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再见吕惠卿

第九百四十章再见吕惠卿

苏油问道“你觉得换成什么名字比较好?”

唐慎微略加思索“既然是以药物为纲,方药对照,依我看,便叫《本草纲目》如何?”

苏油心中大震“这尼玛……”

唐慎微听不懂“兄长觉得不好?”

“好!怎么不好!哈哈哈哈……就叫《本草纲目》,《元丰本草纲目》!”

苏油不知道的是,即便是没有自己的干预,等到元丰五年,唐慎微经多年收集整理,也会将自己收集和使用的验方,结合《本草图经》,编成《经史证类备急本草》三十一卷,目录一卷。

后经陆续增补,约于元符元年至大观二年定稿,由艾晟校补刊行,更名《大观经史证类备急本草》。

政和六年,医官曹孝忠再次重新校正,更名《政和新修经史证类备用本草》。

此书总结前代药物学成就,举凡经史百家,佛书道藏中有关医药记载,均加择录,收药达一千七百四十六条,六十余万字。是中国宋代以前本草集大成之作,问世后经历数朝修刊,多次作为国家法定本草颁行。

沿用五百多年后,到了明代,李时珍以该书作为蓝本,编出了中华历史上最著名的医典——《本草纲目》!

苏油以为唐慎微一不小心占了后人的一个便宜,殊不知其实人家本来就是《本草纲目》的祖宗!

得到这样一个大人才,苏油心里的开心是不言而喻的,直接将唐慎微接到了药局坐诊,与石薇一起配置防瘟降暑的大锅药,在四门设摊,给百姓们免费发放。

老百姓也不把这个当药,亲切地称之为“四门大碗茶”。

湄洲暑热,是潜水的好地方,苏油得闲便带着石薇去潜水,采珊瑚,珍珠,四体不勤的身子,倒是变得精干健康起来。

除了收粮入仓外,湄洲如今倒是没有什么大事,直到几位引伴的纵帆船过来更换蕉麻大帆,才带来了朝廷送到交州的文告,同时,还来了一位老熟人——吕惠卿。

吕惠卿老了。

在陕西之时,吕惠卿认为陕西兵制存在问题。

缘边部队番号掺杂,正军兵马、蕃人弓箭手与汉兵壮勇各自为军。

每战,多临时以蕃部为前锋,而汉兵守城,如果蕃部得利,汉军方才后出。

战守不分,每一路必以数将通领之,造成调发不能速集,一道命令需要同时下达给多人,相互之间配合与呼应也容易出问题,导致贻误战机。

为了提高战力,吕惠卿始变旧法,杂汉、蕃兵团结,分战守,每五千人随屯置将。

方法定下,吕惠卿具条约以上,边人及议者多言其不便。

而赵顼觉得吕惠卿的意见好像挺有道理,欲在诸路推广吕惠卿的办法,找人前往陕西考察情形。

三旨相公王珪给赵顼推荐了一个人——徐禧。

王珪的意思,其实就是赵顼的意思。

徐禧这个人,非常对赵顼的胃口。

徐禧“少有志度,博览周游,以求知古今事变、风俗利疚,不事科举。疏旷有胆略,好谈兵,每云西北可唾手取,恨将帅怯尔。”

一副名士高人的做派。

王安石行新法,徐禧作《治策》二十四篇以献。时吕惠卿领修撰经义局,遂以布衣充检讨。

徐禧的上书里边有一个论点“朝廷虽用经术变士,表面上看起来已然成功十之,然这其中抄袭前人,口头理论一套一套,实际操作一窍不通,对经术和政治完全不理解的,只怕是一半都有余。”

这个论点,获得了赵顼的激赏,说道“宜试于有用之地。”

即授徐禧镇安军节度推官、中书户房习学公事。

一年后召对,顾问久之,曰“朕多阅人,未见有如卿者。”又擢太子中允、馆阁校勘、监察御史里行。

徐禧到了陕西之后,和吕惠卿合议,将中央守旧派和地方实力派的反对呼声一起打压了下去。

群臣“难禧环庆法。”

“禧历疏泾原法疏略参错,图其状,别为法以奏,且言环庆法不可改。”

赵顼最终认可了徐禧和吕惠卿的方案,撤除了陕西转运使蔡延庆的职务,认为徐禧“论措置析将事,恻怛忼慨,谋国不顾己。”下诏其代为陕西路转运使,措置边事。

蔡确上奏,徐禧乃吕惠卿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同处陕西,不是朝廷制衡之道。

又因为吕惠卿是福建人,曾经做过参知政事,无论从籍贯上还是履历上说,都是安抚南海四路的最佳人选。

而苏油久任边陲,也应当受功入朝,接受升赏。

于是赵顼下诏,分四郡水师为两部,一部为宁海军,节度交州,一部为安海军,节度龙牙。

吕惠卿任安海军节度使,接替苏油,权转运南海四路。

苏油回汴京述职,另行升赏。

从吕惠卿手里接过朝廷诏旨,吕惠卿苦笑道“明润也该回朝了,只可怜我,虽然名为提拔,却是被越驱越远,旧党以我为奸佞,新党以我为叛臣,王相公恨我切骨,看来我回朝无望,只能终老南海了。”

吕惠卿暗地里没少整过苏油,苏油也没少给青苗法市易法免役法贴过乱政标签,本来是妥妥的政敌。

然而神奇的是,两人虽然私下里你来我往暗箭频发,明面上却从来没有撕破过脸。

即便是吕惠卿审案子王雱幕后偷听那次,苏油都是直接针对的幕后衙内,而放过了吕惠卿这个二传手。

可以说两人之间,甚至还隐隐存在着一种默契。

有时候吕惠卿都在暗自叹气自己运气不好,设若苏油年纪如王相公一般大,或者自己晚出生数十年,那必定毫不犹豫的选择支持苏油,相信自己的下场,也不会是如今这般。

心性和眼界不论,只论才干,在苏油心里,吕惠卿其实是一个人才。

自己比他多的,不过是后世千年的经验教训而已,以前自己苦劝王安石和吕惠卿,他们听不进去,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政治主张没有问题。

可如今新法执行到了第十个年头,除非故意闭着眼睛不看,蒙着耳朵不听,否则该清楚的功过,都已经清楚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苏油就算回朝,也不可能为吕惠卿说什么好话。

朝臣中,旧党认为吕惠卿是“乱法第二罪人”,新党认为他是“废法第一罪人”,皆恨之切骨。

而其他人,上到赵顼,下到士林百姓,都认定他是反复小人,可以说已经凉透了。

现在这些,明面上是朝廷对他的重用,不如说是废物利用和给曾经的国家副总理的一些基本体面。

苏油对吕惠卿的执政能力非常信任,南海规划妥当的路子,再由一个干臣来执行,再好不过。

不过吕惠卿的为人实在是有些那啥,苏油估计他坐稳之后,必然会大力引进闽人作为自己的奥援。

不过好在新州和两浙路直接打交道,苏油则可以鼓动钱家来与之相抗。

政治说到底就是妥协和平衡,南海四路利益,以后必定是本土人士,蜀人,闽人,浙人来瓜分。

不过蜀人懂得让利和双赢,一手拉着皇室这面大旗,一手拉着占人这边土著,还控制着产业上游和发展资金,苏油已经将四路的发展规划完毕,除非吕惠卿不要政绩撕破脸,否则总会给自己几分面子。

毕竟如今的吕惠卿,不再是以前的吕惠卿,而如今的自己,也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