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这块地域对亚历山大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亚洲的历史和地理形态亚历山大的理论水平相当有造诣,陌生的是他现在所在的西亚地区,他之前是一次也没有来过,就算他知识丰富,也无法掌握这个历史记载匮乏的年代的一些细节,而继业者们对这里的分布和控制程度他也无法了解到。这是亚历山大比较愁的地方,由于手上还没有一支强大的间谍组织,所以对他未来的战略规划产生了很大的制约,这是他迟迟没有做出决策的重要原因。

“陛下,将军们最近私底下一直在探讨什么时候准备出征,我看他们都等不及了。”阿瑞斯托诺斯说道。

“我还摸不清托勒密的意图,也不知道东方战局究竟如何,我这不正在等消息吗?贸然出击,万一托勒密从我背后捅一刀子,那不惨了。”

“那您准备什么时候出征啊?”

“先等等吧,派出去的间谍迟迟没有消息,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吃的。”

“您稍安勿躁,我想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

“报——”一名士兵冲进大殿,气喘吁吁地说道:“启禀陛下,外面有人求见。”

“什么人?”

“一位是商人腓力,还有一位不知道是谁。”

“哦,快请!”

两人片刻就来到了市政府内,腓力年龄不过30多岁,旁边的则是一位秃顶的老头,看样子至少60岁了。

“两位请坐,不知今日到访,所谓何事啊?”

“陛下,这次过来是向您提供一些情报的。”腓力说道。

“情报?什么情报?”亚历山大疑惑道。

“当然是重要情报,有军事情报,也有政治情报。”

“这位是?”亚历山大指着老头向腓力问道。

“这位是我的父亲,埃乌莫尔波斯。”

“难道你就是从我祖父那时就开始效力于马其顿,为帝国提供了大量情报的那个间谍头子,索利城的埃乌莫尔波斯?”亚历山大站了起来,异常惊讶地问道。

“没错,正是我,为阿吉德王室效力是我一生的荣幸,当年我无数次为帝国提供大量波斯人的情报,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幸运的是,我最终还是活了下来。原本我早已退隐,不过当我听说年轻的国王打败了卡山德并来到了泰尔,老头子我实在管不住自己这双腿,硬是要来看看您,陛下果然英伟不凡呐!”埃乌莫尔波斯满口谄媚之词,并诉说了自己的功劳。

亚历山大知道,这个老头为人非常狡猾,当年差点被波斯人处以桩刑,他马上装孙子,并表示愿意为波斯人提供马其顿的情报而换取一命,也就是做双料间谍。当然,埃乌莫尔波斯之后的表现很无耻,但不守信用的他同时显示了他对马其顿王室的忠诚。因此,埃乌莫尔波斯是个天生的间谍,他全身都充满了作为间谍应有的特点:阴险、狡诈、谄媚、厚脸皮,擅于伪装外表和隐藏内心。

“我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还真有你这个人的存在。”

埃乌莫尔波斯一阵尴尬,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夸还是贬,不过这也就是一瞬间的事,马上又面带笑容地说道:”陛下能听到我卑贱的名字我已深感荣幸,也不枉我对先王们的一片丹心。陛下,从今天开始,我将继续为您服务,和我儿子一起,帮助您成就大业,还望陛下不要嫌弃我的老迈之身。”

“您有这份心意我非常高兴,不过您的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应该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何苦还要操这份心呢?”

“唉……我为马其顿帝国奉献了大半辈子,可到头来帝国瞬间就分崩离析,我内心实在是不忍,本以为回天乏术,没想到陛下天纵英才,力挽狂澜。我相信只要您在,马其顿帝国的复兴指日可待。所以我要以此残躯,奉献到帝国的复兴大业上去。”

“很好,你有这份心我真的很欣慰,我也相信复兴大业早晚能够成功,不过你能帮我做些什么呢?”亚历山大似乎被对方的真诚感动了,毕竟现在他不是很有势力,虽然是个潜力股,但前途未卜,对方这么做,说明他对阿吉德王室确实是有感情的。

“陛下,我儿子是经商的,泰尔的商人遍布世界各地,我们能随时了解到远在千里之外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可千万不要小看了商人们的能力。而我虽然年迈,不能再远赴各地刺探情报,但我却可以为您训练大量间谍,您看如何?”

“嗯,非常好,我相信你们的能力,以后你就是帝国的情报部长,你自行挑选200名左右条件符合的人员进行训练,要多少经费你跟我说,我都会给你安排。”

“好的,您放心吧,我埃乌莫尔波斯一定会为您培养出合格的刺客和间谍的。”埃乌而莫尔波斯激动地说道,眼睛里充满了自信,满脸的皱纹掩盖不了他矍铄的精神,好像年轻了十岁,这让亚历山大很满意。

“陛下!”腓力打断了国王的思绪,他郑重地说道:“您让我打造的武器和防具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生产,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将大功告成了。”

“接下来还有一批武器要生产呢,只不过前段时间一直忙着处理政务而忽视了,接下来我得把精力投入到武器方面了,这件武器要是生产出来,将极大地改变未来的战争走向!”

“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武器,有这么大的作用,一定非常的威力吧?”

“那是当然,陛下发明的马镫我见识过了,那已经足以改变未来整个骑兵的作战模式了。接下来的武器想必也是陛下伟大的作品。”埃乌莫尔波斯说道。

“没错,马镫虽然是件划时代的伟大作品,它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我们也只能应用一时,等到我们的敌人掌握了这个信息之后,他们也会很快地生产出大量带有马镫的骑兵,到时候我们的优势就不存在了。”亚历山大不无遗憾地说道,不过很快,他的眼睛又露出精光:“但下面这件武器却不是什么人都能生产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生产出来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武器啊?”父子俩异口同声道。

亚历山大神秘地看了看两人,随即又望向远方意味深长地说道:“很快你们就会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