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进谷!

邵超皱着眉头抽着烟在帐篷周围转了好几圈,好像这些人真的在某些问题上产生的什么矛盾,但是当邵超将手里这根烟,将烟头踩灭之后,冲着帐篷里说了几句话,里面一直没出来的中年男人这才冲帐篷里面走出来。

邵超随后招呼刘国重和林道远过去,将冷芊芊、秦盛、栗涛还有那个中年男人聚到一起,看起来是要给刘国重他们两个宣布决定。

按照刘国重的脾气并不愿意这样被动的接受别人的命令,或者说刘国重并不喜欢被人摆弄。但是这一次刘国重并没有表现出来,面无表情的来到邵超跟前。

邵超似乎已经从刚才的郁闷中走了出来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这帮人。

“这次国重和道远立了大功,要不是他们做法,咱们还找不到这个山谷呢。”邵超看着众人,但是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并不买账,面无表情的坐在一边。

刘国重看着那个中年男人:“这位怎么这么眼生啊。”毕竟因为长期以来一直和邵超交流,即使知道邵超和他各有所求,所以在心理上就把邵超的距离和自己更近了一些。

“这位是文忠辉,香港的一个考古学家。”邵超赶紧介绍到。

虽然邵超将文忠辉介绍成为考古学家,但是文忠辉给人的直观感受就是一身的江湖气息,甚至可以说文忠辉就是一个江湖人,但是从这一点上并不能判断出文忠辉的职业。

“叫我老文就行了。”文忠辉只是冷冷地回答了一句。

刘国重没有多说什么,林道远这时候也插不上什么嘴,同样没说什么,整个场子就冷了下来。

邵超尴尬地干咳了一声:“既然已经找到了山谷了,我们下一步就应该进山谷了。”

“不知道超哥是怎么安排的。”刘国重说道。

“对啊,你们安排的时候就没有叫我和国重,现在也该告诉我们你们的打算了吧。”林道远十分不忿的说道。

邵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们决定这次进去十五个人,除了一些伙计,我、老文、芊芊、老栗还有你们两个都进去。”

“还有九个伙计,秦老哥为什么不进去。”刘国重发现进山的似乎并没有秦盛,赶紧追问道。

“山外毕竟还要有人,要不然外面很容易乱。”邵超说道。

刘国重点了点头,看来邵超要想的很多。

“我们这次进山,必须要有一些必要的装备,按照计划,你们先看看。”说着邵超将一张纸递给在座的众人。

刘国重和林道远拿过来一看,上面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全了,甚至连威力巨大的“tnt”**都在列表中。

除了一些武器之外,登山用的一切设备,还有一些防毒面具,必要的给养,冷光棒,手电等等一应俱全。

林道远看着列表上的火器,美的不住的渍渍的咂起嘴来:“看来家底儿真的很厚啊。”

“既然已经定下来了,就准备进山吧。”说着文忠辉直接起身就要去准备。

“现在还不能进去。”刘国重站起来冷冷地说了一句,语气中带着一种不可置疑的语气。

“为什么?”文忠辉看了一眼刘国重说道。

“想要和勘探队下场一样的话尽可以进去。”刘国重也没有多解释,直接就进到自己的帐篷。

留下文忠辉脸上满是不服,但是最后还是压了下来,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回到自己的帐篷。

刚回到帐篷林道远就笑嘻嘻的看着刘国重低低的声音说道:“师弟,你为啥这么做?”

“杀一杀文忠辉的锐气。”刘国重诡异的一笑。

“其实现在进山和一会儿进山并没有什么区别对吧。”林道远看出了刘国重的用意。

“我连山谷里是什么也没看到,怎么会知道什么时候进山好呢?反正中午进山要好一点吧。”刘国重说道。

“不一定,咱们用‘祝由法’试一试吧。”林道远说道。

在中国道术中,有一门符之术为祝由术,茅山术吸收祝由术中的一门法诀,创立出祝由法这种道术,做法之前将符旗立在地上,但并不插到土里,念动法诀,只要旗子不倒就没问题。

当时刘国重在小楼就用过这种祝由法,当时并没有出什么问题,林道远这个时候又提了出来。

刘国重点了点头,因为刘国重隐隐的有一种预感,这次进山谷很危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种前列的好奇心强烈地在鼓励着自己。

“我明白你是怎么想的,自从进山以来,出现的这么多的怪事儿,再加上这些线索和邵超这些人,咱们想要退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师父曾经说过,危机之中必有造化!所以既来之则安之吧。”林道远拍了拍刘国重的肩头说道。

刘国重点了点头,虽然心里还有些顾忌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刘国重只能狠了狠心。

这两个人在帐篷里面待了很长时间,外面已经把邵超和文忠辉急的不行了,因为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们的耐性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外面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毕了,跟着进山谷的伙计也都挑好了,都是队伍里身手最好的伙计,就等着刘国重和林道远了,但是这两个人都没有反应。

冷芊芊倒是一副不着急的样子,坐在篝火堆旁边,若无其事的挑弄着火堆。

时间都到了中午十点多了,就在邵超已经等不了的,想要闯到刘国重的帐篷里,将刘国重和林道远叫出来的时候,刘国重和林道远背着自己的包直接弯着腰钻了出来。

看了看周围的这些人,有抬头看了看天色,刘国重微微一笑:“超哥,我看可以出发了。”说着刘国重和林道远就径直向山谷谷口走去。

伙计们看了看邵超,邵超又看了看刘国重和林道远的背影,将地上的登山包背了起来,伙计们一阵慌乱,将东西收拾好,去追刘国重和林道远。

文忠辉长舒了一口气,站起来也跟了上去,冷芊芊面无表情的跟了上去,腰间挂着一把大刀,但是并不是前几天用的钢刀,表面用红布包裹着,看不清构造。

刘国重和林道远并没有管这些人的动作,径直冲着山谷谷口的方向走去。

走到山谷口之后,刘国重在山谷口铺了一张黄纸,一只上面画有符文的小旗立在了黄纸上面,刘国重口中喃喃地念动咒语,小旗只是在黄纸上一点,并没有插到土里,但是随即就壁纸的立在了上面。

随着咒语的念动,小旗在黄纸上滴溜溜的转了起来,但是歪歪扭扭的转了好长时间,并没有倒下,所以刘国重和林道远才松了一口气,因为这证明这次虽然有些艰险,但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其他人这时候才走到山谷口,刘国重看了看邵超:“走吧超哥。”

“点验装备。”一声令下,伙计们就立刻将自己带的东西查看了一番。

看到伙计们都点了点头,邵超就径直进入了山谷。

所有人也就跟了过去,刚进到山谷里面,一股薄雾扑面而来,明显的和晚上那些雾气不一样,因为这个雾气中竟然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山谷中还有几只麻雀被进来的人给惊到了,直接飞走了。

“看来雾气里没毒。”邵超自言自语了一声。

刘国重点了点头,既然有动物在雾气中能够正常生存,就说明这雾气没有什么问题。邵超的推测还是很对的,符合一般逻辑。

“我们这是进到仙境中了?”有伙计说了一句。

“这里的确很像是仙境,北宋时第30代天师张继先曾经说过‘思真洞兮云水深,道人居兮鬼神钦,山花笑兮松竹荫,流潺潺兮千古音,何时一造清神襟,攀石萝兮共笑吟。’的名句,形容了鬼谷的景色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刘国重说道。

“没错,这里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为什么勘探队到这里就失踪了呢?”林道远看了看周围郁郁葱葱的灌木说道。

“越是美好的外表下,越是危机四伏。”邵超回头说了一句。

“你说的这是人。”林道远白了他一眼。

但是随后的发现,刘国重有些更奇怪了,因为这里周围的山石的质地根本就不和山谷外一点也不一样,外面的石头大都是秦岭标志性的石灰岩,但是进到这里,石头竟然大多是花岗岩!

石灰岩主要是在浅海的环境下形成的。符合秦岭在远古时期是海洋的特征。而花岗岩是一种岩浆在地表以下凝结形成的火成岩,和秦岭基本上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

这种变化不仅仅是刘国重发现了,文忠辉似乎也发现了,这是一种常识性问题,只要稍微直到一点地理常识的就能分辨出来。

邵超也很快分辨出来了石头,很疑惑的看着手中的石头。

“这里为什么这么奇怪?”邵超问道。

“这里的一切似乎和外面的一切都没什么关系。”刘国重说着,往后面一回头,眼前的一切让刘国重冒了一身的冷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