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六章 逃出生天

办公室内,彭文隆听完龚家明的一番话,眼眸微挑“最近这段时间,我始终在忙着处理组织关系的事,还真没注意他,他出什么事情了?”

“他退出红歌集团之后,孝信酒厂出了问题,昨天晚上,他在呼市遭遇了枪击,你也知道,杨东这种人身边,肯定会有带刀侍卫的,所以,事情闹得有点过线。”龚家明一句话挑明了杨东出事的原因。

“他的人被抓了?”彭文隆拿起了烟盒。

“那倒没有,不过闹市区响枪,这种动静闹得这么大,他肯定难逃干系,据说高勇连夜去呼市,就是为了在这件案子上动文章的。”龚家明解释了一下。

“消息准吗?”彭文隆深吸了一口烟,若有所思。

“警局里不可能全是高勇的朋友,自从窦锦晟判了之后,我始终在让人留意高勇那边,关于杨东的这件案子,我也给呼市那边的朋友打过电话了,情况属实,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没人帮他的话,他可能度不过高勇这道坎。”龚家明很直白的开口。

“所以,你是来找我帮忙的。”彭文隆笑了。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认识杨东,是通过你的关系,算起来,他该算是你的门徒才对!所以我才在知道他出事的消息以后,来通知了你,不管你帮与不帮,这个人情,我肯定不欠你的!”龚家明机智的把皮球踢了出去。

“哈哈,你啊!”彭文隆摇头失笑。

“不过我也提醒你一句,现在你的主要竞争对手,安壤市在任的常务副市长,就是窦锦晟的父亲窦卫洲,你忽然空降安壤,对于他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威胁,如果你在明面上为杨东站台的话,可能人还没落地,脸就撕破了!”龚家明一针见血的补充了一句。

“老龚,你觉得杨东这个人,怎么样啊?”彭文隆捻着香烟的过滤嘴,抬头看向了龚家明。

“你别老公老公的叫,我没有这个嗜好!”龚家明翻了个白眼,走到办公桌边上,拿起了彭文隆面前没有任何标识的烟盒。

“我说正经的呢!”彭文隆对于龚家明的玩笑话未予理会。

“你想发展杨东做你的政治原配啊?”龚家明眯了眯眼。

“下基层跟在省委大院不一样,我身边总得有这样的人,对于杨东的人品,我是认可的,但也仅限于认可他的人品而已。”彭文隆如实相告。

“杨东这个人,有智力、有能力,但是性格和情绪似乎不太受掌控,江湖气太重!”龚家明给予了杨东一个简单直白的评价,随后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而且实话实说,你想选他做原配,我觉得不合适!虽然我比较欣赏他这个人,但是他在商场上的影响力是在太是没有,他手里就一个酒厂,现在还经营的稀碎,能够提供给你的助力,相当有限!”

“金无足赤!不是吗?杨东是个有江湖气的人,这不假,但他这个人其实更像一面镜子,看起来鬼精鬼灵的,而实际上,他对于每个人的态度,都取决于别人是怎么对待他的!”彭文隆莞尔一笑“至于生意上的事,我如果真想帮他,你觉得他会没有机会吗?何况我刚刚也说了,我刚去安壤,不能尽带锋芒,让杨东在这边摔打一段时间,我正好也能看一看,他究竟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原配关系。”

“彭市长,你可是官身,还想对他满腔赤诚妈?”龚家明无语。

“有何不可?”彭文隆反问。

“得!你现在对他都有这么高的评价了,那我还能说什么!”龚家明语气一转,笑吟吟的看着彭文隆“哥们儿,今天我是不是不该来啊?”

“怎么会这么说?”彭文隆轻松的笑了笑。

“杨东的情况,你自己也在盯着呢,或许连招呼都帮他打好了,对吧?”龚家明坐直了身体。

“没有,我闲着没事盯他干什么!就是上午跟北j的一个叔叔打电话的时候,感觉杨东的案子挺有意思,所以跟他聊了一嘴!”彭文隆挠了挠下巴“中午留下吧,我在食堂请你吃个饭!”

“……你是真大方!”

……

中午十一点左右,高勇在呼市市局见到了一名负责与他对接的杨姓警官,两人随即在对方的办公室里交谈了起来。

“杨警官,关于杨东的那件案子,你们这边审出什么结果了吗?”高勇跟杨警官寒暄几句,便直截了当的切入了正题。

“高处长,咱们这件案子,还要继续办下去,但是着重点已经不在杨东身上了!”杨警官微微摇头。

“不在杨东身上了?”高勇眯着眼睛,眸子里闪过了一抹不解“根据我拿到的案情简报来看,杨东就是在枪案现场被抓捕的,不是吗?”

“是啊,可是目前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杨东跟发生枪战的两伙歹徒有任何联系,而且从现场的监控录像来看,他也没有跟任何一方的歹徒产生过交流,所以只能按照受害人的方向去调查!”杨警官讲述了当地警方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

“之前你们给我们那边传输过去,用来辨认肖发伶和吴志远身份的视频,我也看过了,根据当时的现场情况来看,他们这两个人,俨然就是为了保护杨东才出手的,所以从杨东身上,是一定能够挖出他们的消息的!”高勇略显激动的开口。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们也明白,而且我不瞒你,为了调查这两个人的下落,我们还对杨东动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但是这件事最恶心的地方在于,他们那边,没有一个人吐口,所以我们的调查陷入了僵局,虽然这件案子的影响很恶劣,但我总不能始终用怀疑的借口把人扣下,你该知道,这是违规的。”杨警官误把高勇的情绪错误理解成为了急于抓捕逃犯,所以解释了一句。

高勇听见这话,楞了一下之后,也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杨警官,你们这边,是不是遇到什么阻力了?”

“这种事怎么说呢,根据现场视频来看,杨东当时并没有参与枪案,即便我们能够认定两名逃犯是出于保护他的目的才出现的,但杨东毕竟没有参与其中,而且本人更是否决了自己跟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不承认在逃的肖发伶和吴志远是为了保护他才现身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证据认定他有罪,现在杨东的羁押时限已经到了,一旦上级部门追究起来,我们是无法交代的,咱们都是同行,所以这种事,我相信你能理解。”杨警官虽然没有明确回答高勇的问题,但是也算间接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承认了这件事的确受到了外部干预。

“嗯,我理解你的难处,办案嘛,难免会遇见这种时候!”高勇跟杨警官本来也不熟,见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也就没有继续坚持,毕竟内这边是自治区,而且他已经是跨省办案,在这边并不好使,更没人惯着他。

“杨东的这条线索断了,并不意味着这件案子陷入了僵局,我们目前正在对肖发伶和吴志远可能藏身、逃脱的地带进行布控和排查,所以接下来对于这两个人的搜捕,还需要你们的配合!”杨警官话锋一转,算是安慰。

“好,我们全力配合!”高勇闻言,重重点头,虽然他知道,如果可以抓住肖发伶和吴志远的话,还是有希望能够将杨东牵扯进来的,不过根据以往的卷宗来看,肖发伶和吴志远二人的反侦察能力极强,想要抓住他们俩,也并非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

随着彭文隆给杨东找的关系开始发挥作用,杨东终于接受了噩梦般的折磨,伤口经过包扎之后,被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里,见到了一位西装革履,皮肤白皙,五官也比较端正的中年男子。

“你是杨东吧,你好,我叫井耕,是一名律师!”井耕戴起放在桌上的眼镜,对杨东伸出了手掌,操这一口浓重的沈y口音做了个自我介绍。

“律师?”杨东听见井耕的回话,比划了一下自己受伤的手腕,示意自己不能跟他握手,随后一脸狐疑的看向了他,同时也在琢磨着,这种情况下,会有谁对自己伸出援手。

“我飞来呼市,是受彭老板的委托,专程处理你这起案子的!”井耕不等杨东问话,便主动阐明来意。

“彭老板?彭文隆?”杨东琢磨了半天,感觉自己唯一认识的彭姓人,也就是彭文隆了。

“没错,就是他!”井耕点头。

“呼!”

杨东听见这话,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彭文隆是如何知道了他的案子,而且愿意主动伸出援手的,但是对他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精神松懈下去之后,杨东感觉周身各处都传来了难捱的疼痛,看向了井耕“有烟吗,给我一支!”

“有!”井耕掏出烟盒,递给杨东一支,甚是帮他点燃后,继续道“杨先生,关于你的案子,其实案情很简单,而且该交涉的关系,彭老板都已经帮你交涉过了,因为你并不是嫌疑人,所以今天就可以被释放,至于你的伤……”

“我不追究,这些伤都是我昨天晚上遭遇袭击的时候,自己摔的!”杨东看见井耕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当即通透,原本他涉及到了这种案子里,遭罪是必然的,虽然选择死扛着不松口,或许可以挺过这一关,但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出去,而彭文隆既然已经帮他找好了关系,那他肯定也不会没事找事的在因为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翻过脸去找警方的麻烦,这也算是心照不宣的规矩。

“你是个痛快人,跟你打交道简单、直接,不费劲!”井耕得到杨东笃定的回应后,微微一笑,拿着手包站起了身“你先休息一下吧,我现在去办理你释放的手续,等回了沈y那边,彭老板还要跟你聊聊!”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