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神殿的这支傀儡军团已经溃败。

驻剑峰上的局势,渐渐地被龙宫牢牢掌控着。

九痴老道疯狂搜寻无果,伫立在原地,灵魂仿佛已经离开了躯体,在风雪之下,僵硬着不动。

时而大声地哭泣。

时而饮酒仰头大笑。

蓝天邪站在他的身旁,他能猜到九痴老道是因为什么,可这种事情,他自然帮不上忙。

只能保护着九痴老道的周全。

“她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九痴老道的声音哽咽,自言自语着,他无人可以倾诉。

坐在雪地上,望着女孩消失的方向,好久也无法回过神来。

驻剑峰之巅。

轰!巨石爆炸裂开,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萧钰与九幽圣子之间的这一战,真正可谓之惊天动地,两人的实力都处于域面巅峰,全力以赴的情况下,驻剑峰这片天地,仿佛都随时要被撕裂。

唐大耳扛着大唐战戟,在远处观望。

罗青帝,判官铁面等人,都已经解决了自己的敌人,抬头看向驻剑峰之巅。

两道身影分开,目光对峙。

九幽圣子一身绿袍,风雪不侵,双目妖异,眉心的红光闪烁,盯着萧钰。

对于九幽军团的团灭,九幽圣子没有丝毫的在意。

万千年来,幽冥一族培养出来的傀儡,远不止这些。

而这些傀儡的性命,在九幽圣子的眼中,甚至还不如自己手中的一件宝器有价值。

“真痛快。”

九幽圣子笑了起来,浑身弥漫着森寒的气息,目光盯着萧钰,突然地,九幽圣子朝着萧钰开口,“你有心爱的人吗?”

话语一落,萧钰眉宇一皱。

这个时候,昆仑神山,那一道气息突然间仿佛要失控一样,迅速地镇定了下来,“九幽圣子,果然是那个人的弟子。”

驻剑峰,萧钰还没有回应,唐大耳已经将手中的大唐战戟收起来,然后拿出妖仙剑,一样是扛着,目光不善地盯着九幽圣子。

在唐大耳看来,这个九幽圣子敢对萧钰说出这句话,足够让自己给他预定一份干尸大礼包了。

九幽圣子的眼眸闪烁着诡异的红光,邪笑了起来。

他看出来了。

萧钰虽然没有回答,可眸子里那一抹的柔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萧钰盯着九幽圣子,对方的身上弥漫出一股极其诡异的气息,可以影响魂魄。

“丫头,提起百分之百的精神,这是幽冥一族的忘情经。”

师尊的声音。

萧钰的神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她本也感受到九幽圣子要施展的法,绝对不同凡响。

可没想到,竟然连她的师尊也惊动了。

忘情经!“忘情经,乃忘情之法。

切记不管眼前出现任何的画面,绝对不可轻信,一旦被忘情经占据了主导,侵蚀了灵魂,你将会彻底遗忘掉这辈子你最爱的人。”

万神之乡的王的神色凝重。

当年那个人施展忘情经之法的时候,曾一夜之间,令一座城的人都忘情,最终,那一座城,成为了死城。

时隔漫长岁月,再次看见忘情经的出现,万神之乡的王情绪波动极大。

他只有一缕微弱的神识感知驻剑峰上发生的一切,根本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一场战斗的走向。

萧钰对罗峰的情,他感受得到。

在萧钰觉醒皇凤神体,浑身被火焰包裹着的时候,罗峰一样不顾一切,将浑身都是火焰的萧钰抱住。

可是,越是有情,越容易被忘情经所伤。

九幽圣子的面容浮现起笑意,邪魅至极,弹指间,无形的气息将萧钰笼罩。

萧钰身上那一层层淡紫色的火焰跳动着,形成了一道道的防线,同时身影一掠,主动朝着九幽圣子发动了攻击。

虚无缥缈的忘情经,根本看不见,萧钰不知道要如何去防御,只能主动去进攻。

九幽圣子站在原地不动,嘴角轻轻地上扬。

忘情经的法相,便是一座幻阵。

从萧钰主动出击的那一刹那开始,她便已经进入了忘情大阵之内。

“将自己挚爱的人,一寸一寸地从自己的灵魂里剥出来,这种感觉,会是多么的痛?”

九幽圣子微笑,眼神带着期待,因为,在他看来,站在幽冥神的角度,居高临下,看着这幅画面,一定很愉快吧。

“你们不过是一群被流放的人,怎么配拥有感情呢。”

九幽圣子自语,“地球进化文明,也将会随着你的忘情,从苏复走向寂灭。”

“让一切,都归于寂灭吧。”

九幽圣子看着忘情大阵内的萧钰,萧钰的身影已经停顿下来了,望着前方,眸子绽放光彩。

在她面前,九幽圣子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一袭她日思夜想的身影罗峰。

罗峰身上穿着的,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一套军装。

略带青涩的脸庞,浮现起淡淡的微笑。

他张开了双手,要将她拥入怀里。

“峰。”

萧钰失声,几乎是本能地冲了过去。

这时候,脑海中却有一道尖锐的声响,将萧钰惊醒。

萧钰设下的重重火焰的防御,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

“他不是罗峰。”

萧钰一抬手,火焰朝着前方飞去。

电光火石间,那道身影躲开了。

同时,有声音宛如幽魂般,在萧钰的耳边响起来。

“他是罗峰。”

“你眼前所看见的,并非是幻象,而是另外一处天地,你和他正在相遇。”

“你杀了他,就是毁了你最爱的人。”

“他是罗峰。”

“他是罗峰。”

声音宛如骤雨惊雷,钻入了萧钰的灵魂。

萧钰又出现刹那的失神了。

眼前的画面不停地变幻着。

萧钰仿佛看见了无数个天地,他们的故事在上演。

只是,渐渐地,画面在不知觉间,出现了偏差断天崖。

“开枪,杀了她。”

萧钰的眸子睁大到了极点,灵魂仿佛都快要裂开。

她看见的画面,当年的断天崖,下令开枪,令她坠崖的人,竟是罗峰。

她看见了残酷无情的罗峰,亲手将她毁掉。

“不会的。”

萧钰拼命地甩头,可是,这个画面却愈发清晰起来,甚至看见了罗峰那一张狰狞的脸庞。

“他怎么舍得伤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