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棋逢敌手

安戈洛要塞,中枢高塔。

大魔导师罗林塞西尔站在高塔最顶部的望星台上,瞠目结舌。

在他前方的平原上空,乌云翻滚雷霆轰鸣,仿佛像是一头巨兽在天穹之上腾挪扑击,电光萦绕血色弥漫,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够感觉到充斥在天地间的可怕气息。

兽族联军大营的中央,一道从天而降的赤红色光柱正慢慢消失。

神迹!

罗林紧握住手里的法杖,因为太过用力导致手指的骨节发白,而他的脸色更加苍白。

呈现在他眼前的这一幕,分明是神灵降临所产生的神迹现象!

罗林塞西尔活了有将近百年的时光,但他还是第二次见到神迹,上次还是少年时。

在蛮荒世界,有能力引发神迹的除了精灵族之外,只有兽族了。

神迹的存在,证明这两大种族始终能得到神灵的眷顾。

事实上在千年之前,蛮荒大陆的人族也曾有神灵的庇护,当时信仰光明神的光明帝国,拥有着现在三大王国加起来还有多几倍的疆土和人口,强盛到能够同兽族分庭抗礼。

然而光明教会跟帝国为了权势和利益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双方之间的内战持续了百年的时间,虽然最后帝国赢得了胜利,但也因此失去了神眷。

强大的帝国分崩离析,人族再没有神迹,沦为兽族和精灵族肆意欺压的对象。

所以眼前的神迹只可能来自兽族。

罗林塞西尔万万没有想到,兽神坎帕斯竟然会降临兽族联军大营!

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位大魔导师忧心如焚——安戈洛要塞的防御魔法阵再强,也绝对抵挡不住真正的神威,兽神坎帕斯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将他连同要塞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想到孤身深入敌营执行斩首战术的左毅,不但要对付七位强大的兽神骑士,还面临着神灵的怒火,罗林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产生了源自心底的绝望。

完了!

而此时此刻的狮王金帐里,左毅同坎帕斯之间的对决刚刚展开。

坎帕斯挥出的双刃战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击在左毅的头顶上,毫无凝滞地斩穿了他的身躯。

但祂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反而低吼了一声,猛然转身横扫向。

因为祂刚刚斩中的仅仅只是左毅留在原地的残影,左毅在千钧一发之际瞬移到了祂的左侧方位,燃烧着烈焰的赤龙剑笔直地刺向祂的腹部。

坎帕斯的感知极高,斩击落空的刹那就精准地预判到了左毅的反击,祂依仗自己身高臂长的优势后发制人,用战斧扫削左毅的脖颈。

左毅如果保持自己的攻击动作不变,那么赤龙剑在刺中坎帕斯腹部的同时,他的脖颈也得承受双刃战斧的重斩。

以伤换伤,看谁伤得更重!

坎帕斯的这种战术可以说是蛮不讲理,但十分的有效。

左毅立刻撤剑格挡,双方的武器陡然碰撞到了一起,顿时轰鸣如雷火光四溅!

同样的一把双刃战斧,握在列昂的手里跟握在坎帕斯的手里,有着截然不同的威能,这位兽神的神力同左毅的斗气猛烈撞击着,谁都没有压过谁。

限于位面法则,兽神坎帕斯无法真身降临蛮荒世界,所以他用自己的神力打破了位面屏障,借助血狮王列昂的躯体来完成神降。

他意识到了左毅的强大,所以在完成降临的时候,直接血祭了六名兽神骑士,汲取他们的力量来临阵突破,可以说达到了降临的最强态!

但即便如此,非真身的兽神坎帕斯依然差了左毅一大阶位。

然而牠同时借助蛮荒世界的法则,对左毅的实力进行压制!

虽然坎帕斯的真身早已脱离了蛮荒世界,进入到更高维的位面当中,但它的信仰根基始终都在蛮荒。

这里是祂力量的源泉,也是祂的主场。

所以祂跟左毅拼了个旗鼓相当,双方之间的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到白热化的程度,战斧和大剑一次次地碰撞,神力和斗气的对决惊天动地!

坎帕斯的难缠,也多少出乎了左毅的意料。

这位兽神展开的领域,或者说神域非常的强大,和同他的圣域力量竟然相互抵消,

虽然说左毅的圣域被世界法则压制得厉害,但坎帕斯显然不是那种弱等的神灵。

牠的战斗技艺和战斗意志都极高,绝对是左毅回归蓝星之后所遭遇到的最强对手!

几个回合交手下来,左毅放弃了速战速决的想法,跟坎帕斯展开了持久的对抗。

对于神战,左毅有着丰富的经验,他斩杀过的神灵都不止一两位。

坎帕斯是很强,但借用血狮王列昂为躯壳是祂最大的弱点,因为这位兽神骑士本身的实力差了两大阶位,无法让坎帕斯完全发挥力量。

而且通过血祭兽神骑士换来的力量是有限的,坎帕斯不可能一直这样战下去。

左毅只要拖到血狮王列昂的躯体崩溃,必然赢得胜利。

坎帕斯当然很清楚这一点,祂变得狂躁起来,战斧挥出重重刃影,以狂风骤雨之势轰向左毅,力量越来越强。

但坎帕斯攻势如潮,左毅却仿佛像是海岸边的岩礁,任凭怒涛拍击也巍然不动。

他一次次地封挡住坎帕斯的攻击,总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发出反击,逼迫对手不得不回防,在反反复复地碰撞纠缠之中,一点点地消耗着这位兽神的神力。

结果首先遭殃的,是在狮王金帐里面以及周围的兽族们。

当狮王金帐出现异变的时候,大量的兽族战士和骑士纷纷赶过来支援,其中不乏三大部族的高阶强者。

然而他们闯入的是地狱!

左毅和坎帕斯的力量是何等的强大,神域和圣域的碰撞又是如何的可怕,这些兽族仅仅被双方的战斗波及,也必然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莽撞的兽族来多少死多少,没有一个能够靠近左毅和坎帕斯,他们的身躯被无情地撕碎,成批成批地倒下,在很短的时间里多出了成百上千的冤魂!

然后就再没有兽族敢冲过来了,数以万计的战士和骑士退缩到几百米开外的地方,用敬畏无比的眼神看着两人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