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国重做法!

但是悬崖附近刘国重曾经仔细观察过,并没有什么线索,但是悬崖的出现总是让刘国重感觉有一种很突兀的感觉。

邵超在帐篷里坐了一会儿看到刘国重陷入了沉思也就走出去了。

“师弟,我觉得咱们遇到的那个山崖,似乎是故意将咱们引导到别的地方。”

“嗯,整座山峰的出现的很突兀,好像是突然出现在哪里,又给咱们留下了那条小路一样。”

“所以现在咱们现将这个山崖当做突破口。”

刘国重点了点头,当即就决定再次回到山崖哪里,看看有没有忽略的东西。

随后,刘国重就和林道远两个人带着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阿忠,从自己昨天出来的地方,反方向的去悬崖哪里。

但是让刚进到树林里刘国重就傻眼了,因为眼前的景象跟上次他们出来的时候完全不同!

上次出来的时候,三个人清清楚楚的记着是一条小路,而现在是一大片森林,哪里还有什么小路的样子?

“这……这他娘的怎么一会儿一个样儿啊?”林道远骂了一句。

“山里有古怪!”说着刘国重直接就原路返回。

“你干嘛去。”林道远喊了一嗓子跟了上去。

阿忠也没有别的选择,跑了几步跟了上去。

“回去,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刘国重头也不回说道。

刘国重原路回到了宿营地,邵超这才发现他们三个的人刚才不在营地。

“你们干什么去了?”邵超喊了一嗓子。

刘国重没有理邵超,直接跑了过去,冲着昨天白天进山的地方跑了过去。

林道远一看直接就追着刘国重跑了过去,阿忠想给邵超说些什么,但是刘国重跑得速度很快,来不及跟邵超说些什么,只是冲着邵超摆了摆手,让邵超放心。

邵超看到这三个人这么奇怪,叫了几个伙计直接跟了过去。

刘国重一路上飞一样的跑着,小时候在茅山的外家功夫的训练的优势终于显现出来,跑了很久刘国重并没有感觉太累。

因为这次是轻车熟路,再加上整个路途和刚才不一样,都和昨天一模一样,所以在这种轻车熟路之下,刘国重的速度很快。

在路上,刘国重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果然按照刘国重的估计,从这个方向进来,一切都是那么的一样!

但是跑着跑着刘国重就停了下来,因为自己和阿忠这些人埋骸骨的地方,没了!

刘国重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按照记忆自己并没有跑错路,因为一路上阿忠都留下了记号,这一路上他都是按照记号走的!

林道远和阿忠跟了上来也有些疑惑的看着前面的一丛灌木,而按照原来的记忆,这片灌木丛是自己这些人挖的葬坑,所有收集来的骸骨都在这里面,但是现在只有一片灌木丛,甚至连坟头都没有了!

“邪了门了,这怎么回事儿?”阿忠看着眼前的一切,十分纳闷儿。

刘国重在周围不停的转着,看样子是想要找找线索,阿忠和林道远也转了一圈看了半天,发现自己昨天留下的痕迹都已经消失了。

“从这里开始,和昨天的路都不一样了。”林道远也有些发愁。

这时候一直在后面追的邵超也跟了过来,因为邵超的体力的确不怎么样,这费力的跟了过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我说,你们怎么了?”邵超喘了一会儿问道。

阿忠走过去低声和邵超说着什么,看来是在解释事情的的经过。

在周围转了好几圈的刘国重,突然看着远处的树林笑了起来,一改往日的愁眉,不住的呵呵的笑出声音来。

“师弟,你怎么了,闹撞客了?”林道远很不理解刘国重的行为。

“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今天晚上就能让我们找到那个山谷。”说着刘国重微微一笑,扭头就按着原路返回。

林道远挠了挠头,还是没看明白刘国重的行为,但是按照原来的经验,刘国重一旦有这种表现就说明一定有了什么发现,也就跟着刘国重往回走。

邵超看到这个情况很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没说出口,刘国重和林道远就走远了,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也原路返回。

返回的时候,速度就已经慢了下来,像是在散步一般,就都回到了宿营地。

刚一到宿营地,刘国重就拉着林道远进了自己的帐篷,将帐篷的门拉上,那意思就是闲人免进。

邵超在外面等着还算沉稳,但是阿忠就不一样,因为他和刘国重林道远全程经历了所有的事情,听到刘国重说今天晚上就能出结果,心里就有些按耐不住,想立刻闹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

等待的时间往往会让人觉得比正常的时候过得慢,阿忠在旁边如坐针毡,邵超只是闭着眼睛在旁边坐着,显得并不着急。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国重和林道远都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在帐篷里面忙些什么。

要说邵超的耐性果然不一般,阿忠已经开始原地打转了,邵超还在篝火堆旁边坐着,似乎心里一点事情都没有一般。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邵超吩咐伙计们将防毒面具拿出来,以防瘴气再来。

本来以为刘国重和林道远天黑就会出来,阿忠中间一直在他俩的帐篷旁边转悠,直到天黑了有一段时间了,刘国重和林道远都没出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阿忠也没了耐性,和其他伙计聊起天来,就在都认为刘国重和林道远不会出来的时候,帐篷的打开,刘国重和林道远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一出来就将所有人的眼神吸引过来,因为刘国重这次和林道远讲一个桌子抬了出来,“快过来帮忙。”林道远喊了一嗓子。

周围的伙计们七手八脚的结果两个人的桌子,其实就是几个箱子被刘国重和林道远拆了拼在一起做成的。

刘国重腾出手来,手里拖着一个罗盘抬头看着星空,因为今天并没有起雾,所以漫天的繁星,月光柔和的照着地上。

“星象无动,五行颠倒。”林道远也看着星象说道。

“北斗移位,紫薇反转,走。”刘国重说着往宿营地外面走去。

伙计们抬着桌子跟了过去。

“六丁六甲,向左。”说着林道远紧跑了两步,将一个黄色的三角旗子插在了地上。

“五鬼走位,东北!”刘国重说着也将一个小旗插在了地上。

两个人就这么在附近不断地插着小旗,小旗只有一尺来长,直到第十八面小旗插到地上之后,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紧接着刘国重指挥这伙计们将桌子到所有小旗围绕的正中间,伙计们刚才也观察了半天发现刘国重抬出来的桌子上面并不是简单地塑料和木头,而是上面密密麻麻的画了很多符咒文字,整个桌子都已经写满了,而且桌子上摆了一个圆镜,上面也画了一些符咒。

桌子周围贴满了纸符,显得十分诡异。

刘国重站在了桌子后面,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了一把钢剑,轻轻在一张纸符上一点,并没有刺穿纸符但纸符直接随着钢剑被举了起来。

“明清间对山,星宿两参半,风起大江时,云起落鞍山。”说着刘国重举着剑脚踏罡步一瘸一拐的在法台旁边转了起来。

“今,茅山弟子刘国重,在此开檀,请六丁六甲,五路司神,四方大帝,降真身,临此地,镇三寸法檀,驱妖逐怪!”一阵咒语在刘国重口中娓娓道来,话音刚落一直贴在剑尖儿上的纸符直接就着起火来。

紧接着,刘国重将桌子上的一块烧饼大小的圆形的镜子举了起来,与桌子的桌面呈四十五度的角度放好,按理说镜子不会这样放着,但是当刘国重的双手离开的时候,镜子就这样十分诡异的一动不动,并没有像其他人想的那样到在桌子上。

“请天地五雷,破虚拟幻象,天雷为引,以正五行!”刘国重一声断喝,天空中晴天霹雳。

“咔嚓”一个炸雷,直接劈到了圆镜上,出人意料的是圆镜并没有被劈碎,反而在圆镜上泛起了一阵金光。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夜空中有丝丝的星光汇聚到圆镜上,通过圆镜反射,一道很粗的白光照在了众人前面离众人直线距离足有一公里的山上。

刘国重手里的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小旗,轻轻地放到了白色光柱中,将一张黄符插在了小旗的尾部的竹签上,“风驰电掣,行程万里,疾!”

纸符当下着起火来,小旗直接就顺着月光飞了过去,“咚!”一声闷响,前面的山上亮起了很微弱的火光,随即暗了下去。

就在所有人都注意山上的情况的时候,刘国重直接一跺脚,地面上的十八面小旗猛地就飞了起来。

“天地玄黄,正气浩然,集星辰之力,破灭幻象,五行归位,丁甲复形!”一声高喝,十八只小旗不断地在天空中变换着方位,就在这时,更令人惊讶的是天上的星星也跟着开始动了起来!

关于更新:

每天保底一更三千字,以后慢慢恢复一天两更。

每天推荐票超过十五张加一更!

打赏超过一千书币加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