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发起挑战!(2/3)

第二种办法?

田主任听说过这种AlphaFold的算法,基本上和徐茫所描述的一样,不过令感到震撼的是,徐茫真的对人工智能特别了解,特在生物学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之一,如何从氨基酸序列预测蛋白质的三维结构上面,有着独到的理解。

他...

竟然连生物都懂,这怎么可能吗?

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位物理学家,可以把生物学得如此精通,估摸着也就徐茫了。

“咳咳!”

“徐教授?”田主任好奇地问道:“你这生物到底是怎么学的?你也不是理科生啊...怎么会学的生物?千万别告诉我这都是在自学成才...我可不相信这种话。”

然而,

徐茫给予的答案更加扯淡。

“那什么...我有一种特殊的学习办法,叫做睡梦学习法。”徐茫严肃地说道:“每当我进入梦乡之际,历史上的众多科学家会给我上课,比如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就给我补习了生物学上面的知识。”

田主任:???

这...

这不是在忽悠二傻子吗?

对于徐茫是如何学习生物,田主任已经选择了放弃,恐怕这将会是未解之谜,目前最重要的是签订相关协议,达成未来的战略合作,时间大概在明后天左右,地点魔都国际大酒店的小型会议室。

田主任本来想要选复大,但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如今的徐茫身份比较尴尬,贸然在学校签署相关协议,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当时候不单单是徐茫会陷入被动,甚至是学校也是如此。

挂断电话,

田主任直接拨通了自己的同僚,生物系的副主任张教授,他是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方面的权威专家,在国内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并且多次在国际上发表重要研究报告。

“喂?”

“老张!”

“现在有时间吗?麻烦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讨论一下。”田主任严肃地说道。

张教授愣了一下,不过听到对方极其严肃的声音,不由说道:“好...我马上过来!”

片刻,

办公室的房门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张教授推门而入,好奇地问道:“老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突然之间这么严肃,难道...你争取到了一笔金额巨大的研究经费?”

田主任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远比这个震撼的多,刚刚我接到了徐茫的来电,他打算研发人工智能,主要应用于蛋白质结构的预测上面,你要知道这项技术在国内没有,在国外也只是刚刚兴起。”

“噢!”

“这感情好啊!”张教授顿时来了兴趣:“如果实现的话,可以舍弃传统实验室的现有技术,这将大大提高效率并且节省不少的经费支出,这件事情好!非常好!”

话音刚落,

张教授略带质疑地说道:“徐茫不是搞物理的吗?怎么...怎么突然就涉及到了人工智能?而且还是生物学上面的氨基酸和蛋白质方面的问题,他到底懂哪些?又有哪些不懂?”

这个问题,

田主任也答不上来,总之可以肯定的是,徐茫懂不少,而和别人不太一样,懂不少的很多,但是能够样样精通的人几乎为零,而徐茫就是那种样样精通的人。

“唉...”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千万别质疑他。”田主任苦笑道:“虽然他最近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牵扯到一个庞大的势力,但自身实力并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导致衰弱。”

“我记得...”

“他妻子娘家那边...实力不弱啊,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张教授略微知道一点内部情况,小心翼翼地说道:“难道徐茫成为了所谓的牺牲品?”

田主任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这是由学术牵扯出来的战争,千万不要想的这么简单,这么和你说吧...对方实力和徐茫旗鼓相当。”

这时,

张教授点点头,苦笑道:“看来徐茫深陷泥潭,这要看他妻子娘家那边的实力,我估摸着最终是双方和解,然后徐茫成为科院院士,作为交换条件,大型对撞机被取消。”

“不好说!”

“千万别低估了徐茫的任性程度,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低头。”田主任说道:“总之...我们静观其变,我认为徐茫会得到最终的胜利。”

...

两天后,

徐茫见到了复大生物系的田主任,与自己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田主任看上去特别年轻,最多就四十左右的年龄。

“徐教授!”

“第一次见面,虽然都是在一个学校任职,但是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田主任看到徐茫,还是挺开心的,笑呵呵地说道:“最近除了人工智能,还都在忙什么?”

“呃...”

“这是国家机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徐茫苦笑道:“田主任...我们先把协议签了吧。”

“好!”

很快,

双方把协议给签署完毕,按照协议上面的内容,复大需要承担百分之六十七的研究经费,总共七百万左右,而徐茫承担百分之三十三,并且技术归属于徐茫,复大只是有使用权而已。

条件非常苛刻,但田主任到对并不担心,凭借着他和复旦之间的关系,加上他和复大校长之间的亲戚关系,就算被坑了,那还有校长会去找他算账,根本就不担心出现意外。

“这钱...”

“恐怕要分批次才行。”田主任无奈地说道:“没办法...研究经费实在有限,特别是搞生物的,你应该也知道...生物研究的困境有多大,甚至有一位院士因此经费和研究问题,直接被关了进去。”

田主任所说的那位院士,徐茫知道是谁,对此...他只有感到哀凉,而哀凉之后就是无尽的感慨,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是因为经费,而自己是因为学术的斗争。

唉...

“我明白。”

“暂时这笔钱不慌,不过也不能拖着不给啊。”徐茫说道:“怎么也要先给了三百万,剩下的四百万就...慢慢想办法给吧。”

谈完工作上面的事情,两人就当前的对撞机舆论环境进行了讨论,田主任告诉徐茫,目前的情况压力很大,不过徐茫倒是很乐观,他认为最多半年而已。

告别徐茫,

田主任回到了学校,找到了复大校长。

“请进!”

推门而入,

田主任说道:“校长...我来申请一笔经费。”

“经费?”

“今年的经费已经寥寥无几了,要申请的话...起码等初开年吧?”二爷爷认真地说道:“话说你们的经费应该有剩余以一千多万吧?怎么突然又要申请了?”

“这一千多万可能都不够!”

“生物学的研究项目都是活体,这钱是来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行,可能还不够。”田主任说道:“而且刚刚又成立了一个科研项目,用人工智能来解决蛋白质的三维结构问题。”

二爷爷:???

什么情况?

这...

这都开始涉及到人工智能了?

“你们和计算机系展开共同研究了?”二爷爷好奇地问道。

“不!”

“是和徐茫教授。”田主任认真地说道:“前几天接到的电话,他希望和我们复大生物系展开合作,填补华国在人工智能与生物学蛋白结构预测方面的空白。”

“...”

“这小子...”二爷爷无奈地说道:“要多少钱?”

“我们需要承担百分十六十七。”田主任苦笑道:“三分之二吧,钱的话...七百万左右,不过技术我们只能有使用权。”

听到田主任的话,

二爷爷差点没有被气死,好家伙...这出去了就忘记娘家了,好歹曾经也是复大的教授。

“我...”

“我是不是被这小子拉进黑名单了?”二爷爷拿着电话,皱着眉头,一脸迷茫地问道:“打过去‘嘟’一声,结果提升占线,这是不是被徐茫给拉进黑名单了?”

“...”

田主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想了想冲二爷爷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太清楚。”

直接又打了电话给小曼,然后差点就犯了心脏病。

“喂?”

“小曼...你老公是不是把我拉进黑名单了?”二爷爷严肃地问道:“我怎么打不进他电话?”

“啊?”

“我...这个...”杨小曼吱吱呜呜地说道:“二爷爷我比较忙,现在正在开会,等一下给您打回来。”

啪,

挂断。

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田主任,二爷爷不禁沉思这小两口在搞什么东西?

...

所谓钱到位,人到位。

徐茫收到了复大生物系专用账户打过来的款项,然后从小曼公司拉过来两位计算机工程师,一个由三人临时搭建成的研究小组启动,剑指二月蛋白质结构预测比赛第一名!

“其实很简单!”

“根据谷歌旗下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的AlphaFold算法,AlphaFold的第二步就是为一个序列创建一个物理上可行,但几乎随机的折叠方式。”

“AlphaFold在这二步中没有使用神经网络,而是用了一种名为梯度下降的优化方法来迭代细化结构。”徐茫严肃地说道:“所以我们的核心就是神经网络,一种可以从实例中学习的类脑算法!”

听到徐茫的话,

在场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恐惧和不知所措。

这...

神经网络?

类脑算法?

徐教授这哪是剑指蛋白质结构预测比赛,这分明就是对清大科研团队发起了挑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