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门当户对很重要

当晚五点多钟,苏艾在舞蹈班上完课之后,就换好了便装,等在了舞蹈教室门口,目光不断眺向走廊。

“小艾,我们几个晚上想去清水至魂吃日料,一起呗?”跟苏艾一起学舞蹈的一个小姑娘走到苏艾身边,主动邀请了一句。

“今晚不行,今晚我约了人,改天吧!”苏艾礼貌的笑了笑。

“好吧,那你慢慢等,我们走咯!”苏艾的同学听见这话,跟她打了个招呼,率先离去。

苏艾站在门口,继续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但压根没见到杨东的影子。

……

二期工地办公室。

“咣当!”

随着宿舍房门被推开,黄硕直接走进了杨东的宿舍里,看着正在跟罗汉唠嗑的杨东开口问道“哥,你今天不是约了嫂子一起吃晚饭吗,还去不去啊?”

“不去了,你该忙啥就忙啥去吧!”杨东摆了摆手。

“不是,这好好的,为啥不去了呢?我晚上为了跟你蹭饭,连饭都没吃呢!”黄硕一脸好奇。

“没吃饭,你就抓紧去食堂,别在这跟我添乱!”杨东摆了摆手。

“哎呀,给你当司机,真是太累了,成天连饭都吃不饱,你说我图的是啥?”黄硕听见这话,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那你晚上要是不出去的话,我就开车出去吃了啊,外面有个姑娘,都联系我好几天了,今天晚上,我想给她一个对我下手的机会。”

“滚犊子,愿意去哪去哪!”杨东摆了摆手。

“东子,苏艾那边,你真的不想见啊?”罗汉见杨东把黄硕打发走了,抬头问道。

“不是不想见,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见。”杨东拿起桌上的烟盒,做个一个深呼吸,自从下午在宝丽会所得苏艾的身份以后,杨东接下来的情绪就始终很惆怅。

“你这是咋的了,就因为苏艾她爹是个大官啊?”罗汉咧嘴笑了。

“苏艾的身份,跟我想的不太一样,我本以为,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这事也怪我,当初老万把苏艾认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多问一下,我当时也是单纯了,普通的小老百姓,怎么可能接触到老万这种人呢!”杨东烦躁的点燃了一支烟。

“不是,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老丈人是个大官,这种事你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愁成这样呢?我感觉这事要是放在天驰身上,他都能激动的三天吃不下饭!”罗汉不解的看着杨东。

“这事如果放在他身上,估计他得愁的连觉都睡不着!”杨东掸了掸烟灰,十分无奈的看着罗汉“我感觉我跟苏艾,应该是快走到头了。”

“处的好好地,要分手啊?”罗汉登时懵逼。

“以前不知道苏艾的身份,我们俩处了也就处了,但现在既然知道了,那我们俩分手,是早早晚晚的事。”杨东顿了一下,对着罗汉解释道“苏艾她爸,是个副厅级干部,想查咱们的底细,太容易了,对于她这种家庭而言,门当户对是很重要的!比如于昕心,他媳妇的家庭你也看见了,上市集团总裁的女儿!即便这样,于昕心在大婚当日,仍旧我行我素的出去玩,为什么?因为他们之间的婚姻,更像是一场联盟式的交易!我之前跟彭文隆通电话,打听过苏艾的父亲,她爸对于婚姻这东西的看法,跟彭文隆差不多,而且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苏艾跟我这样一个人发生纠葛,哪怕不是为了利益,他也不会接受我这样一个玷污他名声的女婿!如果我跟苏艾继续下去,一旦被老苏知道我们俩之间这层关系,对于咱们而言,不是助力,而更像是一种威胁!”

“有这么严重吗?”罗汉眯起了眼睛。

“如果让你做一个家庭圆满,地位稳固,受无数人吹捧恭维的副厅级领导,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去跟一个父母双亡,没有学历,没有事业的社会混子交往吗?”杨东看着罗汉,很直白的追问道。

罗汉听见这话,沉默了几秒钟,也拿起了杨东面前的烟盒“我爸从小就告诉我一句话,老母鸡别想着趴凤凰架,你想跟苏艾修成正果,的确是高攀了,但撇去老苏的关系不论,你跟苏艾之间……”

“这种事是没有假设的,或许它未必会发生,但我一定不能不想!”杨东打断了罗汉接下来要说的话。

“唉……出来混的人,谁都想当大哥,但你说,当这个大哥有什么好啊,连找对象、娶媳妇都得受到掣肘!”罗汉同情的看了杨东一眼,话锋一转道“找个地方,我陪你喝点?”

“算了,心里太乱,没兴致。”杨东叹着气摆了摆手。

“铃铃铃!”

杨东语罢,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着苏艾打来的电话,微微蹙眉,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不该接。

“怎么不接电话啊?”罗汉看着来电显示,笑着向杨东问道。

“接了以后,不知道怎么说。”杨东叹了口气。

“直说呗。”罗汉在感情方面白纸一张,直愣愣的回应道。

“算了,我们俩本来就在生气,索性趁着这件事,彻底了断吧,在电话里说分手,太伤人了。”杨东关掉手机铃声,再度点燃了一支烟。

平心而论,杨东确实很喜欢苏艾,不管是外貌、性格还是默契,苏艾都是杨东很中意的那种姑娘,所以杨东思来想去,还是不忍亲自跟苏艾说一句分手,而是想借着两人之间还没有彻底消融的矛盾,去终结这段感情。

杨东这种做法,多多少少有一些逃避的成分在里面,而且很多人也会有疑问,既然你真的喜欢人家姑娘,那就大大方方的在一起呗,还没争取就放弃,太不像个老爷们了。

这种念头,在杨东心中也出现过,他也想去争取一下,如果他是孑然一身的话,即便老苏不同意,他最起码还能带着苏艾私奔,只要软磨硬泡,就总有成功的一天,但现在的杨东,做不到死皮赖脸,因为在他身边,还有一群人指着他吃饭的,所以他不论做什么,首先要考虑的,都是一个整体,其次才是个人。

杨东选择妥协,因为老苏的社会影响力,实在太过于庞大了,杨东心中清楚,老苏绝对不会同意苏艾跟他在一起,而两个人纠缠下去,除了彼此伤害之外,所带来的,更是对于杨东而言,十分恶劣的结果,而面对老苏的愤怒,是杨东的任何助力都无法帮忙解决的,所以面对这种境遇,杨东所能做的,就只有防患于未然,在事情没有走到那一步之前,就主动将其规避。

如今的杨东,身为孝信啤酒的沈城总代理,同时在红歌集团内部,也属于高管行列,甚至还有二期工地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在普通老百姓眼中看来,绝对属于成功人士了,这种条件,足以让社会上许多拜金的女人趋之若鹜,但是对于苏家这种官宦来说,金钱,从来都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杨东的出身,似乎早已经注定,他永远不可能融入到更高的阶级当中。

……

大约半小时之后,一台出租车停在了孝信酒厂的门口,而张傲也随即赶过去,见到了王璐和苏艾。

“媳妇,这么晚了,你找我有啥事啊?”张傲贱嗖嗖的凑到王璐身边,同时对苏艾打了个招呼“哈喽哇,大嫂!”

“杨东在哪呢?他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苏艾看见张傲,脸色不悦的质问道。

“东哥哪也没去啊,他就在办公室呢,中午他去随了个礼,可能不接你电话,是因为在饭桌上喝多了吧!”张傲也知道苏艾前一阵子在歌厅抓住杨东的事,所以连忙为杨东开脱了一句。

“我去找他!”苏艾闻言,黑着脸就向办公楼那边走了过去。

“媳妇,苏艾这是咋了,她又跟东哥生气啦?”张傲看见苏艾罕见的发了火,掏出手机就要给杨东报信。

“哎呀,你别打电话报信昂!”王璐看见张傲的动作,直接把他的手机抢走了“别人感情的事,你别瞎掺和!”

“我不掺和,但是这种事,我不是得告诉东哥一声嘛,万一苏艾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那多尴尬!”张傲翻找着杨东的号码。

“怎么,杨东不会在酒厂还养了个小媳妇吧?”王璐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哎呀,你别瞎琢磨了,这都哪跟哪啊!行,我不打了!”张傲见自己越描越黑,直接把手机装进了兜里。

“我问你,等我毕了业,咱们俩就要订婚的事,你想拖到什么时候才给我答复啊?”王璐看着张傲,认真的问道。

“我不是说了嘛,找个机会,我就把这件事跟东哥说一下。”张傲解释了一句。

“怎么,你该不会也想变卦吧?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都受到杨东传染了?”王璐有点要急眼。

“没有,我一个小盲流子,能找到你这么好的媳妇,我只要脑瓜子没有泡,那肯定不能变心啊!主要是最近工地这边事太多了,所以我始终也没找到机会,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都跟家里打过招呼了,等我忙完这几天,我就带你回老家一趟,见见我的家里人。”张傲呲牙一笑,开始哄起了媳妇。

……

苏艾得知杨东在办公室以后,直接走到办公楼那边,一把推开了杨东办公室的房门,而杨东的办公室内,此刻烟雾缭绕,直辣眼睛。

杨东掐着半支烟,看见苏艾来了,当即一愣“小艾,你怎么来了?”

“你这屋里怎么回事啊,冒烟咕咚的,在这修仙呢?”苏艾被呛的连连咳嗽,几步走到窗边敞开了窗子,随着冷空气灌进屋内,大股的烟雾被卷出窗外。

“你过来,有事啊?”杨东看见苏艾不断的用手扇着面前的烟雾,掐灭了手里的烟头问道。

“怎么着,我现在找你,还必须得有事啊?你这么忙么!”苏艾见自己前一天才刚刚原谅杨东,他今天就开始摆谱,登时翻着白眼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杨东犹豫了一下,又把后半段话咽进了肚子里。

“只是什么?昨天约好了请我吃饭,今天就放我鸽子,甚至连电话都不接,这事,你不应该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苏艾本身就不是一个矫情的姑娘,所以看着杨东,很理性的问道。

“……”

杨东听见苏艾的质问,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说话啊,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苏艾似乎察觉到了杨东的欲言又止,开口问道。

“苏艾,我觉得,咱们两个,不太合适!”杨东见苏艾已经登门,与其扭扭捏捏,还是决定一次性把话说开。

“不合适?你指的是我们的感情?”苏艾听见杨东忽然说出的一句话,不禁一愣。

“对!”杨东点头,也没等苏艾问话,便言语直白的继续道“今天下午,有人跟我聊过你的家庭情况。”

“有人找你?张荣浩?”苏艾瞬间就想到了杨东之前跟张荣浩起冲突的事情。

“这件事是谁跟我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地方在于,我们是没有结果和未来的,这些你也清楚,对吧。”杨东很现实的回应道。

“所以,你想要跟我分手,这件事跟我本身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来源于我父亲,对吗?”苏艾做了个深呼吸,向杨东问道。

“对!”杨东点头承认。

“如果是这种原因,我绝对不同意!我们的未来,凭什么由别人做主?”苏艾听见这个笃定的回答以后,同样态度强硬的看着杨东回绝道。

“我跟你在一起,正是因为我想过我们的未来。”杨东还是忍不住再次拿起了烟盒“如果现在咱们都是二十岁出头,无忧无虑的年龄,我可以什么都不想,但我现在已经过了那个年龄段了,我要考虑的是事业和家庭,而你我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们是无法组成家庭的,你爸更不会接受我这样一个女婿,不是吗?”

【周日不加更,明日四更;本章四千字。】