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阿拉伯劫匪

夏初的巴比伦,城外绿油油的一片,田野上分散着众多村庄,农民们忙着在外劳作,亚美尼亚山区丰沛的降水源源不断的注入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正是因为两河流域充沛的流量,才滋润着平原肥沃的土地,巴比伦人才能从河流中提取足够的水去灌溉农田,在干旱荒芜的土地上又怎能开出绚丽的文明之花。这时候的两河平原是一片林木繁茂、垄亩青青的绿野,而且沟渠纵横、河网密布、人烟稠密,犹太人和希腊人把这里称为“天堂”并非虚言。

阿卜杜拉率领的阿拉伯骑兵来到了巴比伦城外的田野上,这里的任何一小块土地都要比沙漠中的一大块绿洲的产出多得多,这里种植着小麦、大麦、枣椰和各种各样的蔬菜,山羊、绵羊、牛甚至还有肥胖的猪零零散散地分布在辽阔肥沃的草地上。所有的阿拉伯人都被这美丽的景象所吸引了,同时也迸发出了抢劫犯的特质,没待阿卜杜拉发话,就有人策马奔驰想要过去掳掠一番,不过被阿卜杜拉厉声制止了。

“所有人给我听着,你们要搞清楚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掳掠只是幌子,我们的目的是要把巴比伦的守军吸引出城,骗到卡珊卓斯将军预定的伏击点,然后聚而歼之。你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

“那好,我们分成三路行动,一定要吸引足够的人出城,不过卡珊卓斯将军要求我们不能滥杀平民,你们最好把握分寸,行动!”阿卜杜拉没有太多的废话,重点讲完,就第一个疾驰而去。

平静的巴比伦城外远远地出现漫天飞舞的沙尘,随之而来的便是“隆隆”的巨响,大地开始震动,不一会儿阿拉伯骑兵已经冲进了田野或者草地上,士兵们追逐着受到惊吓而奔跑着的山羊和绵羊,而农民们被突如其来的野蛮人吓坏了,纷纷往城里面赶,而抢劫犯们并没有举起屠刀砍向这些可怜的农民,他们只是在那张牙舞爪地吓人或者像赶牛羊一样地赶人。城墙上的岗哨很快发现了这一情况,他们吹起了号角来告知城中的百姓和长官们出现了紧急情况。

“报——”听到号角声的帕特罗克勒斯刚想出去一看究竟,就有一个士兵飞快地跑进总督府报告情况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号角声?”

“报告长官,城外出现了大批土匪,正在大肆劫掠。”

“土匪?怎么会有土匪?到底是些什么人?”

“他们有的骑马有的骑着骆驼,身穿白色或者灰色的袍子,还戴有头巾,很可能是长期生活在沙漠中的阿拉伯人或者贝都因人。”

“这些野蛮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打劫,简直不想活了。马上召集人马,要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

“将军,他们人数非常多,西边的城外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有好几千号人哪!”

“什么!这么多人,哪来这么多人的?”

“谁知道呢。”

“尤特勒斯,你去一趟吧,除了必要的城防部队,剩下的带多少人你看着办。”

“500精骑足矣。”尤特勒斯显然对这些无组织无纪律的阿拉伯强盗表示蔑视。

“不可鲁莽,敌军战力未知,这么点人太少了。”

“这些阿拉伯人都是些乌合之众,恐怕我一出城,他们就得逃跑。”

“那好,我在城头等候你凯旋。”

阿拉伯人在城外洗劫了半个多小时后,城门开了,骑兵从里面慢慢地涌出来,阿卜杜拉一看,立即派人扑了过去,无数的弓箭飞向了巴比伦骑兵,顿时几十名骑兵已经摔下了马。尤特勒斯大怒,可是自己的骑兵还没有完全出来。这时城头的弓箭手也开始招呼城下的阿拉伯骑兵。在损失了几十名骑兵之后阿卜杜拉赶紧把人撤到了射程之外,因为这些阿拉伯骑兵中弓骑是没有盾牌的,其他扛大刀的也只装备很小的一块盾,只能在肉搏的时候保护自己,并不能有效地防御远程攻击。于是,尤特勒斯的骑兵安全地出了城,随后杀向阿拉伯骑兵。

阿卜杜拉似乎根本没想和他们短兵相接,带着弓骑兵一味地向后退,边退边射,不过肉搏骑兵却全部安排在了两侧,整个队伍渐渐摆成了鹤翼之阵。尤特勒斯根本没有把这些阿拉伯人放在眼里,也就没有注意他们的小动作,只是一味地往前冲,因为只要赶上这些弓骑兵,他们的肉搏能力是非常弱的,根本不是巴比伦骑兵的对手。可正是这种过度自信给他的队伍带来了灭顶之灾。等到阿拉伯骑兵将对方三面包围之后,阿卜杜拉开始反扑。面对三面围攻,尤特勒斯这才有点担心了,但是军人的荣誉和自信并没有让他害怕,他继续呼喊着厮杀。不过很快他就吃不消了,本来自己兵力就少,再加上被围攻,巴比伦骑兵处于极为不利的情势之下,不少骑兵已经开始往后退了,尤特勒斯根本没有办法制止手下的出逃,他们都不是傻子,这样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取胜,何况很多都是新兵,如果是伙友那他们是绝对不会畏惧的。于是尤特勒斯只好下令撤退,但是自己的队伍已经被对方挤压得非常紧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下令撤退那是毁灭性的,最外面的一排骑兵首先成了阿拉伯大刀的刀下鬼。最后只有一百多人逃了出去,绝大多数人不是在对阵中而是在逃跑中被杀的。

“唉,这个鲁莽的家伙,因有此败。”

阿拉伯骑兵追到城外2斯塔狄亚的距离就停了下来,然后在那大喊大叫,大肆挑衅。

“将军,对不起,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尤特勒斯侥幸逃了回来,喘着粗气,他想要将功赎罪,不过很快被帕特罗克勒斯制止了。

“不必了,这次我亲自前去,一定要把这些土匪干掉。”

“可是——”

“不必说了,为确保万无一失,我带上1600步兵和另外800骑兵出击,你留守城中。不过敌方全是骑兵,不好对付啊,一定要找到对方的老巢。”

“可是这些阿拉伯人来去无踪,恐怕没有什么固定的老巢啊?”

“他们一定有一个落角地方,好吧,等他们抢完了,再派人跟踪,找到之后晚上给他来个偷袭。”

“那我们就看着他们抢吗?”

“要想成大事就要学会忍耐,我们大多数是步兵,如何追得上他们呢!”

“可是他们带着这么多东西行动也不方便啊!”

“这倒没错,他们总不可能拖着牲口在沙漠中走上几百里吧,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一定会在城外一定距离的地方好好地享用这些劫得的食物,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

“将军英明!”

阿卜杜拉的军队在城外劫掠了好一阵,可是还是不见有人出城,于是派人回去请示卡珊卓斯,最后得到的回答是撤退到营地,无奈之下阿卜杜拉只好悻悻而归。不过他的手下们可都高兴得很,个个都是满载而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