边走一边埋怨自己。

走了一会儿,刘国重停了下来看了看前面的路,顺便休息一下。

刘国重刚刚抬起头就听见“嘭!”的一声,一块乌云就从西北方向升起来。

“孽噬!龙虎山这地方怎么还有这么厉害的鬼怪?”刘国重有些疑惑地掏出罗盘说道。

罗盘中天池里的指针猛然间一颤,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不对啊,怎么又没反应了。”刘国重晃了晃罗盘说。

就在刘国重在看自己罗盘的时候,那团乌云就缓缓地向靠近刘国重靠近。

正在摆弄罗盘的刘国重突然感觉周围空气突然变得有些冷了,猛然间一抬头就看见有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向自己靠近,刘国重当即开始戒备起来。

游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般不会上山的,这个时候没事儿的人都应该回宾馆了,怎么还有人上山呢?刘国重不免有些莫名的紧张,事实证明刘国重的紧张直接救了他的命!

刘国重所在的方位有一个大石头,慢慢的刘国重靠到了大石头上,本来黑影走的很慢,等到快靠近近刘国重的时候,突然速度变得很快,这种速度对于常人来说已经非常变态了。

“嗖”的一声,一个黑影冲着刘国重就冲了过来。

刘国重一看情况不对,两腿一较劲,手一托石头就翻到了石头后面。

“啪”的一声黑影就撞在了大石头上,石头猛然一震,刘国重在石头后面就感觉一股巨力拍在了大石头上,身子也随着石头猛地一震,刘国重稳住自己,心头猛的一震:“这绝对不是人!”

刘国重基本上能够感觉得到这股力气,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够发出的,再说这么大的力气撞在石头上,正常人不死也残废了。

黑影慢慢的在石头后面出来,刘国重也掏出来随身携带的匕首。

刘国重一看这黑影的样子一种从内心里出来的恐惧从心底里慢慢的升起。

黑影本身是人的身体,当时头上却布满了爬行动物的特有的鳞片,舌头细长的在外面一伸一缩,胳臂以一种极度扭曲的缠在自己的脖子上。身上的衣服已经烂的只剩下几个破布条了。再看身上,身体已经腐烂不堪遍布着尸虫还在不停的蠕动。

刘国重差点没吐了,虽然以前也没少见鬼,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东西。

怪物一见到刘国重,直接就朝着刘国重冲了过来。刘国重就看到怪物的嘴中布满了一排排的细牙,刘国重往下面一蹲,顺势就从窜了出来。

没想到,怪物扭头一口就咬住了刘国重的小腿,刘国重当即就感到自己的左腿一痛,右脚一脚就踹在了怪物的头上,怪物这才松口。

刘国重一瘸一拐的想离怪物远一点,没想到怪物,又向刘国重冲过来。

刘国重一闭眼,心说:“这次就交代在这儿了。”

就在刘国重要等死的时候,“嘭”的一声,怪物就飞了起来,刘国重一睁眼,看见一个中年道士身穿龙虎山特有的练功服。斜挎着一个土黄色的小包。

中年道士飞起一脚把怪物踹飞之后,快步跟了过去,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青铜匕首,一声断喝:“诛!”一下就插在了怪物的后心上。就听见“嗷”的一声怪叫,从怪物的口中飞出来一个黑色的长条形的东西。

新书发布,求收藏,小星拜谢!另外各位读者有什么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都可以在评论区回复,有可能会出现在书里面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