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国王和他的同伴们以及一些贵族与商人一起欢度了一个豪华的盛宴,宴会上拥有丰富的食物和各种美酒,还有东方美丽的少女们与宾客们跳舞,她们来自米底、高加索、阿拉伯、赫卡尼亚和巴比伦。亚历山大知道希腊人和马其顿人甚至东方人都迷恋于这种狂欢宴会,人们可以毫无节制地尽情享受。亚历山大本人不喜欢这样的宴会,因为这会让人丧失应有的冷静,让人变得狂躁易怒,对身体更会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赫菲斯提昂因为无止境的酗酒和海吃海喝而损坏了身体,亚历山大大帝的死因其中一部分也归咎于他长期的饮食无度上面。不过这是希腊人和马其顿人的传统,自己现在还不好去改变它,要知道大帝当初进驻巴比伦后可是进行了三十天的狂欢呢。

将军们在如此欢快的气氛下彻底放松了,丰富的美酒佳肴让饱尝行军之苦的将领们得以大快朵颐,美女们更是让色鬼们一个个神魂颠倒,只要是男人,无论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都物色了自己喜欢的对象,然后对其大献殷勤,甚至有些人为抢一个女人而吵了起来,不过总算没有大打出手,不然的话亚历山大很有可能叫人把他们拖到外面去。只有亚里斯当德罗斯和伊壁鸠鲁在安静并且绅士地吃着食物。亚历山大本以为伊壁鸠鲁年轻气盛,也许会对美女有意思,不过他显然是小看了这位秘书,他本质上和那些大哲学家们一样有着优秀的教养,一点也不受周围的环境所迷惑,怪不得能成为伟大的哲学家呢。克丽奥佩脱拉公主、王太后与太王太后则在另外一个房间用餐,陪同她们的是巴比伦的贵妇和将领们的妻子,女人们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今天的情景又让我想到了14年前,当时大帝也是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巴比伦,我们进行了连续一个月的狂欢,如今我们年轻的国王同样以征服者的姿态进入巴比伦。来,让我们为陛下干杯!”老资格的阿瑞斯托诺斯率先举起酒杯起哄道,随之而来的是热烈的欢呼声和器皿的撞击声。

“我的臣民们,将军们,我可没有我父亲那么幸运,我父王进入巴比伦的时候,整个波斯帝国已经臣服在他脚下,而如今安提柯的大军却随时都有可能来到巴比伦。说不定不出一个月,他就已经站在巴比伦城下向我挑战了。”

亚历山大的话让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都陷入了沉思,多喀摩斯突然站了起来说道:“安提柯的大军现在应该正在和攸美尼斯将军的军队在周旋呢,东方总督联军的实力可不比安提柯弱多少,攸美尼斯将军更不是软柿子,他不至于这么快就被安提柯打败的。”

“没错,陛下,在他们胜负未分之前安提柯断然不可能跑到巴比伦来,攸美尼斯将军也一定会按照您的旨意与他缠斗。”小托勒密说道。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首先联军的内部本来就很混乱,我这个国王对他们的约束力有多大谁能说的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一旦我们和联军会师,那么那些总督们就不再是高高在上了,他们的头上多了一个国王管辖他们了。长期拥有无上权力的人绝对不希望自己突然之间失去权力,就比如佩乌塞斯塔斯,他原本是联军的领袖,可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凌驾于他之上的‘东方大将军’,你们说他是什么滋味?还有其他总督们,他们的心思我们谁都不知道。骄横跋扈的银盾军呢?他们是否甘愿听从我的指挥,就算他们愿意,那安提贞尼斯等指挥官就愿意吗?所以一切的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亚历山大这话让所有的将军们的神情都凝重了,很多人从来都没考虑这么多,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好像胜利早就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了,但现实是残酷的,没有经历血与火的打拼,如何能轻松取得亚洲的霸权,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觉得亚历山大有点过于悲观了。

“陛下,您说的很有道理,但以攸美尼斯将军的能力一定能把难题都解决的,当初克拉特鲁斯将军都败在了他的手上,要知道那几乎是没有悬念的战斗,谁都认为攸美尼斯一定会失败的,可是克拉特鲁斯将军甚至还没有机会朝他对面的士兵喊上一声就折戟于沙场了。”阿瑞斯托诺斯非常了解当年的事情,一系列的误会使事情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余地。而如果攸美尼斯获胜的消息早点传到埃及,他的老友帕迪卡也许就不会死。

“而且还有银盾兵的支持,虽然他们是很骄横,但他们响应波利伯孔将军的号召,从苏萨跑到奇里乞亚接应攸美尼斯将军,他们应该是很忠心的啊!”多喀摩斯为银盾军抱不平了,虽然银盾军曾经的统帅塞琉古从他手中夺取了巴比伦总督的位置,而他甚至都不敢反抗就灰溜溜地跑了,不过他对银盾兵并没有偏见,只是充满了敬畏。

“哈哈哈哈哈,大家今天很开心,原本我是不想扫大家的兴的,可是居安而要知思危,我们分析事情的时候要把最坏的结果考虑到,然后再逐一寻找解决的办法,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就拿安提贞尼斯来说吧,在我来之前,他肯定是非常支持攸美尼斯的,因为攸美尼斯是希腊人,他的发展壮大甚至最后成为东方联军的统帅都离不开银盾兵的支持,他对银盾兵或是对安提贞尼斯本人是非常倚重的,而安提贞尼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因为他始终是左右政局的关键力量,攸美尼斯表面上是统帅,但是很多事情在暗中却不得不对安提贞尼斯妥协。”亚历山大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但是,如果攸美尼斯换成了我,诸位,你们会答应安提贞尼斯在我身边指手画脚然后决定你们职务的升降,你们会让他挟天子以令天下?!”

“当然不会,我们只效命于陛下,绝不答应任何人裹挟陛下。”阿瑞斯义愤填膺地说道,好像已经恨上了安提贞尼斯了,其他人一个个不是面露愤怒就是眉头紧锁。对于国王所提出的担忧,谁都不可否认。

“那他希不希望失去以往的权力呢?”亚历山大继续说道。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满脸尴尬的笑容,似乎都知道这个问题答案。

国王微笑着说道:“所以说事情没那么简单,现在阿明塔斯还没有回来,安提贞尼斯及总督们的态度现在摸不清楚。所以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随时应对可能发生的危机。一旦攸美尼斯镇不住总督们,联军一散,就只有我们单方面对阵安提柯了,那可就非常不妙了!”

“陛下,那您现在准备怎么办?”一直沉默的帕特罗克勒斯突然开口问道。

“呵呵,只要我们做好自己需要做的准备,那么无论成与败,我们都可以坦然地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虽然如果事情发展到最坏的情况将对我们非常不利,但是我相信经过我改良的马其顿军队将变得无比强大,再加上巴比伦城坚粮足,只要我们万众一心,就算来两倍的敌军也一样不用怕。”亚历山大恢复了坚定的神情,目光炯炯有神,充满了霸者的气息。

“吁——”大家都被亚历山大最后迸发出来的气势所震撼到了,这是凌驾于这个年龄之上的气势,却被年幼的国王所拥有,再加上之前国王的分析入木三分,不得不让那些之前不了解亚历山大也没见过亚历山大的人感到折服。

晚宴持续到半夜的时候,所有人不是醉倒在了现场就是被家人带走了,亚历山大则早早地就在王位上看起了书,并时不时地和一旁的伊壁鸠鲁和亚里斯当德罗斯探讨起了学问。作为主人,他坚持到了最后。当整个大殿再没有一丝声响的时候他才回了寝宫。如此的盛宴一共持续了三天,不仅贵族和将领们进行了狂欢。巴比伦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国王的恩赐,每一户人家都得到了若干粮食和鲜肉,军营里的伙食也大大改善了,士兵们被允许尽情放纵三天,城里的妓院日日夜夜都是爆满,这还是扩充了妓院以后的结果。幸亏亚历山大严令不准扰民,并再三叮嘱各级将领严格控制各自手下,还让卡珊卓斯充当治安官,这才尽量管住了这帮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家伙,尽可能地让他们不至于去祸害良家妇女。当然,偶尔有个把视法纪如无物的家伙则被卡珊卓斯明正典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