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帝都之战四更

与此同时,帝都,水南城。

经过一天的考虑,皇元武最终还是决定,出兵帝都,以为他无法再等了。

无论如何,现在他占据了水南城已是事实,且父王之仇不得不报,北王府已然退出了争斗,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帝都的事情,东王府也必须解决了。

皇元武站在水南城的城墙上,远远的看着帝都巍峨的城墙,心中感慨万千。

这里,曾经是他所向往的地方,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带领部队,亲自攻破帝都的城门。

这一切,都该有个了解了。

皇元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决定进攻帝都,攻破城门手刃杨勤之后,他会奉现在的帝王皇玉宸为君,待帝都只是稳定之后,他将率领东王府的部队返回王府驻地。对于祈天的皇位,皇元武最终还是想放弃,不是说唾手可得的帝王宝座他不动心,而是登上帝王宝座之后的事情,他自问很可能无法应付。

曾经偷袭东王府的隐藏势力到现在都没有现身,加上北王府部队的忽然消失,让帝都的形势笼罩了一层阴云。皇元武下决心要用最快的时间解决帝都的事情,一面夜长梦多。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变故,已经不是可以预测的了。那背后的势力既然拥有让两座城池如此多人悄无声息的消失,那就有能力让他们再次出现。现在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两座城池内的北王府部队是通过传送阵离去的,这也就说明,很有可能他们的传送,是通过那种皇元武之前没有见过的神秘黑色能量完成的。这些神秘且诡异的事情,不是皇元武能够预测的。

黎明时分,皇元武的军令已经下达,柳元率领城外的五万军队,在水南城前列队,剑锋直指远处的帝都。丁姜帅所部所有军士负责水南城的防御,并接管周边巡逻事宜。

大量的攻城器械被架了起来,士兵们整装列队,大型的推城塔,攻城车,云梯,大型的攻城弩箭,一应俱全,柳元一身铠甲,骑在战马之上,位于整个军队的最前沿,只等皇元武下令,便立刻开始攻城。

一切准备就绪,皇元武从城墙上下来,翻身上了自己的战马,带着贴身侍卫,出了水南城的城门,进入部队中心,来到柳元身侧。

在这里,他再一次抬头看向远处在初阳余晖下帝都的城墙,淡红色的墙体映在温暖且慵懒的阳光下,显得巍峨且肃穆。城门之前,一片广阔的平整的雪地,帝都的大门,许久没有打开过了。

这就是祈天帝国权利的中心,帝都。多少人认为,占领了帝都,就拥有了祈天绝对的权利,可成为帝王。但皇元武站在这里,看着帝都,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唾手可得。但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皇正初曾经也站在这里,也从这个方向看向帝都,他甚至可能幻想过自己登上皇位之后的情形,这一切起始于他的野心,也终结于他的野心。

曾经的亲王们,在水南城过着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奢靡生活,他们可能也不曾想到,有朝一日,帝都会被一个将领血洗,高贵的帝国亲王,也会成为别人的阶下囚。曾几何时,他们可能想过,这样奢靡的生活,将会伴随一生。

这场风波开始,所有的权谋计算,勾心斗角,利益权衡,整个帝都圈内的官场,民生,王公贵族,世家子弟,都经历了一场浩劫。往常的那些计算,利益纠葛,所有人的欢喜,仇恨。帝都世家子弟的勾连,利益关系,以及之前他们视作珍宝的上升阶梯,都因为这场浩劫,烟消云散。

不知道现在帝都的居民心中作何感想,数月的风波,自从杨勤占据了帝都之后,帝都的大门便已紧闭,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往来。后来杨勤推新帝登基,帝都大门也常关闭,不准许任何居民外出,对外也只有宫廷的信使出现。上次皇元武在水南城见到的,就是新帝身边的内侍。

这是一个十分微妙的事情,新帝登基之后,所有人都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反对来,但认谁都清楚,现在杨勤推上来的帝王,根本不是祈天真正的帝王。至于皇正初到底为什么和杨勤之间互通消息,却是皇元武想不通的。

不过到了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皇元武看着帝都的方向,缓缓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剑锋直指帝都。

“进攻!”

随着皇元武的大声命令,东王府的阵营立刻开始移动,两万先锋军士带着一应攻城器械,缓缓向帝都的方向推进。

是的,到了现在这个时刻,什么都不重要了。

皇元武下定了决心要攻破帝都,为东王复仇。东王府的军士们群情激愤,誓要将反贼杨勤,碎尸万段。

密集的阵型排列,前排举盾的军士缓缓向前推进,大块的盾牌高高举起,用以抵挡可能到来的箭羽攻击。

阵型之中,皇元武还安排了大量修为军士,组成守备营,用以在关键时刻,施展攻城阵法。这阵法是记载在祈天修炼法门中专门用于军队作战使用的阵法,用大量的军士相互配合,利用斗气造成极大杀伤。这种手段只在最关键时刻使用,而训练守备营,需要大量的时间用以磨合军士之间斗气的配合。

东王府之前的守备营,跟随东王府出征,悉数战死在帝都内城,现在的守备营是后面皇元武再次建立的,磨合时日尚短,在飞地的战斗中,并没有投入使用。但现在面对的是帝都,也是东王府的头等大事,皇元武几乎动用了手上所有精锐战力投入战斗,意图一举拿下帝都。

皇元武骑在战马之上,看着远处帝都的城头,除了祈天的大旗不时随风飘扬之外,他看不到任何一个人。

这样诡异的感觉,之前进攻水南城也一样出现了。

皇元武转头看向柳元,柳元同样是眉头紧皱。

“帝都……好像也并未设防。”柳元皱着眉,转

头低声对皇元武说道。

“事情很可能超出我们的意料。”皇元武轻声回道:“但事已至此,我们只有进攻一条路。”

“且看先锋军战况如何。”柳元道:“现在占据帝都的是杨勤,一旦帝都城破,他只有死路一条。”

皇元武轻轻的点头,没再说话。

在东王府进驻帝都附近的这段时间里,杨勤不是没有设法和东王府沟通,只是每次送过来的信件,都被皇元武拒收了。有几次杨勤甚至拍了宫廷的内侍前来传旨,皇元武也不曾见过。他和杨勤之间,没有任何可说的。无论出于什么角度,杨勤杀了自己父王,这是事实。即便他没有杀自己父王,就凭他反叛朝廷,偷袭帝都占据皇宫,也是十恶不赦的死罪。

即便三王叛乱,皇元武内心也没愤怒之意。唯独对杨勤,此人必杀,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东王府的先锋军已经推进到帝都附近,看距离,已然进入弓弩手的射击范围内了,但直到大量军士已经到了帝都脚下,也没有遭受任何攻击,帝都的城头之上,真的好像空无一人。

“咚!”

冲城车被推到帝都大门之前,随着冲城车的冲击,帝都的大门传来一声声闷响,但任凭东王府军士进攻,帝都方面也没有任何反击。

皇元武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冲一旁的柳元道:“柳城主,你带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元点了点头,提着自己的长枪,带了一只百人小队,直奔远处的战场而去。

帝都所变现出来的样子,让皇元武十分忧心。

如果说北王府军队的忽然消失,是因为背后隐藏势力的原因,皇正初没有权利左右的话,那帝都发生不抵抗的事情,就值得让人深思了。

杨勤和皇正初不一样。杨勤是靠着自己一直以来培养和安插的人员实现反叛进而占据帝都的,为了完成这个行动,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这不光包括他的时间,也包括他所在的望秦行省的所有人。杨勤的部下主要都来自祈天帝国望秦行省,这个行省以前是一个效果,后来被祈天征服归附了祈天帝国。

杨勤占领了帝都,杀了祈天的皇帝和东王,一旦东王府破城,杨勤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按照这样去想,现在东王府进攻帝都,杨勤必然会拼死反抗,争取有一线生机才对。皇元武甚至想过,杨勤可能会用整个帝都内的皇族加上百姓的性命逼迫自己退兵,以求自保。但事实却打出所料,东王府的军士已然打到了帝都城下,如此坚固的城门和高耸的城墙,杨勤居然不去利用,这台违背常理。

帝都没有任何反抗却城门紧闭,很可能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杨勤已经不在帝都之内了,帝都的城门不开启,很可能是因为帝都内部,现在只剩下了黎民百姓,杨勤和他的部下,利用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方法,离开帝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